鬼魂大多出現在什麼地方,荒郊野外、亂葬崗墓、兇殺宅邸,總之就是平常沒有人活動的地方,棄置好了一陣子,甚至看起來相當陰森恐怖,也許只是環境的關係,例如房舍破舊年久失修,長了一堆植物蓋住陽光的路線,廢棄物到處都是,加上一堆額外的條件,才顯得恐怖。今天要介紹的是國家地理頻道National Geographic Channel所推出的系列節目不想去的詭地方i wouldn't go in there。

 
 
 
 
有一派人馬很想要證明說,這世界上是沒有鬼魂這東西的,一切都只是我們的心理作用居多,沒有任何的科學根據,另一派人馬則是相信這個世界上,是有鬼魂存在的,他們也提出許多的實際經驗跟科學佐證,於是兩方面人馬發生爭執過後,依然無法有無。就像我們對於外星人的態度,在宇宙之外的宇宙,怎麼可以證明沒有其他的智慧生命體,目前的科學還無法分析的事情,就無法有關鍵性的答案。
 
 
 
 
圖片來源:
 
 
 
 
不想去的詭地方i wouldn't go in there,是由國家地理頻道National Geographic Channel所製作的系列節目,城市探險家兼網誌作家羅伯.喬Robert Joe,在亞洲四處尋找發生鬧鬼事件的地方,他相信有大量鬼故事流傳的地方,都是源自更可怕的真實故事。主持人將利用一些簡單可行的調查方式,由手上的情報,還有當地人的口白,與一些文獻歷史資料,試圖推算出到底曾經發生過了什麼。
 
這些故事都是沒有人願意深入的,多半都是繪聲繪影的謠言,由一些不知道的管道中逐漸變的恐怖,會大量的訪問關於各式相關者的言論,從住在附近的人,到相關的人士,收集各方面的故事,來一個整理,這節目並不是單純的證明是否有鬼魂,而是釐清曾經的故事是否真實。有很多的鬼故事,都是源自於歷史故事發展衍生的事件,主持人調查的地方不是發生過戰爭,就是有政治種族屠殺事件等等。
 
 
 
 
以上資料來自報章雜誌網站以及訪問。
 
 
以下完整分享裡面的內容,並加入自己的感想:
 
 
 
 
 
鬼是一個抽象的東西。
 
節目的主旨並不是找鬼,或是證明有鬼,或是調查出為什麼會鬧鬼的原因,就像羅伯喬所說的,他相信背後一定有什麼故事,所以才導致某些地點變成了鬼話連篇,較類似偵探類的節目,不過沒有小說電影那麼神通廣大,調查的過程也不刺激。不過這種真實進入鬧鬼場所的壓抑場面,還真的有時令人喘不過氣,覺得不太舒服,在外面就可以明顯看出,跟有人居住的房子氣息不同,想必大家都會明白。
 
主持人也到香港訪問過。
 
有時候你也會佩服主持人,因為他沒有任何的顧忌,不像我們華人都會先表示尊重,就直接進去每個陰森詭異的地方,你也不會見到有任何的異狀,這也是所謂的心裡層面的問題,如果你一開始就不害怕,或是心中沒有任何的鬼神,那有什麼好害怕的。說來簡單,卻非常的不容易,因為我們從小到大聽說過不少的靈異經驗,自然而然就被影響,就算想要告訴自己不害怕,也無法抵抗潛意識。
 
4在韓國代表死亡,華人也是。
 
會鬧鬼的地方多半都不是空穴生風,而是有一定的歷史因素及真實事件,只是經過了很多年的故事化後,人們開始淡忘真正發生過的,他們開始根據身邊有的故事與遺留下來的傳說,開始想把足跡合理化,經過相關者多年來的想法,就漸漸的偏離原本發生的。有很多故事的產生都不是故意嚇人,又或是刻意編造的,只是不知道真實發生過的是什麼,比較偏向隨性發展的情況下,自然而然的生成。
 
