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蒼離的最後一步,是誰也無法阻止的,身在局中的俏如來也不得不入殼,只能夠依照他的計畫慢慢的步入謀算中,這整個完完全全都在他的想法裡面,一線纏著一線,連環就如同緊縮的鎖鏈,看似冷酷無情不容任何人味的想法,其實透露著無比的深情,也是他對俏如來的期許。鑄智鑄計,最後則是鑄心,讓本來還有些稚嫩的史家之後,逐漸的成長到今天的地步,為了如此快速學會,只能夠犧牲最不願意犧牲的東西。
 
史艷文果真是擁有大智慧及人生歷練的人,跟當初屠殺元邪皇的達摩祖師,所傳下的一隻佛履,這也是新線的發展,下一部應該會借照這裡的劇情做起點,跟僧人初禪心之間的對話也頗有意思,佛何必在乎世人信不信佛,又或是自己是不是信仰堅定。佛只是一個抽象化的意念,你認為存在就存在,不存在就真的不存在,如果真正去追查心中想要做的善念,那就是佛,佛也存在於任何的行為裡,只要求得本如即可。
 
其言:達摩金光塔,又或鹹酥九層塔,還是和尚湯滑湯燙塔。
 
北競王面對兩線戰線,苗疆的內亂由憾天闕掀起,外則有魔世的重大威脅,所以慎重而為,不能夠衝動,他也清楚憾天闕與蒼狼只是仇恨與利益的結合體,如果貿然起兵攻打,反而會使他們合作無間,對付現今的苗王,不如讓他們起內亂互相爭鬥,他才能得漁翁之利。蒼狼與憾天闕的確擁有矛盾,而表面上看起來什麼也沒有做,二個月的時間其實是為了挑動了苗疆內外的火苗,可見得深謀遠慮之人,不是只有小王。
 
想必憾天闕看到的蒼狼,跟他越來越像了,跟苗王也是,除了在性格還有際遇上,都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失敗者與復仇者,面對苗疆數十年的恩恩怨怨,是時候一次爆發出來,看似安定的苗疆,如果與中原相比的話,確實有國家的樣子,可是自從北競王點燃了導火線後,一次又一次的爆炸。憾天闕不愧是開創苗疆基業的皇室戰神奇才,與雜魚勢力們的對話,除了熱血還是熱血,治軍在於氣,也就是氣勢,氣勢能讓人以一敵百。
 
憾天闕爸爸真的煞氣啊,蒼狼也因他而成長。
 
中原這邊對於默蒼離的計深信不疑,完全沒有人懷疑或是表達其他意見,他扮了惡人之首,讓俏如來成為中原感激的對像,藉此凝聚中原人的民心,同時他也變成恩威並濟的領導者,清楚要帶領群眾,不能只有仁慈友愛,還必須有權威鐵腕,一手鞭一手紅蘿蔔,拿捏得當。俏如來就像茁壯的嫩芽,被默蒼離不斷的澆水後,才成為今天這個他,可是今天的他依舊是他,但在心境上已然成長不少,成了能夠擔綱責任的首領。
 
默蒼離真的病了,得了一種不會好的病。
 
金光的文戲跟武戲都很有趣,北競王與俏如來的再次見面就可以看見,兩方面唇槍舌戰,針對彼此心中的破綻,利用所有可以痛擊的話題與事實,當成他們的武器,其激烈的程度可是不輸外面的戰鬥,北競王的攻擊與俏如來的反擊,還真是令人大呼過癮,嗆辣的好啊。默蒼離的精神已經傳承到了他的徒弟上,也隨時有反擊的手段,明明之前才靠自己的力量飛出的年老蒼鷹,現在已經可以飛行,還能夠捕食溫飽。
 
可憐的帝鬼自從進入人世之後,就被默蒼離欺負到現在,被打到連媽媽都不認識了,七大軍勢都死光光,還被迫撒離鬼祭貪魔殿,可惜他不知道人世有一個兵法叫做黑暗兵法,其中有一個計謀叫荊軻刺秦公子獻頭,為的就是以犧牲讓敵人一中大意之計、二中大義之計、三中陣王之計。令人身不由己,只能夠陷入其中,就像螞蟻遇到糖果,就想要全部吃掉搬回家,之前的計謀也讓帝鬼忌憚,所以現在他又大意了。
 
