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命的對決又來了,就像是苗王與藏鏡人,憾天闕與戰兵衛兩個人過去曾經是最好的兄弟與朋友,可是卻因為一些不為人知的原因,讓他們的關係破碎,雖然不清楚他們兩人之間發生了什麼事情,相信跟憾天闕被關了數十年的原因有關,也難怪會這麼的恨他。憾天闕表面上看來兇殘霸道,卻是被背叛之後才造生的性格,可以說是蒼狼的翻版,從天真到狠毒,經過好長一段的鍛治,才有了現今的他,就是憾動苗疆的天闕。
 
魔世正面入侵苗疆,不只是中原受他們的毒手,到現在他們的兵力還沒有完全從異空間遷出,所以只能派出最簡化的人力來進攻,就像是七軍勢先鋒,也沒有取得現今的情報,所以一直都在試探打游擊,並沒有展開全面的攻勢,帝鬼也意不在這裡,目前還算是熱身。北競王對於魔世的態度,在他的芒刺在背,所以曖昧不少,蒼狼與憾天闕就是他的芒刺,而魔世則是虎獅,中原則是狼狽,所以應付的手法也有在不同。
 
七先鋒根本屁孩。
 
魔世二方面的進攻,也在於他們沒有取得任何關於苗疆的情報,所以吃了不少虧,畢竟他們只有熟悉中原的人,不清楚對方的底細的兵力,使用何種戰法及戰將有誰,導致一直吃了悶棍,沒有什麼太大的進展,但他們也沒有損失任何的大將,只死去少數的魔兵而已。還不知道魔世真正的實力在哪裡,這也是一個值得注意的地方,比起一出來就大殺四方無所披靡,這樣的安排雖顯得不夠激情,卻讓劇情上的厚礎打深不少。
 
由愛生恨的女人最可怕,因為被愛情蒙蔽了雙眼與思考,中谷大娘茹琳就是這樣的例子,面對過去的愛人身邊的女人,一個也不想放過,也不想聽別人的解釋,俗話說忠言逆耳甜言毒藥,面對思想扭曲的人,你要將他導正到可以為正常人的地步,根本是天方夜譚。還有冽風濤明明可以說清楚明白,卻不肯解釋,真是很讓人無言,造成後來的麻煩,茹琳的一連串行動,這段的劇情也真夠令人覺得厭煩,早點結束比較好。
 
馬的、講一句她是我妹妹,她是路人甲,有這麼難嗎。
 
默蒼離的激進不知道是為了什麼,也讓俏如來擔心不少,兩個人的關係也始終無法親密,他的戰計儼然表面是縝密牢靠,卻是根本不需要的,但裡面蘊含的心理戰術,看來是跟之前的亡命水、羽國誌異,還有羽國之戰有關係,最後雖然獲勝了,可是被人驅趕追殺。面對著一波又一波疑問,相信觀眾也一樣跟俏如來相同,雖然能夠知道其中的一些奧妙,加上過去的計策與智謀,相比之下根本不算什麼戰略,摸不著頭緒。
 
俏如來:看見師尊撿橘子的背影,真是模糊不清。
 
劍無極與雪山銀燕和風間始與霜,終於會面了,解釋了一些劇情的迷惑,可是也增加了不少謎,像是櫻吹雪到底是誰,他們原本以為是西劍流四天王之一的天宮伊織,但是越講越不知道是他誰,還有蒼狼爭奪王位的事情,終於清楚北競王的真面目,毒過毒絲本。銀牛果然是銀牛,橫衝直撞不懂人情世故,人家霜明明對他有好感,可是他一點也不了解女孩子的心事,令劍無極氣到不行,面對史艷文的態度也跟以往一樣。
 
銀燕雖然衝動,但就是他的性格。
 
重感情的人往往會被感情左右,可是矛盾的是人卻無法擺脫,完全能控制感情的人,也是一個無情無義的人,我們總怕相信別人,最後被背叛的人自己,卻又希望有個能夠完全相信的人,憾天闕與戰兵衛兩個人的關係不淺,也曾有為對方兩肋插刀的義氣友情。苗疆過去的王權之爭與現在的王權之爭,歷史不斷的重演,苗王與天闕,也因為對身邊的人開始產生任何的懷疑,才有了藏鏡人被識破身份之後,被追殺的情況。
 