羅伯.喬Robert Joe都待暗室中找資料。
 
節目的氛圍營造的很好,不管是光線或是音樂,只是最簡單的配合,沒有什麼故弄玄虛,只是拍攝現實存在的場景,白天晚上的差別,自然就可以表現出,來自環境的恐懼,所謂的鬼故事節目,並不是一定有鬼出來嚇人,主持人開始尖叫,說他撞到鬼。也從不輕易的道出,沒有經過證實的事情,虛無飄逸的鬼話,可能跟該節目所設定的調性有關係,必須有明確的證據,見一分證據說一分話。
 
泰國的鬼話相當有名氣。
 
鬼故事跟真相有時候離的很遠,離開越遠其實是靠近,因為有時候說出真實發生的,反而沒有人想要相信,編造的故事反而成為大家選擇相信的版本,在於人們總是想把事情合理化,認為自己想不到不相信的就是騙人的,就像鬼魂這回事,就算科學進步還是無法證明。為什麼會這個樣子,人們在很多時候,遇見太痛苦不可以接受的,就會開始迴避傷害,想要忘記這一切的事情,所以漸漸的遠離真相。
 
會到很多詭異的地方尋找真相。
 
節目會不斷的引用該地的歷史資料,想辦法查出相關的故事,有地緣關係的事件,前緣往事,有時候是調查古蹟,有時候採訪官方資料,有時候是採訪相關者,並不是一直在那邊靈異感應,想辦法拍出靈異錄影照片,製造被驚嚇的感覺。有很多人聽見了鬼故事,並不會在第一刻想要深入了解,甚至開始迴避關於死亡的訊息,這在各國的文化,雖然有些不相識,可是大致上都是一樣的,人們會對死亡畏懼。
 
鬼會出現的條件,其中一個是死亡。
 
很多時候我們常說疑神生暗鬼,可是鬼並不是憑空出現的條件,而是由人所創造出來的,與其說是鬼,不如說是人,就像越南的摩天嶺橋,法國殖民時期中,他們為了關押反抗者及罪犯,建造了這座橋當成哨站,有三百多名囚犯死在建橋的過程中,沒有良好的營養加上醫療,加上過度的勞動。這些愛國的義士,反抗威權的人,被稱為政治犯,在各地的暫時監獄裡,有成千上萬的人死在這種條件下。
 
被迫害的人說不出真相。
 
在法軍所建立的監獄當中,崑崙島建立了相關的博物館,專門關押越南人,也受到非人的對待,法國人希望能夠達震懾的效果,無論是真正的罪犯或政治犯,最後都很難服完刑期,在受到殘酷的虐待後早已身亡,可是使得反抗越來越深越來越廣,那個時期又有大大小小不停的戰爭。法國殖民後的越戰,帶來更多的慘劇,共產的北越與美軍支持南越,無論是哪一方只要被捕,就會受到煉獄般的對待。
 
鬼故事的真相是嚇人的。
 
鬼故事通常不是真實的,節目中會不斷強調這點,可是背後的故事才是令人恐懼的真相,就像日本沖繩的武士鬼魂出現在美軍紮營的營地,該地的宿舍發生了鬼故事,懷疑是不是發生過兇殺案,還是自殺案,可是最後的調查發現,有一個地方是當地人說的自殺崖。過去曾經很多自殺者死在崖下,但他們並不是什麼被鬼神的力量所吸引,而是日軍把該地的沖繩平民當成間諜,會洩露有用的情報,所以命令他們自殺。
 
會殺死人的只有人。
 
在被美軍追擊還有日本的夾擊下,日軍編出美軍會折磨日本人致死的理由,這些沖繩平民只能夠選擇自殺,別無出路,有些是被日軍所殺,其中不乏許多帶著孩子的婦女,女學生,因為成年左右的男人都被徵去當兵,並訪問或是取得當時生還者的資料與口白,並不只是由文史者描述。還有人為了家人們互相尋死,就是為了不要給皇軍造成負擔,他們會尋找很多隱秘的地點,而用各項器具毒藥自殺。
 
