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花學運的時候,一首島嶼天光瞬間成為人人傳唱的歌曲,原因在於誠摯的情感,以及對於這片土地真正的關懷,點出了許多不知道該如何表達,又想說出心聲的人,他們內心深處的渴望,或許你有不同的立場,不同的意見,但愛自己的國家是共同的意識。今天要介紹的是「滅火器Fire EX」樂團,這支成立於南台灣高雄的搖滾樂團,一路走來已經十幾年,有注意台灣音樂圈的人,一定知道他們。

 
 
 
滅火器記得第一次聽到他們的時候,並不是在電視上,在某次剛好經過某場演唱會,忘了是哪裡何年,總之算是很小的活動,在電視上反而很少見到有關台灣音樂節目,或者播出表演,都是從網路,或者是剛好哪邊有舉辦演唱會的活動,才能真正的見到台灣獨立音樂。至於電視上主打的泡泡糖音樂,呃、大家各有喜好,也有很多人誤以為台灣音樂變得很少,事實上只是很少在主流的商業電視上出現。
 
 
 
 
 
圖片取自官方粉絲團:
 
 
滅火器成立於二千年,當時還沒有一個主要團體的名稱與正式想法,由主唱楊大正、吉他手鄭宇辰、貝斯手陳敬元,鼓手吳迪後來才加入,三人在高中時期認識,為了學校的活動,於是想要組團演出,臨時想一個名字來應付,就隨來拿了一個「滅火器」就這麼決定團名。在一開始他們還沒有自己的創作,都是演唱知名歌手的歌曲,後來在機緣下轉成創作樂團,在外號皮皮的貝斯手陳敬元想法下,決定他們的音樂風格。
 
開始了他們到處表演的旅程,才十六歲的他們經歷過樂團前輩們的洗禮,感到非常的震驚,也為了可以出道,開始創作錄音推銷他們的作品,到處丟demo的情況下,想當然是沒有那麼容易成功,也遇到成員四處分散,鼓手不停換人,主要樂手終於固定下來的情況。出了單曲後,才在數年後推出二零零七年第一張專輯Let’s Go!衝啦,二年後推出第二張專輯海上的人,三年後二零一三年推出第三張專輯再會!青春。
 
後來在學運相關團體推動下,共同創作了代表歌曲「島嶼天光」。
 
 
主唱
楊大正
 
貝斯手
陳敬元
 
吉他手
鄭宇辰
 
鼓手
吳迪
 
 
 
 
 
 
 
以上資料來自報章雜誌網站以及訪問。
 
 
以下隨機從專輯選出三四首歌,如果喜歡請支持正版。
 
 
 
 
 
 
 
 
 
 
 
 
Let’s Go!衝啦!
「我們不紅,但我們熱愛音樂,所以可以玩一輩子!」這是他們初出茅盧的第一張專輯,自然累積了許多的心情,與青澀的想法,充滿衝勁十足的曲風,從生活中的任何角落為出發點,你聽不見刻意故意的描寫,想要述說他們多好,又或是他們多厲害,只有最單純的生活。也不乏有燃燒熱血的青春,就像是我們在年輕時,總是有很多的想法,不論是天馬行空還是實際可行,加上以國台語混雜的語言擁有特色。
 
 
let's go
狂亂的節奏與搖滾樂團的衝撞,從一開始就非常的具有力道,剛開始的爵士鼓配置非常的精彩,跟主唱半唱半吼的歌聲,組合成屬於他們的能量,到了中段依然沒有滅弱,團員們全部一起唱的創意,也非常的熱血。
 
19
聽說在十九歲就會遇到很多事情,但也許是在成年與未成年的徘徊,因此感到迷惘,歌曲中簡單的描寫這樣子的心情,在編曲中非常的合拍,與歌聲完全的融合,吉他貝斯鼓搭配的也很好,到了尾段的安靜也具有震撼力。
 
人生
吉他與貝斯不停的刷動,配上沉澱的歌聲,到了三十秒左右,突然爆發起來,團員們全部合聲,突然的熱血起來,就像是一個充滿衝勁的年輕人,想要走出自己的路,在路上會遇到很多的阻礙,沒有放棄夢想,中段的編曲非常精彩。
 
新歌一號
濃厚的鞭擊不斷敲打著情緒,好像告訴聽者他們現在的心情,應該是要走出現在的時候,不應該停留在原地,一分鐘有個停了瞬間的使用手法,連結到了情緒上面,再一次的爆發出來,短短的近三分鐘,全是濃烈。
 
 
 