假假魔之甲的製作者好帥啊。
 
面對中原戰力不足的情況,使用了極端的手段,默蒼離的計策太過無情狠辣,無論如何也看不出戰勝的方法,可卻是目前唯一的手段,卻讓人想到接下來悲劇的後果,如果勝利如此慘重,卻又非贏不可的話,那該如何下決定,讓跟隨他的徒弟俏如來憂心,面對著不安感攀昇。帝鬼的統御手段,果然是沉穩不慌,面對著中原苗疆的反擊,他並不緊張,因為他清楚兵法的原則,知己知彼才能夠真正的戰勝對方,急燥只會誤事。
 
帝鬼:吾雖不畏戰,何需急戰。霸氣十足。
 
魔之甲背後的黑手,也就是鋒海的主人鍛神鋒,看來曾經與北競王有一定的協議,看來又是一段新的劇情,並不是那麼的單純,愛恨情仇恩思怨怨,總是斬不斷,與過去數千年隱藏的在始皇帝身邊輔助的人,也有著一定的關係,彼此相連纏糾不清。同時北競王也有了新的動作,正面針對憾天闕,種下了懷疑的種子,兩個人的身份都是苗疆的皇族,面對著皇權的鬥爭看的一清二楚,無情絕義,也曾經或是現在輝煌一時。
 
北競王:可惜不能把天闕列為後宮了。
 
蒼狼的存在也代表著苗疆的不穩定,因為他是正式的繼承人,隨時能夠登高一呼,號召苗疆的軍民跟他一同作戰,身邊還有驍勇善戰的皇族親衛,曾經的戰神憾天闕,無一不是隱代的暗流,所以他之前為了誅殺王子,卻又不能被人發現,所下的功夫也是危險萬分。北競王的武戲非常的精釆,與皇軍族護術之間的交擊,展現他柔韌的太極功夫,以柔剋剛游刃有餘,遊鬥三人猶能夠一一返擊回去,加上特寫果然是絕世高手。
 
皇世經天寶典輪迴劫破乾坤好帥氣。
 
在中原方面的描寫也相當仔細,像是小兵路人中原俠士對於俏如來的懷疑,還有默蒼離的計謀深信不疑,因為他們知道對抗魔世有了希望,凝聚了士氣與熱血,殊不知道要面對悲慘的命運,利用人性的弱點與強項,才能夠真正的戰勝魔世,不然一盤散沙的中原誰也無法面對。囚禁梁皇無忌的小變態煞魔子,不斷遊說自己的師兄,回來他們真正的家,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可惜大師兄是一個硬骨頭,寧願被虐待,也不要答應。
 
當年中原為了封印魔世,所以建下了萬里邊界與鎮魔龍脈,兩者只要毀掉其一,魔世的修羅大軍就可以來到了中原,也說了一些過去的事情,讓梁皇無忌明白了不少,看來他過著被吊起來的生活,還覺得非常的自在,搞不好他是個徹底的被虐狂,師妹真懂啊。還珠樓的女殺手還真是韌命,被人撿走之後還可以得到救治的機會,這也是金光一個很令人欣賞的地方,不隨便讓角色死,串場的劇情出現,令人看了生氣。
 
萬雪夜:哼、人家人家,才不是想見獨眼龍呢。
 
冽風濤還真是罪孽深重,被一個瘋狂的女人給愛上,恐怖情人比起任何壞人還恐怖,他們會想盡任何方法來發洩自己的感情,並且不管任何的後果,會不會傷害到別人,話說這段劇情,鳳蝶可以說是躺著也中槍,被自己的大哥所陷害到。帝鬼對於情報的要求,可以說是吹毛求疵,這也是一個最高領導人該有的手腕,不應該衝動行為,明白隨便一個舉動都是不只是幾百人的死亡,但也不能什麼也不做平庸毫無作為。
 
燕駝龍現在唯一的功用,大概就是魔世情報大宗。
 
帝鬼非常的霸氣,面對中原人的反擊,了解他們的情勢,再施予適合的戰策,比起炎魔幻十郎及苗王,他的手段可以說是更勝一籌,他不猜疑,他不殘暴,但是該下的戰略也不會有任何的猶豫,必要的犧牲也是帝皇該為之事,所以他不會有婦人之仁。魔世逼的中原苗疆合作起來,兩方面的戰爭一觸即發,因為唇亡齒寒,沒有了嘴唇,牙齒也會非常的寒冷,除了單純的因素之外,還有內部的種種原因,中原的散沙一盤,苗疆的皇權之爭。
 
這兩集大致上都是描述兩方面的暗流,像是苗疆就側寫了不少,關於皇權之爭的過去與現在,像是每個人都有過去的事情,還有現在的發展,節奏上有點慢,喜歡看武戲的人會認為無聊吧,但是文戲一樣好看,下兩集的大戰役是全面開打,看起來是非常過癮。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