圖中是跟許效舜一起觀落陰的畫面。
 
在台灣的綠島也訪問到關於黃金的傳說,有當地的民眾因為在燕子洞挖黃金挖到人骨,發現鬼魂,因為台灣自古以來就成為不同國家的殖民地或是政權佔領地,所以有大大小小的可能性。也提到一九五零年代,台灣國民黨政權實施戒嚴,抓了一批高知識份子,將他們打成叛國賊,反動份子。嚴刑拷打加上酷熱的生活條件,所以死了不少人,主持人才驚然一醒,黃金可能只是一個煙霧彈,真實的故事是政治犯的屍體。
 
這段時間綠島的監獄有五座,專門關押政治理念跟當時政府不同的政治犯,進行洗腦及改造,雖然來自不同時期卻共同使用,這些鎮壓政治思想異議份子的活動被稱為白色恐怖,被關進去的人,都會被迫放棄舊思想,裝進他們所謂的新思想,服從政府。在中國被擊退後,以蔣介石為首的國民黨,在臺灣建立政權,與毛澤東的北京共產黨政府對抗,堅絕反共的國民黨,於一九四九年在臺宣布戒嚴。
 
他們逮捕所有具備共產黨思想,或是同情左派份子的人,寧可錯殺、也不縱放,藝術家、教授、知識分子、作家等等,通常都被毫無理由地逮捕,然後被送往綠島這種地方再教育,受到嚴刑拷打的對待,進行所謂的再教育,有很多知識份子根本不是共黨匪諜,也不是反政府者。也訪問到活下來的人,他們被身份調查,然後被派出所抓到調查所,不只是拳腳攻擊,還有很多令人心神受創的酷刑。
 
看似普通的地方,也可能曾經是人間煉獄。
 
被抓走的人基本上都是唯一死刑,只有少數人可以無期徒刑,數十年來超過十四萬人被監禁,都被冠上莫須有的罪名,受到直接的軍事審判,也有人是被處決,大部份是送往綠島,因為取得訊息困難,加上證據不好找,所以很少人知道。在探查法庭上受到不公平的司法審查,也沒有律師,屈打成招、未審先判,有很多受刑人被迫自殺,在一九七零年代才受到國際特赦組織的關切,開始停止一切。
 
 
訪問看到鬼魂的人,都不會有任何的評語與預設立場,只是單純的憑他們所說的,模擬一下畫面,做出應有的反應,所以能夠見到很多戲劇電影畫面,或是該製作單位自己製作的,在其他的鏡頭中則不會有這樣子的模擬,則是由真實的拍攝為主。沒有那種什麼都要扯到神神鬼鬼的結論上面,都要以真實事件為出發的基礎,自然就不會有電影的那些,咧牙裂嘴的鬼魂,跟不知道是什麼靈異現象。
 
PS:不管戰爭是怎麼發生的,受害者永遠是平民。
 
靈魂是否存在?
 
我們相信人類死亡之後,靈魂是存在的,也許只是人類怕自己死亡之後,什麼都沒有剩的害怕,所以製造出靈魂的觀點,讓自己可以心安理得,不過依然不能用科學證明有無,沒有這回事之前,就擁有一定的可能性。但關於靈魂的說法,就算是同一個宗教,同一個文化之中,也擁有各異的理論,部份相信有地獄天堂這回事,部份相信人死後依然生活在土地上面,也有的去了另外一個不知名的世界。
 
越古老的地方,也往往越多傳說。
 
鬼故事也多半都是都市傳說,就像某間醫院因為經營不善,廢棄倒閉之後,年久失修變得陰森恐怖,甚至留下了很多殘破的醫療器材,加上過去經常有需要急救或是死亡的病人,所以時間久了之後,開始出現一堆跟醫院本身沒有關係的傳說,穿鑿附會變成了一堆。人才是產生鬼故事的最大原因,並不是這些廢棄地點或是鬼屋的地方,它們靜矗在此,沒有主動的製造任何的條件,來讓自己變成主角。
 
有探險過的人都知道,這些廢墟都會有不知名的塗鴉出現。
 
節目中有很多直接拍攝骨骸與死亡地點的鏡頭,如果沒有心理準備的人,最好別看,這大概是不想去的詭地方,最可怕的畫面,靠訴我們其實畫面才是主角,並不是故事才可以引起大眾的注意,唯有以最真實的角度看待一切,才可以找出最靠近真相的故事。也直接進去這些被很多人稱鬧鬼的地方,也不是為了想要撞鬼,而是以現實環境的考量,更能夠想出當時的事件,可以設身處地的想出全貌。
 
是鬼讓你害怕,還是自己?
 
