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洩洩指叫」正是將對手的氣勁洩卸,加上用指功洩去身上死氣,讓對手吸了死氣大所影響減弱功力,只見王精瓶的佛氣不斷從他的身上快速的洩去,卻是越來越慢,只見王精瓶沉然一蹲,運勁切除連結,大喝一聲之後縱然飛到立法院的天花板,不見身影。
 
「米粒之珠也敢放光」王精瓶的聲音從上空傳出,只見他手拈蓮花法指,再度變化成大金剛輪印,先吹散馬鷹久的死氣後,凝聚一股不可小覷的氣功,「臨兵鬥者皆陣列在前」唸完九字真言之後,如果佛道神明降臨的神氣由上往下擊馬鷹久,馬鷹久身上的衣服短褲被此招吹的四處飛揚。
 
 
 
此招正是「力法怨長」先用佛門的佛力化解一切敵攻氣勁,再轉以道門的法氣結合,接著再用氣懷怨恨的魔門心法直擊對方,可謂是佛道魔三身的絕招渾為一體,前無古人後無來者,連銷帶打將洩洩指叫淪後利用反擊的招術。
 
鷹久眼見精瓶來勢洶湧,在來不及反應的情況只得運氣於手,全力抵擋力法怨長的驚人攻擊,王精瓶的雙掌與馬鷹久的雙掌交擊,王鷹久因為王精瓶蓄滿氣勁,加上以上壓的優勢,所以腳陷三尺,整個人像是瞬間變矮了一樣,王精瓶的攻擊卻沒有停止的時候。
 
只見馬鷹久嘴角流出鮮血,顯是因此招受傷,大笑道:「要我命還早!」異變產生,口吐血箭蘊含氣勁噴向王精瓶的面門,只見他用靈活的身法瞬間後退,飛到了立法院的後面,險險避過此招,雙手負後望向了馬鷹久,一派悠然自得。
 
「是你逼我用此招的」只見馬鷹久的死氣消散回歸自身,雙臂不斷的變色,儼然是將傷勢強行壓下,佈滿了奇異的氣場,與「符冒邪藝」的死氣相同又相異,兩種氣勁互相排斥,又彼此的結合,只見一手黃色一手藍色的他,逐漸變成了半邊各是黃藍的顏色。
 
王精瓶自從一招得功之後,便沒有貪功冒進,他在傷了馬鷹久之後,發現對方的體內有著他無法理解的氣勁,所以小心為上,也暗中蘊凝自己的絕學「關梭夷雲」佛道魔之氣不斷穿梭在體內的孔穴之中,發出了摩擦的聲響。
 
俱說這是千年前的關羽受伏死後,劉備替他報仇的夷陵之戰眼見戰況不利之下,眼見浮雲飄過,心懷憤慨之下創立了此招,最後果然兵敗還病亡,在其後人不斷傳承的情況下,變成了融合關羽與劉備兩人一身絕學的奇招,在南北朝達摩入中國時,更見此招大有可為,於是將他改良成佛門武學。
 
「酋奠雙掌!」只見馬鷹久各半身的顏色像是脫離了他的身上,往王精瓶四周圍襲擊而來,酋則是酋長,也就是古代民族所稱的一族之長,奠則是奠儀,代表著死亡,酋奠就是以皇家的龍氣賜予死亡,是他自創的武學之一,不曾動用過,可見得王精瓶深為之高深遠超過他所預料。
 
兩人再度正面交擊!「關梭夷雲」對上「酋奠雙掌」兩招驚世之招,一時間白光大作,睜目不見四周,直到了數秒之後才見到他們的身影,王精瓶與馬鷹久則是髮鬚皆立,臉上露出猙獰的表情,雙掌皆是冒出燒焦的煙霧,可見得剛剛的交擊讓他們耗盡了體力,
 
平復了一會之後,兩個人沒有任何的攻擊與行動。
 
王精瓶,先笑道:「皇上莫非耗盡了體力。」
 
馬鷹久嘴角微揚,露出不屑的神情道:「不妨試試。」
 
立法院外只見五人同立,他們顧守在法院大門之外,一動也不動,不理會路人們的吵鬧聲音。
 
 
 

    文章標籤

    王金平 馬英九

    全站熱搜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