吾帶來(魔世的)屍山血海,天劫地難,吾帶來(魔世的)魔禍人災,神嘆鬼患,吾帝鬼,一統人魔兩界。
 
默蒼離的背後隱藏著墨家的勢力,但他對於這個墨家勢力的野心有了防備,當初他們似乎發生了什麼,所以這些人很害怕他的計算,被他們壓在頭上,更說出一個名句:「如果思考是生存的證明,我不知你是不是一具屍體。」連罵人都這麼有創意,果真是挖苦到不行。顯赫墨家的存在,就是這些人的目的,看來他們已經不是那個兼愛非攻的組織,有了利慾之心,為了拿取權力不擇手段,也難怪鉅子要對這些人趕盡殺絕。
 
史家人的宿命就是注定要為了中原人犧牲。
 
雙面戰線同時進行,一是帝鬼的魔世軍隊,二是憾天闕帶領的苗疆叛亂勢力,雖然看似沒有影響的情況下,卻彼此的干預,這也是劇情設定巧妙的地方,就像連環扣,一扣接著一扣,為了就是使帝鬼中計,就算人再聰明思考能力再好也有極限,也會被本身的思維與情勢的發展所影響。聰明反被聰明誤,有很多的情況只有聰明想太多的人才會中計,太笨的人反而不會吃中了餌,更所謂魚見餌不見其鉤,人見利不見其害。
 
帝鬼:我操!!!場很大,我幹!!!嘛過來。
 
默蒼離:「為了對付你這個老狐狸,我在五百集之前就擺了這個動作,就是為了讓你中計。」帝鬼與俏如來之間的戰鬥展開,止戈流神秘的力量,讓魔完全無法發揮全部的力量,還被剋制削弱到不行,所以之前的奇怪感覺,就是為了專門與魔世一戰之下的產物。雙方的戰鬥各自擁有好看的地方,像是止戈流的劍陣,雖然動畫頗多,但是使用的好不但沒有花巧還非常的有特色,不論是墨狂所射出的劍氣,或帝鬼的征伐。
 
原來,默蒼離的走是為了對抗魔世而傳承的。
 
史艷文與戮世摩羅的近身戰鬥,像是不容任何的接踵之處,利用對方的空隙不斷攻擊弱點,一拳一腳一劍都是拳拳到肉,毫無令人喘息的空間,另外俏如來以止戈流與帝鬼的戰鬥,可是說是華麗到不行,任何的動作與舉止都是為了要讓對手倒下,也感受不出任何的留手。豁命之戰次次見血刀刀見骨,雙方互相破擊濺起的血花與碎石裂土,加上劍氣與仗氣,製造出無法言喻的高潮,不管是哪一方都有死亡的覺悟。
 
帝鬼真的被當成凱子了,從頭到尾都被馬扁騙,但也不能怪他太笨,是默蒼離太過恐怖,這樣深沉的謀算,已經比一整個組織勢力國家還強大,一再的中招只能證明,帝鬼對於人世不夠了解,也沒有做功課,而做下的決定,雖然不是愚笨之舉,但也不能算聰明的行為。但令人意外原來是這個樣子的,帝鬼真的是從頭到尾,不論是頭髮還是腳趾,都充滿了愚蠢的氣息,就算他再僅慎,面對著不斷的獲勝,也會喪失警戒心。
 
北競王與憾天闕的戰鬥,演變成整個苗疆的動亂,削弱了國力,雙方勢力卻不是能夠一下子就可以決定勝負的,底下的人馬也為了互相的利益立場行動,敵將常勝者,貶敵軍將領有勇無謀,武將雖勇,但真正戰鬥者皆為兵士,戰爭只是兵士間士氣的一場競逐,領軍者名聲的一場吹噓。憾天闕懂得讓士氣高昂,他的軍隊受了親身的鼓勵,人數雖然少卻能夠與北競王一戰,可是人是血肉之軀終究會累的,不能保持永遠的衝鋒。
 
話說天闕阿爸的配樂真的好聽。
 
阻止了這麼多集終究阻止不了命運的進行,話說這個危機感的營造,可是說是一層一層的,並不會有突兀的感覺,從九龍變到劍影魔蹤,很清楚明白把魔世與苗疆還有中原,全部的透明化,令人看到所埋的伏筆浮出來,就會有原來如此的想法,這個舖述並不是幾集之內的事情。必須要長久的計畫,所以前面的沉悶,或不該說是沉悶,就像建房子一定打下地基,如果打的越深,自然就能夠建下堅固穩定的好房子,太淺就一下就倒塌。
 
有人學壞了……
 
最後的兩集用十二個字來形容「頭皮發麻,熱血沸騰,意外震撼」,就不知道用什麼更好的字眼來說出心中的感受,沒有想到會是這樣子的發展,雖然心中有了想法,卻是意料之外情理之內,個人對於劍影魔蹤打下了九十五分,這是連九龍變的伏筆一起打的分數,好、只能說好啊。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