鬧鬼的地方不見得是靈異上的威脅,而是現實環境的危險,年久失修的老房舍,原始的自然環境,地型帶來的崎嶇,在那邊生活的野生動物,加上心理層面的壓力,自然增加了失手失腳的意外性,所以不能夠全部怪在鬼神的上面,要以客觀的角度看待。既然會害怕有危險的存在,就不應該帶著恐懼的心理前往,這樣才是危險的溫床,很多時候在後來才會想起,這些不必要的意外,是自己所引起的。
 
親身尋找鬧鬼之處。
 
每集節目都會進入當地的宗教,並介紹他們的文化,像是韓國的巫堂,日本的神社,華人的道教,印度的當地派系,都會請教這些宗教人士他們的見解,並不會把宗教因素排除在外,因為人類的歷史往往都跟宗教脫離不了關係,甚至宗教也跟政權結合。宗教可以用不同的角度解釋很多事情,當然我們並不一定可以接受,只不過事情往往不是正反兩面,還有很多的角度可以看待,也不一定有答案。
 
大量的跟當地人接觸。
 
連當地生活的部份人士也有些不敢進去甚至經過,甚至連提起都不想提起,可以見得在他們的心中,有著外人無法想像的恐懼,或許他們也只是不想問清楚真相而已,如果在當地生活就必須就給予附近的生活環境,一定程度的尊重這句話,想必是很重要的生活法規。也來自對於未知事物的心理壓力,人類對於不知道該用什麼方法分析的情況,總是容易歸於靈異這一塊的上面,這是最簡單解進的辦法。
 
也利用不少的現代科技。
 
宣稱看到鬼的人你也很難證明是真是假,可以說他們是精神異常還是精神障礙,不小心把某個東西看成鬼,視覺上的錯誤認知,但每年這麼多的人都說他見鬼,是否真的都是這樣子的情況,就完全不得而知了。把這些見鬼的人都反駁成錯誤不對,最顯而易見,如果要用常理來推算的話,是怎麼也說不清楚,只好用我們心中的普羅認知來解釋,試著用正常的道理,來說明五花八門的靈異事件們。
 
前人留下的爪痕。
 
每個國家的某個地點都會出現不同的鬼故事,但他們的共同點就是,來自死亡的悲劇,我們宗教共同的信仰是,死的很淒慘的人,會變成陰魂不散的鬼,在當地游移不去,不肯放棄當時的情景,也有一說是他們被迫留在當地受苦,沒有結束的一刻。不管是迫害仇殺情殺,都會讓土地上刻印下一定的血腥,這些血腥不一定是具體的物品,有很多都是精神上的印象,這些往往都無法令人輕易的忘記。
 
行動能力十足的羅伯。
 
主持人會不斷調查當地附近的生活方式,傳統信仰,歷史事件,還有他看見的任何事情,把線索一一的整理對比,最後找出比較符合常理的設定,找尋可能的事實的真相,也不代表羅伯.喬Robert Joe找出的證據,一定是對的。這種就事論事的態度,造就了一個嚴僅的節目過程,他也會上網找資料,跟當地人交陪尋問,還有與當地的歷史地理人文學家取得情報,最後則是找尋相關者陪往該地。
 
有時候鬼故事也是歷史。
 
對比官方文件資料跟野史口述資料,會發現很多有趣的地方,會發現很多政權利用權力軍隊血腥鎮壓無辜人民的過去,都被洗去漂白了許多,甚至是被改變了很多部份,導致我們很多人不知道這些,只有在一些非官方的記錄上面,才找的到這些比較可以相信的事實。這些政權擁有罩著一切的政治力量,包括編輯歷史,試圖把自己做過的錯誤給淡化,甚至選擇遺忘,如果沒有受害者出來指正的話,就等於沒發生過。
 