海上的人
「這是我們當兵前的最後一張作品,我們用盡了全力,最誠實的把自己掏出來了,不想讓支持我們的朋友失望,也希望這樣的力量可以感染更多人,畢竟我們除了音樂,就什麼也沒有了」上張專輯就有部份國台語混合的方式,而且他們的台語創作充滿了屬於台灣人的鄉愁。一定比之前成熟,但是他們沒有擺脫那個南部孩子的背影,只是希望最誠實的自己,呈現在世人的眼前,所以在創作上選擇了柔情不少。
 
 
 
 
晚安台灣
單純的吉他合弦與歌聲,沒有任何的添加調味料,才在一段後開始加入了貝斯與鼓,氣氛的掌握具有大將之風,這首的編曲與樂團編置,令人好像甦醒過來,才發現怎麼曲詞編曲,有種意外的契合,尤其是啊~啊、黑暗他總會過去這一段忍不住一起合唱。
 
海上的人
充滿詩意的台語歌曲,有種些許陌生又親近的熟悉感,在編曲上非常注重氣氛的演釋,雖然聽起來沒有什麼突出,漸漸的聽久深入我們的內心,那麼的普通、那麼的生活,可是會發現真實的情感,慢慢的浮現,中段的獨奏很有韻味。
 
站在這裡
用大量的曝光取代了安靜的夜晚,吉他貝斯鼓沒有停止的彈奏敲擊,卻沒有聽覺上的疲勞,在編曲上用了不少的苦心,擁有很協調的演奏,這首的每一種樂器就像琴瑟合鳴,到了中段安靜下來,再瞬間加強音效,想要慢慢的靜下來聆聽。
 
舊照片
剛開始的樂器彈奏真的很有意境,速度感非常的足夠,可沒有忘記應有的厚度,在各方面的調配非常的好,不論是突然強調高低,還是變化,都有一定的默契,間斷間起的斷彈方式,又或是獨奏都各有巧思。
 
 
再會!青春
充滿了對逝去青春的不捨與幽默感,用再會青春為專輯的主題再適合不過,因為我們擁有時完全不想珍惜,甚至是沒有任何的感覺,要等到青春的小鳥飛走了,才清楚青春到底是什麼,因為它摸不著看不到,也感覺不了,是個抽象的東西。全部的曲風都是以這樣子的心情為出發點,自然可以聽到他們更成熟的探討,對於過去的自己,有著什麼樣的心情,可以相當的完整描述,真實的面孔,無偽裝的存在。
 
 
 
欲走無路
開頭的管樂器如果有當兵過的人,就會很明白這是在軍中經常播放的音樂,加入了管弦樂變得具有超級華麗的感覺,速度感如同一輛失控的跑車,直直的往前衝,沒有任何的控制,意外的沒有出任何事情,只感到心情暢快無比。
 
頂樓天光
編曲積蓄的力道非常的足夠,明明沒有使用什麼特別快速的手法,節奏每一下都命中內心的脆弱,直接變成了鼓擊,中段開始渲洩所有的情緒,前面積蓄的能量,一次性的爆炸開來,每一下都擊碎了蒼穹,那虛無飄渺。
 
憂愁戀歌
雖名為憂愁戀歌,可是爽快感非常的足夠,從一開始的嗚聲與樂團的配置,感到屬於青春戀愛的煩惱與情緒,相當的可愛又俏皮,明明應該有點悲傷,卻在編曲上的配置,不會感受到這樣子的心情,有種屬於年輕人才有的有趣與不肯放棄的精神。
 
心內話
吉他的和弦中帶出淡淡的悲傷,主唱的聲音也非常迎合、營造的氣氛,明明這麼沒有任何調味的曲風,有種豐富的滋味,好像加了洋蔥,眼淚在眼眶中打轉,因為是那麼的真實,貼近我們平凡無奇的生活中。
 
 
 
逆轉.勝
閃靈樂團的 Freddy 與主唱楊大正,在二八年零零的合作歌曲,為了台灣棒球爭取奧運資格賽,所創作的加油歌曲,剛開始簡單的吉他,後來的合奏,兩個人交替使用的演唱,使得整首曲風充滿了熱血激昂的情緒,中間的嘿嘿呼喊聲,擁有很好的活力。
 
 
 
Fight again
二零一零年為了網球賽事Rise of Legends傳奇再現、夢幻球星邀請賽,所創作的代表歌曲,燃起內心深層的熱血,想要跟著旋律擺動身體,簡單又不複雜的編曲,搭配上速度感十足的歌聲,要為了那個前進的目標奮鬥,衝吧。
 
