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羅國度最強的軍隊包圍了勝邪封盾,一場消滅與不被消滅的戰爭正式展開,雙方雖然是沒有直接交手,可是卻了解彼此非常深,因為其中的關係可以說是非常的複雜,像原是邪神將的梁皇無忌,還有原本是史家人的戮世摩羅,更不用說煞魔子這樣的背叛將領。三尊與戮世摩羅這四個不可抵禦的力量,正面衝突完全拿不到任何好處,於是只能擾亂敵人,亂了他們的步調,集中兵力又不能被人發現。
 
這是欲星移梁皇無忌與戮世摩羅的暗中角力,話說小空的嘴巴還真是有夠賤,把天兵君定的死死一直諷刺,兩方面的目標與目的已經有了定見,魔世的修羅國度則是想要除掉勝邪封盾領導者這個最大的潛在威脅,勝邪封盾想要保存力量,以備之後的長久戰事。但雙方也並不是沒有任何的隱憂,像是小空明知道網中人對他不服,如果不使用手段的話,就很難防備他的反撲,所以利用情義法約束他的去向。
 
勝邪封盾萬眾一心缺少了兵力,修羅國度強大不服人類的統治,各有優勢與缺陷,這一個突圖戰似簡單,實際是需要賭上全部人的性命,一旦有一步棋之失,則是全盤傾沒,魔世這方則是能夠接受消耗戰的產生,因為他們本身就是以組織勢力見長,中原經過長久的苦戰早就失去凝聚力。所以才有鱗族與苗疆皇族親衛,跟鐵兵衛中原剩餘勢力,共同聯合的事情出現,他們了解到一旦魔世成功,便沒有容身之處。
 
網中人:討厭啦、郎君。黑白網君:網網別生氣。
 
網中人與黑白郎君這對俏冤家這真是嘴砲等級練滿,互相嗆聲也不會臉紅脖子粗,還反而嗆到吃下彼此的口水,看似為怒罵,實際是調情,在正宮老婆憶無心的眼裡,還真是非常生氣,看著老公跟小三打情罵俏,偏偏又插不上嘴,所以只能夠用救人這個藉口,不讓他們約會。難怪憶無心整天哥哥纏,以為黑白郎君只在乎小三網中人,不在意他這個正宮老婆,其實這只是傲嬌的心理,嘴巴說不要,心裡卻願意,
 
被默蒼離嘴附身的俏如來。
 
歲無償與司空知命也激情了起來,兩個人在魔軍外圍,握住對方的手臂深情的對望,好基友,莫非在罪海七惡牢當中,他們都是這樣排解彼此的寂寞,難怪他們可以忍受這麼多年,這才是撼天闕最受不了的地方,就是這個牢獄之中都好龍陽之癖啊。也不能怪罪他們,人都會日久生情,叉玀表示人家可是女兒身啊,這些大男人竟然喜歡這檔事,真令她看不起,難怪男人被他們當成是生孩子的功具。
 
北競王先贏一子,撼天闕又下一子,這兩個苗疆頂極皇族,並且都擁有心機的存在,一年的時間都做了很多準備,其中像是北競王的毒林,還有現在撼天闕的重新佈置,看似狠絕毒辣不留餘路,卻是粗中藏細殺中藏智,可是以往的經歷,遭受一連串的背叛,早已令他失去仁慈與愛。撼天闕看見了戰兵衛,就想起了當年的事情,俗話說積沙成塔,三十年的深沉令北競王算計,三十年的潛瞞令撼天闕瘋狂。
 
叉玀:安安、無腦豬公。
 
蒼狼成長非常快速,已經不是那個遇事就緊張仁弱的王儲,經過老夫子的點醒,還有撼天闕的震撼教育,令他沉著冷靜急智不少,脫去兔子的毛衣,漸漸露出了屬於狼的忍耐潛沉之心,眼中的信心已經能夠讓他擁有獨當一面的能力。另外則是北競王這邊,運氣不助於他功虧一簣,先前的計策連環發動,竟然還沒有除掉他最嚴重的威脅,也就是西苗軍的撼天闕蒼狼,可是數十年的忍功,沉靜等是他的絕招。
 
