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第二十三屆的金曲獎中,最佳新人的獎項最終得獎的歌手,受到很多人的質疑,跟不知道入圍的以莉.高露到底是誰,甚至沒有幾個人聽過,其他的鄧福如與李佳薇滿等都是知名度較高,還有的聲音是,她並不是新人吧,怎麼可以拿新人獎,所以自然爭議較高。但其實任何大大小小的獎項不就是如此嗎,不一定是知名度高,又或是商業成就好的人得獎,而是有決定性條件的人,最終才會獲得評審的青睬。

 
 
 
記得第一次聽見以莉.高露的歌聲與歌曲,是在某一間唱片行裡面,因為有可以試聽的裝置,於是就無聊隨便找一些沒有聽過的歌手樂團,突然看到以莉.高露這個名字,專輯是輕快的生活,心想這不是得到金曲獎的原住民創作歌手嗎,竟然沒有聽過她的音樂,這不是太可惜了嗎。於是就開始聽了,是不是名符其實,一聽之後就吸引著耳朵,得獎當然是肯定,但音樂的特別性與舒適才是決定的理由吧。
 
 
 
 
 
 
綽號小美的以莉.高露,漢名劉靖怡,出生在花蓮縣的鳳林鎮,是吉納路安部落的阿美族人,後來國小時開始在台北生活,後來隨著各個表演團體四處表演,二零零六年加入好客愛吃飯樂團,後來跟主唱陳冠宇結婚,在二零一零年移居宜蘭,開始種植稻米,過著自給自足的生活。一邊農活一邊創作歌曲,原來對於出唱片,沒有什麼興趣的她,在唱片公司的遊說中,開始錄起音來,但這是有條件的。
 
必須避開農活的時間,終於在二零一一年發行了首張創作專輯輕快的生活,並在隔年獲得第二十三屆金曲獎,共三個獎項,專輯的銷量還突破一萬張,一瞬間成為目光焦點,但她沒有留戀,依然在宜蘭過著務農的生活,在二零一二年的十月,她的長女出生,成為了母親。在二零一三年推出了單曲倔強的微笑,並首次舉辦個人小型演唱會。
 
 
 
 
 
 
 
以上資料來自報章雜誌網站以及訪問。
 
 
以下隨機從專輯選出三四首歌,如果喜歡請支持正版。
 
 
 
 
 
 
 
輕快的生活
一張彷彿直寫以莉.高露生活的專輯,你能夠聽見很多俏皮且充滿活力的曲風,這個曲風沒有受到任何的限制,音符如同自由的雀鳥般,不斷的從樹上草上跳過來飛過去,自由的展現生為大自然的規律,日出日落潮起潮落,一切合乎規範,卻常常得到意外的驚喜。原來就在於特殊的人生體驗與生活方式,原來一切都可以這樣子以這樣子的步調農耕唱歌,乍聽之下好像身處在不同的國家氛圍裡面。
 
 
 
迷人的眼晴
只有的簡單的鋼琴,透過充滿靈魂的歌聲,彷彿一切都緩慢了下來,時間速度心情,想要靜靜的傾聽,或許我們想把事情想得太複雜,一分鐘後的鋼琴與歌聲,又再度的把這樣子的心情提昇,直到結束還是不能自己。
 
 
輕快的生活
躍動著洋溢的生命力,就像太陽昇起照射在無垠的田園之中,用族語唱出的歌聲,有種不知道該如何形容的感受,心底被掀起浪潮,在副歌結束前,都會有一段像是原住民的吶喊歌唱,再配上笛子吉他管樂器等的合奏,心情不自覺的好起來。
 
 
休息
微微淡藍色的吉他與鋼琴,加入了以莉高露的歌聲,契合的如同天作之合,兩者互相加分,好像坐在海邊的堤防上,鄉野的樹木下,閉上眼睛感受著不斷吹來的風,吹拂在皮膚上面的感覺,懶懶的不應該思考,因為此刻思考就是浪費了美好。
 
 
結實纍纍的稻穗
只有歌聲的開頭,帶起來此刻的安寧,透明無痕的音樂,擁有很多的空白的編曲,這些地方剛好的把歌聲的飽滿給襯托出來,不至於太過無聊或是忙碌,每一段的歌曲與音樂中間,散發著濃郁的慵懶風情。
 
