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魔幻十郎乃是東瀛西劍流的創始人初代流主,也是傳說中的忍者,可以說是最強的戰神,在當時無敵於天下,尤其擅長靈力與魔力的忍術,可是死於毒殺之下,所以西劍流全員要用禁術,加上眾多的條件終於使他復活,成為中原最大的威脅。剛登場就跟史艷文與藏鏡人,中原苗疆兩大頂尖高手對決,以一敵二沒有任何的失力,還展現他驚人的能為,一戰成名,給了眾方勢力很大一個下馬威。
 
借用了史艷文之子小空的身體復活,再加上他的修為過人,禁術跟靈力的忍術,都是他的發明創始,看似無敵的外表下,其實是很脆弱的,剛復活回到西劍流的劇情中就可以得知,他對面前的部屬還需要看資料書冊,跟軍師赤羽信之介詢問,何者還在、架構是什麼。是個從零開始的老闆,因此不好意思,也不知道該怎麼下手,所以在剛復活的前幾集,加上要復原功體,沒有任何的行動。
 
空降的老闆,沒有一個員工主管是他熟悉的面孔,又或是有任何的熟悉之處,自然安全感就缺乏了許多,造就他只能夠用強硬暴虐的手段治理部下,也可能是他當初是如何管理西劍流,就拿以前的那一套來治理公司,把部屬當成可以丟棄的物品,完全不管他們的心情。為了自己的目的,想要誰死、他就得死,既不留任何的人情,反正這些人他也沒有任何的感情,沒有感情自然輕易的容易下手。
 
但他並不是沒有任何的心機,是單純的暴君而已,還懂得運用些許的權謀,使得部下屈服,可完全建立於他的身份跟武力之上,不管西劍流的人們是不是真心誠服,在組織的運作下都得喊好,要等待到了可以反撲他的時候,才有還擊的機會。就像部屬們任務失敗,他的第一個反應就是喊殺,不留任何的餘地,當然並不是真正的要殺人,而是利用這樣子的機會,建立他真正的權力,並不是由別人賜予。
 
就像西劍流四天王六部八門,都對祭司言聽計從,視為最高位子的人,認為軍師赤羽信介的計謀最好,所以他需要藉由處死其他人拉祭司下水,使得祭司為了部下的生命,犧牲自己的尊嚴,甘受他的戒靈鞭,這個舉動都再再表示,炎魔的強烈不安全感。在月牙淚的任務失敗數次後,他也說出與其跟這班廢物們共處,不如自己再創立一個新的西劍流這類的話,雖然是氣話,也不缺他的真正內心想法。
 
不斷的威脅處罰,沒有任何的獎賞下,西劍流內部開始產生了不安全感,尤其是位於中階主管的六部,他們都害怕會跟高層主管月牙淚,得到同樣的下場,就算任務完成,只要炎魔一個老大不爽,馬上就會下毒手處死他們。這時候除了流主的權力,跟絕對的靈能忍術外,炎魔並沒有什麼讓西劍流眾人,值得服從他的籌碼,也就是說他的暴力與殘忍,都是為了讓部屬更加的聽他命令,臣服於他。
 
但是高壓的統治也代表崩潰的越快,如同一鍋水煮沸蓋上了蓋子,自然會被水蒸氣給彈開,礙於組織的結構無法反抗的部屬,也只能咬緊牙根繼續跟從著他,到了決戰時刻的後幾集,更能有這樣的細膩劇情出現,就是他們出了任務,達成了目標不會被稱讚。可是一旦失敗就會遭受殘忍的酷刑,都是先喊出死罪,再由祭司軍師等求情,認為會削減戰力,炎魔知道不可行,可是卻一意孤行要進行的原因是什麼。
 
就是為了使得看起來不合理的酷刑,變得比較合理,由死刑少到重刑,是不是部屬們要感激於他,但實際上,是為了他無上的權力,給他們來個下馬威,以後敢不聽從者,下場自己想想,起因在他很清楚明白的知道,自己無權無勢,權力還是祭司跟軍師所給的,當然有所不滿。有時候為了殺雞儆猴,還做出連帶性的處罰,就像是軍隊只要一人處錯便全體同罪,雖能一時顯赫,可是積蓄的反彈終有極限。
 
就算炎魔沒有魔甲被破中毒被敗,西劍流上下最終也會忍受到可以反撲的機會,除掉這個不合適的老闆,他的失敗也只是早晚問題,習慣用高壓統治的手段,雖一時得效,卻不如恩威並濟。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