戮世摩羅也就是史仗義小空,史艷文的二兄弟,史家父子眾人為了挽救他展開了行動,為了喚醒他而努力,這也是史艷文心中一直存在的苦痛,為了中原的和平四處奔波,因此犧牲跟家人相處的機會,更甚者連自己的親人也可以犧牲,就為了他心中的大義,因為他是「史艷文」。所以有能做的事情,與不能做的事情,也是雪山銀燕不能諒解的地方,造成了父子兩人的間隙,也想要透過這個機會,得到對兒子的救贖。
 
戮世摩羅淚泣:我被一直強抱,一直一直一直一直。
 
戮世摩羅的大劍,雪山銀燕的戟,史艷文的掌,三個人交纏的身影刺激又緊張,幾乎不容眨眼的空間,使用纏鬥與極近身戰的攻擊,所為的目的也不是為了殺,人生總是無奈,面對著自己拿去送死的兒子,現在又變成魔世的大將,心中的矛盾可想而知。不斷的濺血不斷的受傷不斷的攻擊,史艷文也清楚虧欠的太多,可能用一輩子也無法補償,但他願意面對,身為領導者一直以來的堅強,也是如冰面上的薄弱又脆。
 
另外一方面則是劍無極與空之軍勢歿神翼的對決,速度與刀術的對決,人類面對制空權,也就是頭上的空間,總是沒有任何的反擊之力,但是要攻擊時總是靠近,煞氣的一劍無聲大絕,又出現類似電玩遊戲停格式斬擊,被砍中後就僵住不動,不管哪一次看都非常的熱血。劍無極的武戲只能說讚,再加上他的玩世不恭態度,著實有著相反衝突的樂趣,比起銀燕他真的冷靜多了,也能夠看清局勢,不整天衝衝衝的。
 
帝鬼:被婊一次就夠了。
 
北競王與帝鬼的會談,繼撼天闕後換了另外一個說客,他們有著相同的目的就是,取得對自己更大的利益,聯合次要敵人打擊主要敵人,更有云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雙方皆是不同的君主與風格作風,各自有不同的難關與需要去做的事情,雙方的交易不知道是不是能夠談的仔細。但可以知道的是帝鬼與北競王,有著互相的了解,相對於之前的情報不同,他知道的越多,雖然損失了不少部隊,但也越來越深入中原苗疆的內部。
 
北競王:輪迴劫什麼都能接!包括之前流行的接接接。
 
銀燕的牛脾氣真想給他一巴掌,欠揍的傢伙,就連旁人看了也生氣,史艷文看似冷血無情的態度,但他是迫於無奈,他也是不想要這樣做,可總有一個人來做,這個人除了他還是他,果然打了銀燕一頓讓觀眾看了非常過癮,但銀燕的心情也不是不能諒解,畢竟是自己最重視的親兄弟。兩邊加起來就是左右為難,也是史家的宿命,身為領導者注定要為了自己所貢獻的所犧牲,而且不能有自己的怨言,早已沒有了選擇。
 
真想把銀燕拿去接媽媽不要打我的圖。
 
憾天闕不愧為苗疆皇室武學第一奇才,狠戾獨橫霸氣非常,一出場就是以壓倒性的實力震攝全部的人,再加上他的配樂,除了煞氣還是煞氣,尤其是那句誰能越過我的劍圍,喔不、是誰能越過我的胸圍,一個動作就有人死傷噴血,那個飛濺的血花充滿了美感。皇世經天寶典虛空滅的近身戰鬥再度出現,將對方的攻擊化消後,配上超級近身的攻擊,除了好看還能用什麼言詞來形容,一一打在對方的身上,然後一一的打退。
 
憾天闕:人家最愛別人在後面了。
 
要一個不清醒的人清醒,唯一最好的辦法就是狠狠的打醒他痛擊他,如果因為同情還是不忍傷害人,那傷口就會越來越深,挖的見骨為止,要治好嚴重的疾病,除了切除挖掉之外滿,沒有更好的辦法,中谷大娘與冽風濤之間的事情就是這樣子的情況,雖然不知道是不是說的是真話。但這場鬧劇總算有結束的一天,看久了真的有些厭煩,感情事並不是用常理可以解釋,唯有當事人才能理解,為什麼會有這樣子的過程。
 
