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良日月光,還我後勁溪,這是當地人無力的吶喊。
 
 
前陣子日月光大廠排放廢水被人發現,其實這也不叫發現,只是被媒體曝光,逼不得已才承認這件事情,好像是不小心發生的事情,他們都是無心的,出來聲明抱歉,有思考能力的人會認為這樣子的說法,連三歲小孩子都不會相信。日月光永遠不是第一個,也將不會是最後一個,如果說來是無奈,我們只能檢舉排放廢水,搜集廢水排放證據,等上報到公家單位的效率,老實說並不是那麼的方便。
 
污染標準早就超標了不知道幾萬倍,雖然說大家都不是專業,也不用到業餘指導專業那麼過份,但用眼睛看鼻子聞,不用到喝下去,都可以知道什麼是乾淨的溪水,什麼是污染過的溪水,差別真的非常大,家庭的廢水不可能會造成如此嚴重的傷害。就拿附近的溪流來說,有某家面板廠在上游,又有某家紡纖廠在下游,常常可以聞到很刺鼻奇怪的味道,水面會有不知道的泡沫,跟五顏六色的淡化水流。
 
污水不只不能拿來飲用,連拿來洗澡洗臉澆花草等用途都不可行,連土壤這種具有包容力可以消化一切的自然造物,都不能承受了,何況是其他的動物植物,更不用說由工業廢水灌溉出來的農產品,可以說是需要即刻銷毀的東西。記得以前也有美商把污染物排放到地下水中,造成一堆人的傷亡,也有痛痛病這個新疾病的出現,鎘這個重金屬也讓大眾清楚,原來沒有人認識的,我們的知道只在課本上面。
 
後勁溪的事件也只是冰山一角,全台的工業區與科學園區,有工廠的地方就會有污染,以個人的生長環境桃竹苗來說,污染最嚴重的竟是桃園,而並不是竹科,竹科對於水源處理還算是合理的範圍之內,也有可能目前還沒有查出來,既然有人做的到,為什麼一年營收破百億的大企業做不到。也許是貪圖省下了污染處理費,來讓他們獲利更加驚人,可是一旦污染了就要花上數十年的時間才能恢復。
 
這些工業廠商最常處理的方式,不是再用廢水回收等作業,還需要用專業的機械,跟長時間的投入,放置廢水的場地,而是用稀釋偷吃步,只要把污染源的水加入其他的清水後,再把這些水藉由自己的溝渠管道線路排出,方便又省事還不用花太多錢。不過最諷刺的莫過於,他們排放廢水的水溝水管,大多都是由政府所建築的,卻不用經過政府的管束,就可以輕鬆的排放任何的東西,包括廢水在內。
 
這些廢水不只是讓水變髒那麼簡單,不同於家庭廢水的成份,還是養殖戶的糞尿餿水等等,因為是工業區的產物,所以多半都會有重金屬物,元素表上面寫了一堆,可能只有學化學相關知識的人才懂,但唯一可以知道的是,這些物品大多都對人身體有害,甚至連環境都無法接受。偏偏又是高經濟產物必需有的製造完後的廢物,不能避免它們的存在,可以見到只要河流一被排放這些,就完全變成死的。
 
政府緝查單位及行政單位無感作為之外,還有一個重點就是,當地的官員不重視而且是說放任,立委也對於修法不積極,甚至可以說是把這些案子放著,不管如何都要依法有據,不然相關公權力無法實行。結果竟然一個底層人員來查破,或許可能是個人的想法有偏差,這其中還是有什麼誤會,有可能不是不知道,有可能不想得罪人,當然真相我們是不可能知道的,但唯一知道的這些水源已經難救。
 
日月光負責人目前無罪釋放……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