 
島嶼天光
為了太陽花學運所製作的單曲,在與學生的合作下產生,不論是歌詞與編曲,都擁有誠懇的能量,令人想要默默的聆聽,似乎在告訴我們說,這片土地上有很多熱愛自己生長地方的人,他們要為了以後,更好的未來更好的社會來著想,或許他們無權無力,只有自身的肉體可以阻擋。最後段的合聲,與前段的簡單編置,做一個前後呼應,透過主唱的歌聲,不知道為什麼,擁有治癒人的氛圍透射內心的感動。
 
 
 
 
 
 
 
滅火器沒有那種文秀的氣息,也沒有淡藍的愛情憂鬱,愛的你死我活,他們所呈現的是種真實,是種社會上正在發生的事情,粗魯衝撞直接,不惺惺作態,真實這種東西在目前的台灣社會太少了,少到無法找出來的地步,都是經過一層又一層的包裝,根本分不清原貌。聽似沒有什麼特別的賣點,可是聆聽後就像現泡的茶葉,吞到喉嚨中慢慢的回甘,感覺這入口的茶韻,是非常的甜美擁有靈魂。
 
 
很喜歡他們以年輕人的角度出發的創作點,因為他們本身也是年輕人,自然就了解到,在這個階段的人,到底在想什麼做什麼,又或是有什麼夢想想要達成,現實也許非常的殘酷,不肯有任何的妥協,懷抱著初衷的人,要如何經過碰撞,才能夠真正的活著。包括我們常常在思考的迷惘,汗水與淚水構成了我們的青春,每個人都不相同,所遇見的也不一樣,可是擁有相同的精神,就是初生之犢不畏虎。
 
 
他們走的風格有種舊古的味道,就是單純的走吉他貝斯鼓的彈奏打擊路線,沒有以現在最流行的電音曲風,最新一張專輯才也相同,擁有很多最簡單的元素與心情,就是他們喜歡音樂,所以要創作音樂演奏音樂,想要給別人知道,自己到底在想什麼。也不強調以技巧速度為主,又或是華麗視覺的搖滾,只有最真實的靈魂,純樸的外表,與純粹的搖滾,其他的包裝賣點都不曾見過,就是滅火器。
 
 
音樂的本質依舊是音樂,什麼造型外表都是裝飾用的東西,他們的音樂就是真實,所謂的真實就是他們的音樂,就是為了想要表達音樂的核心,其他之外沒有什麼想要耍帥,認為自己很強很厲害,是什麼搖滾咖之類的搞怪,只有「音樂」這兩個字的呈現,才是最重視的地方。雖然花樣裝飾可以吸引大眾的目光,能夠短暫成為焦點人物,可是如果等到熱潮散去,就消失了,決定的還是內在的內容物。
 
 
說到這裡,筆者要對台灣音樂圈的政策與決定,來一個非常不滿的批評,就是資源的分配跟行銷的手法,還停留在二十年前的想法,完完全全沒有跟著時代前進,先分配給所謂的大公司,可是這些大公司也沒有想要推出好音樂的想法。導致有創意能力的音樂創作者,只能夠在獨立音樂圈奮鬥,其實獨立音樂圈也不錯,自己很常去找歌來聽,但有多少的好作品埋沒在人海裡,等待著我們前去挖出。
 
 
總結:到底什麼樣的表現手法,才是最好的音樂方式,到了今天依舊沒有任何的論點可以決定一切,但滅火器這種純粹的精神呈現手法,雖然在視覺上無法得到滿足,可是在聽覺卻像是豐放的稻田,等著我們前去收割,手裡拿著豐穗的果實,享受最自然的音樂。很喜歡他們簡單直接了當的表現方式,或許沒有華麗的詞藻,沒有亮眼的外型,沒有特立獨行的驚天話語,但有的是音樂的堅持與理想。
 
 
感想:很少有一張專輯可以從頭聽到尾,尤其是最近十年的音樂,滅火器的音樂應該是相當合筆者的胃口,所以每張專輯都可以聽到最後一首,他們的三張專輯每首都有單曲的程度,就算沒有主打,也有主打的水準。
 
在學運時,有很多的藝人歌手不敢表態,這也不能怪他們,畢竟對還不算開放的台灣人來說,說出自己的政治傾向,等於是跟別人說性癖好這麼的不正常,等到某天我們可以對於政治,可以當成生活的一部份時,拿出來聊等於家常話,那才是真正的民主國家。
 
其實還有很多台灣團想寫,只是一直忘記,他們的音樂真的不輸其他國家。
 
也恭喜滅火器入圍了金曲獎,以再會!青春入圍最佳台語專輯獎跟最佳樂團獎 。
 
 
 
 
如果喜歡孤的文章,不妨訂閱,就是最好的鼓勵。
以上圖片及影片並無商業用途,
純屬介紹引用。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