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談服貿喔,畢竟談的太多了。
 
首先談到苗栗縣竹南大埔事件,這是跟地方政府有關沒有錯,可是也跟中央政府脫離不了關係,聊過這個話題很多次了,最後四戶也拆了,卻堅持是為了建設地方,雖然後來審了違法,可是房子已拆,有幾戶也被逼到家破人亡,卻無法挽回了。一開始也是好像很多民意支持,還請來當地官員代書,說答應的人佔大多數,如果不拆除對不起來答應的人,可是事後的調查也訴說這四戶根本無關整個園區的發展。
 
媒體跟官方也塑造當地人跟抗議學生的對立的情況,造成不少的學生去那邊輪流支持,好像這些學生是沒事幹被人煽動,連被拆除戶有幾棟房子,都被拿出來談論,鬧了一陣子後,才趁主力成員北上抗議,趁機偷拆,當地人才在落幕後說出如果不答應就會沒有選擇的餘地。這件事情個人比較了解的是因為有親自到過現場,並且看了現場的情況,才了解到,根本沒有拆四戶的必要性,因為那條路根本不是交通幹道。
 
加上有很多取代主要道路,有數條大路之多,為什麼非得走小路,與一堆的空地,附近已經有很多的空置廠房,對於建設經濟的講法就可能要保守一些,被拆戶到現在還沒有得到來自政府的幫助,也沒有任何的說法,就只是不斷的拖延。再來是菲律賓軍警射殺臺灣漁船廣大興二十八號的事件,老實說,這時候身為一個國民,就真的很失望,完全沒有見到政府有任何的行動,在第一時間完全沒有見到。
 
只是因為民怨越來越深,才逼得政府不得不處理,而處理的速度也是非常的慢,不過這也是不是第一件,菲軍警對於台灣漁船的惡行早就不知道發生過多少次,甚至有多艘漁船的船長遭到監禁,也沒有見到任何該有的政治動作,十幾天才有看似強硬的動作。談的內容也令人不滿意,讓大多數人覺得為什麼要這麼軟弱,也沒有跟菲律賓官方此舉,做出什麼強烈的聲明跟動作,隔了快十天才有明顯的相關制裁。
 
洪案,義務役士官被虐死的案件,近十年來有當兵的人都會清楚,志願役跟義務役的差異,再來是軍中文化的隔閡,軍中跟正常社會不同,相當重學長學弟制,只要年資高的就有一定的權力,偏偏志願役一定比只待一年的義務役還要高,導致關係的不對等。沒有當兵過的人可能很難想像整體的壓力,你整天必須面對軍中的人,而在軍中待久了也會發現不能用常理來解釋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
 
為什麼學長可以要求學弟那麼多,原因在於方便管制,加上軍中其實是個專制的體制,所以自然會出現很多離奇的事情,像是各種的裝備檢查與文案作業,這些就先按下,洪的死不是個例,但最後往往不了了之,證據也很神秘的全部消失,導致最後變成懸案。要嚴格徹查,也是數十萬人上街頭才有的結果,要不然都是草草帶過,可是最後的結果也令關切的人失望,因為沒有任何的直接證據。
 
其實台灣社會有很多事情,都像是這樣子的草草帶過,像是盜採砂石盜砍樹木,在水庫集水區,公共海岸等有建設開發案,把預算拿去蓋蚊子館,食物安全接連爆出,從塑化劑到毒油,生產業排收廢水導致嚴重污染,要花數十億整治。野生動物法,殺了幾十年的貓狗,數量卻完全沒有滅少,老是不平的道路,挖挖又補補,開發案為了財團利益,犧牲人民權利,小到生態入侵,基本建設,數也數不完。
 
我們把這些政府行為幾時變成理所當然……真的要談、例子舉不完,於是只舉幾個。
 
希望大家有去凱道的人加油,人太多自己要小心,空氣品質不太好。
 

    全站熱搜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