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以前小時候都會到附近的河邊玩水,新竹算是很多溪流環繞的城市,可能其他的城市也差不多吧,我們這邊差不多幾公里就有一個小溪小河,十公里左右就有大河大溪,自然有蠻多的小孩子會下去玩水,危險是一定有,但大都沒有出什麼意外,大人也會交待一定要在淺水區遊玩,不然會出事情。不過到河流玩都會有大人再再看的,不然小孩子也很少過去吧,畢竟有很多的暗流存在,看起來很淺,但其實非常的深,是外表看不出來的。
 
雖說去河邊玩的也很多,但大多都是在河岸的支流溝渠玩,因為除了比較安全外,也比較靠近好進入,如果要進入河流溪邊,需要穿越一堆道路,那時候也沒有什麼自行車道,還是河岸替代道路等等,連卡踏車都很難牽起去,需要靠天生神力,總之就是走的很遠就對了。為了涼快一下反而要走上一段路還要流汗,怎麼想都不划算吧,雖然一點也不遠,可是在方便度來講就一點也不足夠,可能還寧願殺去游泳池吧,除了比較方便,還可以洗澡。
 
以前的水溝,也就是叫溝渠,是可以玩水的,也許有人不太相信這件事情,因為我們這邊算是半鄉下,在市區的邊邊,所以有不多的田種植作物,這些溝渠都是灌溉用的,會有小型水閘,應該叫水閘吧,有錯請指正,都會把水給留住,都是從河的支流引來的,方便他們灌溉。所以會有好幾條的溝渠的水量都非常乾淨,也有大小,小的跟水溝差不多,大的跟河寬差不多,反正就是會在遠一點的位置玩,因為水閘前後的深度跟水量是非常大的。
 
小時候附近的支流溝渠說真的,都有下去玩過,但只限在那種在田旁邊很淺,水不急的,如果要下去急流,也沒有這個膽量,那時候水都非常的乾淨,整個人會下去玩水,雖然還不到敢喝水的地步,至少比現在的髒臭還好上數百倍,還會有魚跟螃蟹蝦子等等,很多的生物。不像現在某些溝渠跟河又髒又臭,只有垃圾魚跟吳郭魚這類的高污染生存魚類,完全不會想釣,無聊還會釣魚跟釣螫蝦,螫蝦真的多到不行,無論是哪裡都可以見到牠們的影子。
 
以前甚至還有路邊的水果可以吃,像是什麼土芭樂或是百香果,別懷疑、真的,在水邊洗洗就可以拿起來吃,而且完全不會有人理你,田地的主人都嘛隨便你,還會跟你打招呼,反正這些水果掉到地上都會爛掉,也不會特別想要去摘來賣錢,因為沒有特別施肥所以吃起來有種土味。土芭樂是長在樹上的,百香果則類似藤蔓攀在任何物體上,應該有很多人根本沒有看過吧,然後割稻完的田,主人也不會管你,可以用去那邊烤窯,只要有知會就好。
 
不過近十年隨著污染越來越嚴重,相信大家有看過新聞吧,最離譜的是整條河都變成奇怪的顏色,有一種奇怪的味道,我們家附近的溪流上流自從蓋了幾個科技廠後,有幾個是做面板的,有幾個是科技廠,水就開始有了異味,不時還會飄著奇怪的泡沫,反正看起來不是很正常就對了。在雨中跟颱風時,都會偷偷排放沒有稀釋的,平常是有稀釋的,前幾年無聊,下雨後會去溪河邊逛,各種五顏六色的水彩,在溪流河中散開,反正也不會有任何人去理會。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政府開始說要整治河流,原本沒有什麼問題的河流,漸漸的變得又深又寬,想要玩一下水也不可能,原本不曾淹水過的附近居民,也嚐到每年都會有的苦果,這究竟是人禍還是天災,可能沒有人會想仔細的計較吧,畢竟根本沒有人會注意。原本自然生成的石頭砂地,都變成了鋼筋水泥,等待哪次的暴漲將它們給沖毀,這些工程也很奇妙的是,每一段時間就會自動被水沖壞,接著又是下次的修建,也同樣沒有人注意。
 
胡說八道了一番,對於溪流河岸的感情。

 

    全站熱搜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