這一場戰爭關鍵在先算者先贏。
 
廢阿叔與金鋒仔之爭,在鍛家與廢字流的千年恩怨中,已經成為他們後人的天命,這兩家人為了鑄出了救世之兵,可以說是將火水不容的存在,作一個真正的了結,不服彼此又怪罪對方的態度,像是最怨恨的仇寇,也最了解的敵人,永遠不會結束。還有俏如來的出現,如果照個人的推測,他不只是為了對抗魔世等待救世之兵,還有對抗墨家之中的變數,要將這些人一股作氣引出來,因為他們將是最重的威脅。
 
四方戰線則有不同的關鍵與支持,三尊與戮世摩羅可以說是這東南西北最強的包圍點,所以不論是哪一方皆是強硬的難以對抗,必須要有意料之外的變數,人算不如天算,天算不如不算,這就是建立在這個之上的天命,當軍師計謀家將所有可能的變化,都計算在內,還是擁有餘遺的。原本該是三方潰敗,不可能成功的局面,卻因為不可預料的情況導致了戰局如同漪漣,一池湖水投下了石頭,產生波紋。
 
誰敢動史上後臺最硬的蘿莉憶無心,爸爸是苗疆前戰神藏鏡人,叔父前中原領導者史艷文,想要童養媳的老公黑白郎君是中原第一狂人,堂表親戚不是中原領導者俏如來,就是雪山銀燕這類的武學蠻牛,還有大師兄梁皇無忌是師兄妹,義叔叔狼主千雪孤嗚等等,動她的人一定沒有任何好處。可是偏偏有人就是不相信這點,想要欺負這個金光史上最強大的親戚朋友陣容,一點也不聰明,還會被圍毆。
 
黑白郎君:老婆我來了。
 
意外的變數令對抗魔世的主要勢力全部保存起來,雖然雙方已經盡量猜測對方最聰明的計策,可是在戰場上,這個先前決定的謀略,隨時都會有不同的變化,需要策定者做下改變,戰場瞬息萬變,戮世摩羅明白最好的戰略,就是對方會使用的。可是最高明的戰略往往早就被聰明者所預定,所以需要使用愚笨的計謀,有句話叫聰明反被聰明誤,就是把對方想得太笨太聰明,都會失去了原本的的靈活。
 
天時地利人和,則是最基本的條件,在三者佔三的情況下,成功都不是百分之百,更何況取得其中一二,戮世摩羅必須考量梁皇無忌與欲星移的脫逃路線,梁皇無忌與欲星移必須考慮戮世摩羅會運用大軍的圍剿方法,戰爭本身就是就是比誰的詐術較為高明,騙人的技術。有時候技不如人並不是對方比你高明,而是對手拿到更多的籌碼,取得更多不可求的運氣,但獲勝了就會令你變得充滿了信心。
 
戮世摩羅:這隻魚好骨溜。
 
蒼狼為了醫治撼天闕眾人的毒患,所以遠走救醫,想不到遇到那個人,原來他沒有死啊,出現了新的角色與新的故事,展現他高明的醫術,還是喜歡金光的這點,並不會隨意浪費辛苦建立的角色,明明舖序一堆的故事,卻不知道幹嘛死掉,然後又出現類似的角色。一個角色的立體並不是花了幾集就可以浮現,要經過長久的投射營造,並不是輕易完成,要死也要死的非常合理,收尾的收的很好。
 
梁皇無忌:看我這張死者復甦!
 
中原綜合勢力與修羅國度全面交接,到了最關鍵的時刻,惑敵與棄子,欺敵與保子,局中有局,局中又有局,一件很簡單的事情,變成極為複雜,這就是戰爭的核心思想,必須要把事情的難易度變成最困難的層面,並加以混淆視聽。也跟水一樣變化無端,夫兵形象水,水之行,避高而趨下;兵之勝,避實而擊虛。水因地而制行,兵因敵而制勝,故兵無成勢,無恆形,能因敵變化而取勝者,謂之神。
 
這兩集的節奏雖在黑白郎君那邊有點怪,可還算是合理之內,各方面的劇情皆是非常的熱血,不間停的戰鬥與爆發,雖然都不長卻切中要點,完全把心中的迷霧給一次撥開,想要繼續的看下去,完全不想閉眼,誰知道會發生什麼,情理之內、意料之外。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