 
城市
以嘻皮俏麗的管樂器為主要的配置,聽起輕快令人有歡迎的情緒,歌聲的加入就像是舞會的主角,加入了舞池跳舞,瞬間使氣氛整個拉抬起來,吉他與薩克斯風,跳動著屬於生命的色彩,染滿了人生的衣服上面。
 
 
 
 
倔強的微笑
拉長音的歌唱,韻味如同唱下了一杯最新鮮的茶葉,那個回甘瞬間從喉嚨間竄起,中間突然間加快速度的唱法,任意率性的彷彿瀟灑的走一回,就像到了最後面,依然無法脫離這個情緒之中,無拘無束的靈魂。
 
 
 
 
 
 
 
 
莉·高露的的現場演唱很精彩
 
 
若說到慵懶與優雅,不知道為什麼聯想到鄉下寧靜的午後,溫暖的吹拂著原野,蝴蝶與蟲不斷的穿梭在其中,還有鳥在樹下不停的叫著,偶有一些不知道是什麼名字的動物,就這樣的經過,沒有停留牠們的腳步,也沒有任何的人車經過,只有動物與植物共同製造的聲音。沒有任何的添加,什麼甜膩重口味的元素,就是類似原住民部落的傳統歌曲,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傳了下來,只有加入些許的現代樂器。
 
 
她的歌聲是低沉磁性的,自然沒有任何的修飾,清晰的不用多加思考就了解她的音樂,聲音穿透著無垠的自然當中,不需要什麼裝飾,或是其他的現代科技,就足以表達出來自這片土地上最原始住民的瞭亮嗓音,能夠從很遠的地方就可以聽見。不知不覺就會跟著這樣子的歌聲,想起了我們都不認識了解的過去現在未來,若說上天給每個人的寶物是什麼東西,給原住民的就是天籟般的嗓音特質。
 
 
以阿美族語(個人不懂原住民的語言,可是她是阿美族應該唱的是阿美族語吧),加上人人都會的漢語,互相搭配的創作,別有一番風情,可語言並不是最特別的地方,而是有種屬於介於城市與鄉村之間的淡淡風情,似乎訴說著,她們現在已經正式生活在這片土地,並與其他文化融合了。清澈純淨的像是綠草大樹,在微風中吹拂擺動,流水在山上的梯田之間,不斷的流動,到達了土壤下吸收水份。
 
以莉.高露曾在訪問中說,她常常一邊務農,一邊唱著歌,這樣子可以消除壓力。
 
 
總結:山上、海岸、樹野、池塘,會聽到自然的聲音,就像她的歌聲與創作,沒有任何的斧鑿之痕,都是舒適簡單的,也不需要任何的燈光照亮,就已經綻放光芒,或許不像很多經過計算的音樂製作,那麼的精準,聽起來掌握到我們的需求,就只是最原始的音樂。有時候我們聽多了太多科技化的音樂歌唱,所以感覺有些音樂,聽起來太過單調,事實上有時候不需要調味的料理,才能夠吃出原味。
 
與老公孩子。
 
感想:可惜的是以莉.高露並不是專職歌手,她只是在農餘創作唱歌而已,所以並不會有很多的演出或是創作音樂,這點也算是她的特別之處,當初唱片公司要找她錄唱片,還得等農活的空閒才得錄製,可見得她的堅持與隨性。
 
到底什麼音樂,才是應該推廣的,一直在想這個問題,應該是誠實表達社會問題,可以引起共鳴,令人聽了翩翩起舞不自覺沉醉的,更值得推廣的,是把一個文化一個種族一個如何生活的態度,用歌唱的方式描寫出來的音樂。
 
最近跑去聽了許多台灣原住民的創作歌曲,像是拉卡.飛琅,他是創作塞德克巴萊主題曲看見彩虹的歌手,還有很有年輕人活力的舒米恩,昊恩家家等等,有種別於現在主流台灣音樂的生命力,雖然不一定精美,可是充滿原始的粗曠。
 
 
 
 
 
如果喜歡孤的文章,不妨訂閱,就是最好的鼓勵。
以上圖片及影片並無商業用途,
純屬介紹引用。

 

    文章標籤

    音樂專欄 以莉.高露

    全站熱搜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