關於監獄鬧鬼的傳聞不曾斷過。
 
想必大家都曾經聽過,自己住的地方、讀的學校,又或是那個城市,以前是墓地的消息,這些傳言部份是假的,可是基本上有些是真的,因為過去取得土地不易,有很多其他的原因,所以把這些土地給整理過,骨骸則不知道去處,或者是收集在萬應公廟裡面,也叫有應公。這在很多地方都有,非常的常見,大多都是為了祭祀無主孤魂,大多都是不明原因挖出的骨骸,或是無名骨骸,所建立的廟宇。
 
主持人訪問相關人士。
 
傳統的信仰是人類文明的最基本需要,我們祭祀天祭祀地,就為了當時科學尚未能夠解釋的一切,也代表一種精神觀念,所以才會有這麼多的傳說與神話,都是由古代人的思維產生,也許看起來可笑,但不得不佩服古人替當時文明作了一個大膽的假設。為什麼亞洲人的鬼故事特別多,這應該跟文化有關係,西方人雖然也有鬼神文化,但他們較為實際化,不會像我們什麼事情都要扯到這個上面。
 
故弄玄虛並不是這節目的特點。
 
每個國家對於死亡與鬼魂的態度也有所不同,像日本就是其中一個例子,他們認為死亡並不是消失,而是種轉化,死後的世界沒有任何的不公平,甚至還可以變成力量強大的鬼與妖怪,產生復仇的力量,達成生無法作到的事情。在東南亞則是死者可以變成充滿蠱毒的靈魂,可以陷害生人,成為了一種媒介般的力量,就像是蠱與降頭,他們相信怨恨越深,死的越痛苦的人,往往具有一般靈魂沒有的靈力。
 
每一段鬼故事的後面,都是悲慘到無法相信的真相,都跟人性的黑暗面有關係,在某些情形下,例如戰爭時每個人都會化成野獸,只懂得如何殺死折磨敵人,完全沒有任何的仁慈,被迫不是別人死就是自己死,這就是戰爭的殘酷之面,不認識的陌生人卻要你死我活。與其說是鬼的故事,不如說是現實層面的轉化,這些人大多死去之前,都受到一定程度的痛苦懼怕,還不能從情緒抽離就死掉了。
 
傳統文化一定有原因的。
 
因為沒有鬼魂的鏡頭跟畫面,加上嚇人的情節,所以有些人覺得無聊沉悶,但不想去的詭地方,本身就是調查類型的節目,所以著重在經驗者的談話,跟現有的資料,歷史的佐證,完全沒有靈異,若想看到什麼靈異照片靈異錄像,都沒有這方面的東西。也許說他們調查的只是皮毛而已,並不是所有的一切,可是始終都用願意去相信的角度看待,只是單純的給觀眾看看現有的,並不是製造出其他的東西。
 
不過畢竟攝影製作團隊是外國人,所以有很多地方都不是有深入的點,甚至有些出入,算是一個小小的缺點。
 
每一個廢棄的場所,並不一定有故事。
 
 
總結:這比較不像是鬼故事節目,貼切一點說是調查鬼故事來源的節目,所以沒有什麼嚇人的鏡頭,他們相信凡事是有原因的,原因必須調查尋找,不能等待別人提供,並不會為了出現鬼,而變得陰森恐怖,而是事情的真相才真的是非常嚇人。所以大部份的時間都是在釐清真相,周遭調查,引用相關歷史資料,訪問相關人士學者,要見到鬼故事,只有在假設的階段,由見鬼的人說出他們的經歷。
 
鬼、是人心的展現。
 
感想:合理的假設懷疑,是很好的動力,就像是鬼故事是迫害的煙霧彈,可以在節目中一直看到類似的觀念,鬧鬼的消息有時候是為了掩蓋真相,更多是殘酷的事實,被我們選擇性的遺忘,等待大眾記起來。
 
此節目有來台灣訪問製作節目,並且相當的深入用心,這大概是最有趣的地方,而且是由很會說鬼故事的許效舜說明台灣宗教的觀念,主持人再自己前往綠島,其他地區的流程,也大多都是這樣子的過程。
 
 
 
 
 
 
如果喜歡孤的文章,不妨訂閱,就是最好的鼓勵。
以上圖片及影片並無商業用途,
純屬介紹引用。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