冽風濤:給我閉嘴!賤人。
 
憾天闕與蒼狼之間的關係,可以說比起之前複雜許多了,自從他看到了解蒼狼很像她的母親之後,明顯就和緩不少,雖然還是有打罵的舉動,但比較像是教導的方式,很認真的解釋,跟默蒼離對待俏如來的無情奪權,有著很相同的地方,都是像獅子為了要讓小獅成長,所以親自推下山崖。默蒼離也將所有人團結起來,中原的一盤散沙好不容易變成現成的情況,並不是光講仁義愛情,必須要搭配利害希望,佐以光明的騙局。
 
大師兄對煞魔子說人家還要被綁久一點,離開了魔世之後一直沒有這麼舒服,兩個人又開始談情說愛,一個虐待狂對上被虐狂,兩個人真是天作之合,雖然打情罵俏沒有停止過,可卻是無損他們曾是師兄弟的關係,俗話說床頭吵頭尾合,吵完之後又展現關心之意。真是甜蜜蜜,你笑得的甜蜜蜜,好像花兒綻放春風裡,可是這一段關係,隨著第三者的到來,終於揭破了他們的姦情,喔不,是兄弟之情,這一段關係到底該如何結束呢。
 
殺生鬼言:換了第三間公司,結果還是經營不善。
 
中原魔世終於到了一個關鍵的時刻,雙方卻使用壓箱底的實力與方式來戰鬥,互相是傷敵一百自損八十,割喉戰的程度,被侵略的中原與身為侵略者的魔世,看起來像是大量綿羊的中原人,與似狼似虎的魔世,看起來是差距許多勝負已經定然,可局勢卻不是這樣的發展。另外則是北競王與帝鬼之間的交易,再讓事情有了更多的延續路線,他們的共同敵人,也就是默蒼離,可以都有不能動手的理由,與必須動手的藉口。
 
帝鬼看透了默蒼離的計算,於是不急著進攻,與北競王的合作之談論,也說明了魔世的失敗地方,所以產生了永久的裂痕,也沒有辦法彌補,透視了默並不是沒有弱點可尋,也有與中原徒弟之間的矛盾,沒有不能合作的對像,也沒有永遠的敵人,因為這就是政治與局勢。所謂的一方之主所要得到的,向來只有最大的利益與最小的損失,一棋一著都要準確,兩個人的心中也有了對彼此的了解,也計算著心腹之患。
 
帝鬼:魔世外面的人心機都好重,哭哭。
 
魔世帝鬼有中原默蒼離的威脅,苗疆北競王有憾天闕的威脅,但他們的共同威脅就是「默蒼離」,而默蒼離除了之上的潛伏,還有身邊最親最接近的也是敵人,計算之中還有另外一個計算,不管是隱瞞什麼事情,就算是好意,到了最後被揭穿之後,都是一樣的情況。北競王的反噬一口果然不是普通的重擊,有時候領先一著,不是就已經贏了,到最後還活著才是贏家,不管吃了多少兵卒象馬,只有拿下了將軍才算結束。
 
樵夫:我又來領便當錢了。
 
一個接著一個真相被拆穿後,蒼默離依然惡毒清晰,與北競王之間的唇槍舌戰,看起來是壞到一個的極限,原來他是個這樣的人,當群眾發現自己所追隨的並不是一個英雄,而是陰險狡詐的陰謀家,會是多麼的,好不容易建構了希望,可是希望破滅後,又會變成了一種折磨。也是俏如來面臨著內心的考驗,與成長的契機,他要如何選擇該怎麼做,一連串的打擊之後,令他終於真正的變得從燎原復生的鳳凰,不再猶豫。
 
可是接下來的更是令人不敢相信,原來他這樣子做是為了如此如此這般這般,唉、不得不說,早就知道他會有這樣子的下場,但是他沒有任何的後悔,為了就是讓中原得到真正的和平,要和平就要以大局考量,英雄會救了大部份的人,犧牲小部份的人,最後也死在大部份的人的手上。一字一句皆是金句良言,可不是沒有聽懂,而是選了逃避,有時候人想選擇,可是到了最後依然沒有任何的選擇,只能夠真正的去接受。
 
原來這就是默蒼離所想要的。
 
這兩集可真是波濤洶湧,令人的內心激蕩不已,內心戲與鬥智不曾停止,令人不斷衝擊著各種的想法,到了連前面全部貫通後,眼淚完全不能停止,就像是失去了控制,明明沒有任何的煽情與狗血,看完後深深的嘆一口氣。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