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原曲:
 
歌詞:
 
Who can say where the road goes
誰能說得清 道路向何方漫延
Where the day flows, only time
日子向何方流逝,唯有時光
And who can say if your love grows
又有誰能說得清
As your heart chose, only time
當你的心做出選擇,唯有時光
 
Who can say why your heart sighs
As your love flies, only time
誰能說得清,當愛已飛離,你的心何以嘆息,唯有時光
And who can say why your heart cries
When your love lies, only time
又有誰能說得清,當你的愛已成謊言,你的心為何哭泣,唯有時光
 
Who can say when the roads meet
誰能說得清,當道路在此相遇
That love might be in your heart
愛或許已生於你心
And who can say when the day sleeps
又有誰能說得清,當白日已然沉睡
If the night keeps all your heart
夜晚是否佔據你全部的心
Night keeps all your heart
夜晚佔據了你全部的心
 
Who can say if your love grows
As your heart chose
又有誰能說得清,當你的心做出選擇,你的愛是否真能成長
Only time
唯有時光
And who can say where the road goes
誰能說得清,道路向何方漫延
Where the day flows, only time
日子向何方流逝,唯有時光
 
Who knows? Only time
誰能明瞭?唯有時光
 
 
 
 
尚-克勞德,范達美Jean-Claude Van Damme的廣告,幫汽車品牌Volvo Trucks代言中,在兩部行駛的卡車當中,左右腳跨各一部卡車,使出了一字馬劈腿,可以說是相當的驚人,以半百的年紀來說,這簡直是不可能的,就算是年輕人也不容易辦到。尤其他強調沒有經過強效這點,製造了不少的話題,更有許多人相爭模仿搞笑,先不論真假,搭配歌曲的播放,真的是太有效果了,難怪令人不能忘記。
 
這首Only Time是恩雅Enya,二零零年出版的專輯A Day Without Rain其中一首歌曲,剛好一年後是事逢美國九一一攻擊,所以也被當成熱門的癒傷治療歌曲,配合歌曲的命名與其中的歌詞,真的不難想像,為什麼人在難過悲傷的當下,會想點這首歌曲。尤其是配合恩雅Enya,毫無雜質天籟般的嗓音,好像不是這塵世間的聲音,如果用一個不是人世間的物品來形容的話,大概是純白羽翼的天使。
 
編曲非常的簡單,只有弦樂與最少的節奏點,其他的什麼都沒有添加,可是就因這樣子的編制,才可以完美襯脫出恩雅純淨無暇的嗓音,如果是別人的話,這樣子的編曲是不適合的,但就是恩雅的聲音與歌唱技巧,才可駕御脫繩野馬。剛開頭像是進行,又輕柔的像根羽毛,只要隨風一吹,就會到處的飄逸,沒有任何的去向,恩雅的歌聲卻比羽毛還輕飄飄,跟著曲子兩者合一,好像影響了彼此,卻又沒有。
 
尤其是中段有時候沒有歌詞的時候,你會迫不期待的想要聽下去,就算只是哼唱鼻音,極簡的弦樂並不是沒有任何的存在感,而是當歌聲融入的時候,你會認為這兩者好像瞬間融化在一起,沒有任何的差別,也不想把歌樂分開。節奏雖然緩慢,速度一點也不快,卻沒有任何的不耐煩,相反的還想要慢一點,雖然步調已經放慢不少了,可是卻想要好好的聆聽,豎起耳朵與全身的神經,仔細的用力的。
 
明明不是宗教歌曲,卻有種被洗滌的感覺,好像自己是疲倦不堪全身髒污的俗世雜人,只想要這層外殼,找到自我的真如,真如唯有見性方可驗證,心靈沒有一天是平靜的,每天過著必須提防的生活,為什麼不放下這些重擔,好好的掙脫,就算只有瞬間也好。每個人想必都會有這個時刻,感到自己非常的脆弱,不堪一擊像個風一吹就四散的灰塵,希望得到心靈上的平靜,那個無憂無慮的空間。
 
誰能說得清,道路向何方漫延,日子向何方流逝,唯有時光,又有誰能說得清,當你的心做出選擇,唯有時光,歌詞非常的容易了解,它想要表達什麼時候,有很多時候我們不清楚的是時光悄悄的流逝,還以前一直都沒有改變,可是蒼海桑田日星月移。每到了一段時間就要做下了選擇,不管你選不選,最終都會選出一個,哪管好壞,也是唯一公平的地方,把握當下是我們想要做到,卻常常做不到的。
 
誰能說得清,當道路在此相遇,愛或許已生於你心,又有誰能說得清,當白日已然沉睡,夜晚是否佔據你全部的心,夜晚佔據了你全部的心,有白天的開心快樂,自然就會有夜晚的孤單寂寞,這兩者往往交纏在一起無法分開彼此,無法說出哪者多一點。隨著恩雅的真假音轉移,跟鼻音的使用,沒有高超的技巧,與華麗的編曲演奏,只有歌曲與歌聲,就算不知道歌詞,心中已有慢慢那個想要說出初衷的想法。
 
可是Only Time這首歌曲,自己是早就聽過了,也非常的熟悉,只是被范達美大叔的廣告洗腦後,每次響起音樂,就想到他劈腿的樣子,簡直是整個世界都崩壞了,明明應該是柔美又有遠離世俗的氛圍,卻變成了卡車劈腿。
 
恩雅女士很抱歉…我心已被劈腿佔據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