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到流行音樂不是美國就是英國,或是日本韓國,華語圈則是大陸台灣新加坡等等,但其實世界這麼大,可以找出來的音樂,除了這些國家之外,還可以取得很多的來源處,只不過礙於語言的隔閡,讓很多人不能夠方便的聽到,屬於每國不同的特色。今天要介紹的是來自法國的新晉創作歌手喬伊斯.喬納森Joyce Jonathan,大家對法國的印象,絕對不是流行音樂,而是其他悠久緩慢的步調,到底什麼是法國音樂,老實說沒有什麼記憶可輔助。

 
 
 
可能是筆者聽的音樂還不夠多,所以對於法國的流行音樂沒有什麼印象,也可能跟取得資訊的方便,有相當程度的關係,依照我們的資訊取得,首先是中文、再來是英文日文,都會有人特別翻譯,又或提供一定的消息,所以我們自然就可以很方便的去拾取,完全不用費任何功夫。之所以會聽到喬伊斯的音樂,是在廣播的電台上,特別強調是法國的年輕創作才女,那時聽的是L'heure avait sonne這首歌曲,就開始上網查詢,才發現她已橫掃歐洲各國。
 
 
 
 
 
 
Joyce出生於一九八九年的法國,從孩童時期就非常的喜歡音樂,並且決定要以音樂為她人生主要的目標,所以當別的小孩子還在玩耍時,她就開始上鋼琴課還有受演唱訓練,還苦練吉他的彈奏技巧,她的童年幾乎都跟音樂脫離不了關係,在十六歲的那一年,她將自己創作的歌曲,放到了網路上面。同時還製作成試唱帶寄送給音樂創作網站,讓原本勉強答應的創辦人給她機會,這類的創作網站專門給素人歌手機會,而她從二零零七年開始。
 
就在網站上分享音樂,是有回饋的,發行了幾張單曲都受到極大的好評,並且很快的賺到製作唱片所需的資金,在二零一零年發行了第一張個人創作專輯Sur Mes Gardes,立刻橫掃了法國排行榜,還得到法國最大音樂獎的最佳新人,七歲寫下第一首創作的她,就此大鳴大放,創造了各項紀錄。L'heure avait sonne也成為花邊教主的插曲,在二零一三年加盟了新唱片公司,發行了第二張個人創作專輯Caractere,取下了各國排行榜不錯的成績。
 
 
 
 
 
 
以上資料來自報章雜誌網站以及訪問。
 
 
以下隨機從專輯選出三四首歌,如果喜歡請支持正版。
 
 
 
 
 
 
 
 
 
Sur Mes Gardes
喬伊斯的首張創作專輯,擁有慵懶的靈魂存在,所以一切都是那麼的自在,採用不插電的方式演奏編曲,所以聽不到電吉他與貝斯等樂器,甚至是鍵盤電子音樂,雖然是情歌卻沒有太多傷愁,而是有種這是生活的一部份,為何要特別區別,所以不需要大驚小怪的態度。淡藍的憂鬱顏色慢慢的染上,卻有夕陽橘黃艷麗的美,如果仔細的去聽也不是全部是這類節奏較慢的歌曲,只是配合不插電加上喬伊斯的演唱,就漸漸化為了柔情十足的曲風。
 
 
 
Je Ne Sais Pas
輕快的吉他與手指敲響聲,加上那個啦啦啦和與速度瞬間加快的唱法,瞬間就有種明快的感覺,很想晃動身體表達旋律的輕鬆,到了中段依然沒有任何的阻礙,隨著吉他聲到了最後,還是不能脫離這樣子的情緒,就像享受著單純的料理。
 
l’heure avait sonne
充滿奇幻色彩的前奏旋律,帶入了一個不同的世界裡,隨著歌聲哼唱後截然不同,很有趣的是在字句尾端都會有個合聲,還有吉他與歌聲停頓與加快速度的瞬間,都會有不同的重點存在,所以聽起來有點冷寞,但緊湊合宜的配合,就像是段童話故事。
 
Pas besoin de toi
淡雅的吉他和弦與不在乎的語氣,共譜出一段長遠的故事,在一分鐘後才開始有了節奏,這一個搭配可以說是把情緒整個拉高,可是依然不會有過多的力道進來,到了最後面有一段不停吟唱的歌聲,才將聲調整個拉高,透露出不同的情緒。
 
Sur Mes Gardes
有與男歌手合唱的版本,也有獨唱的版本,兩者都有不同的樂趣,只有最簡單的吉他獨唱,就可以顯出她的實力,尤其是越沒有其他樂器穿插的編曲方式,更能夠聽出她在裡面所加入的感情,用人聲詮釋不複雜原來才是最複雜的。
 
 
 
 
Caractere
去年的最新專輯,可以很明顯的聽見,顯然輕快了不少,加入了許多俏皮的元素,令人想要跟著其中的部份歌曲起舞,前張專輯則是吉他為主的歌曲較多,這張很明顯的以鋼琴為編曲主軸的歌曲,增加不只一首二首,可以見到喬伊斯的另一面,也就是活潑快樂奔放的性格。無論是主打的歌曲還是其他的歌曲都有相同的樂趣,能夠很輕鬆的聽完,別於前張專輯有種淡藍的憂鬱,這張專輯像是日正當中的太陽,晴天的開朗,照射到了我們的身上。
 
 
 
CA IRA
活潑的鋼琴不停的勾起跳動的慾望,好想要跟著旋律起舞,身體好像不受控制般,就跟著節奏透露出微笑,快樂的不能自己,心情也好了起來,有種將快樂的氛圍給感染散播四處的編曲,中後段加入了吉他,也相當的融洽,直到最後還是俏皮。
 
CARACTERE
濃厚的鋼琴帶出不同的氛圍,只有用鋼琴與簡單的敲擊樂器,加上簡單的歌聲,在間奏的配制也有獨特的見解,所以並不會覺得無趣,中後段還將音樂抽走,試著單純用歌聲為主一會兒,接著再將樂器加入的小小巧思,使整首歌曲到了最後擁有前面相同的氛圍。
 
Sans patience
鋼琴為主,那個近乎呢喃的語氣,有種詢問的感覺,像是要問你到底想要什麼,明明只是簡單的哼唱,副歌的加強,把法文這個語言給展露的非常有趣,有點跟她其他歌曲相當的優點,明明編曲不複雜,卻有著很深的感覺。
 
Quand tu me prend la main
開頭清澈乾淨的嗓音,以及樂器處理的方式,除了吉他與歌聲,什麼都沒有的哼唱,有種打從心底被洗滌的純潔感,吉他與歌聲共同搭配的情況下,加上合聲的哼唱,有種像羽毛般輕輕柔柔,好像被吹一下就會飛走的錯覺。
 
 
 
 
 
 
 
 
 
喬伊斯的音樂有種屬於法國的步調,也就是緩慢優雅的,就算是速度快的歌曲,也很難聽到太急促的編曲方法,這應該是民族天生的性格使然,所以能夠聽到很不相同的音樂特色,不知道該用什麼詞句,應該是種悠然的態度,就算是天塌下來也不能改變其老神在在的模樣。加上喬伊斯清新的嗓音,與優秀的創作,她的歌曲總有種特別的魔力,應該是那種很輕鬆自在的紛圍,令人放慢下來,你在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播放完畢了,還以為時間過的特別快。
 
 
腳步瞬間輕盈了起來,好像沒有任何負擔漫步在雨中,踏著水花濺出的水坑,似乎不用去想會讓自己淋濕,翩翩起舞著享受這一刻,閉上眼睛純粹的聽聽音樂,並不是用眼睛來聽音樂,用耳朵單純的接聽,連動作也慢了下來,只屬於自我的我就此產生。自然、除了自然這形容詞,就不知道有什麼更好形容她的風格,沒有太多的複雜的曲調與樂器,頂多就是吉他鋼琴鼓這三樣為主,編曲只是單純的表達歌曲的意思,並不添加其他的東西進去。
 
 
老實說現在很多的流行樂頂多聽了幾遍,就不想要聽了,原因在於重節奏快速的編曲,雖然很容易洗腦上耳,可是非常膩口,尤其是電音加上饒舌特定的曲風,節奏要多快有多快,節拍要多重有多重,音量要多大有多大,曲風要增加就增加,就是把一堆人加進來,然後無限量的轟炸。坦白說自己也很矛盾,因為這類的歌曲也聽了不少,甚至當下還很喜歡,可是等到迷戀的風潮過去,可能要一陣子,才覺得、蛤?為什麼那時候會喜歡聽洗腦電音。
 
 
最驚喜的應該是喬伊斯中文說的不錯這點吧,因為她有一個中華旅遊相關工作的母親,所以對於華人文化也相當的熟悉,而且在二三年前還來過台灣演唱,專輯的中文版本也有演唱中文版的歌曲,可以說是跟我們之間的距離不遙遠。
 
 
 
 
總結:在現代科技進步的現在,不知不覺什麼事情都複雜化了,原本可以輕鬆享受的音樂也是,非得要加入一堆的元素,跟速度快到不行的重節奏,好像忘記了聽音樂的本身就應該好好的聆聽就好,什麼多餘的動作也不需要,在喬伊斯的身上找到最初原本的形態。也或許我們追求困難多元的腳步,反而是退步,音樂嘛、為何一定要固定,為何不能一把吉他一台鋼琴,就能稱為彈奏,只有歌聲清唱也行,限制給的越多,反而缺少了一種人的味道。
 
 
感想:每次聽到有人說,這是什麼什麼類型的音樂,這個音樂才好,你沒有聽這個歌手樂團簡直就是遜掉了,就覺得為什麼一定要照著你的命令,自己不能喜歡什麼就聽什麼?到底什麼是好音樂,自己聽不膩,或是有代表意義的,就是重要的嗎。
 
很想要到書店旁的咖啡廳點一杯咖啡,買幾本文學小說挾在腋下,假裝一下自己是文青(其實是蚊親),用四隻手指握書表面,大拇指翻頁的方式看書,另一支手則撐在下巴靠在桌上,慢慢的輕綴一杯咖啡,一定要小小的一口,這樣才能夠喝上十分鐘以上。
 
 
 
 
如果喜歡孤的文章,不妨訂閱,就是最好的鼓勵。
以上圖片及影片並無商業用途,
純屬介紹引用。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