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詞:齊秦
作曲:齊秦
 
我是一匹來自北方的狼 走在無垠的曠野中
淒厲的北風吹過 漫漫的黃沙掠過
 
我只有咬著冷冷的牙 報以兩聲長嘯
不為別的 只為那傳說中美麗的草原
 
 
一開始以吉他的獨戰為開頭演奏,還有齊秦那空靈又孤傲的嗓音,雖然沒有什麼高音或是驚人的表現,卻相當的符合這首歌的意境,搖滾樂團的配置,加上歌聲就有如在大草原上,面對無垠的荒野,空曠的大地,還有狂風呼嘯而過,冬天到了甚至叉飄落了下去。淒涼又沒有其他的同伴陪同,只有自己可以依靠,可是卻有時感覺到有一絲的孤寂,只能夠咬著牙苦撐,這是身為孤狼的宿命,是天地間無法改變的事實。
 
整個歌曲的編曲是相當的緩慢的,節奏的間矩拉的非常大,就像是把整個時間給拉長了,卻不會感覺在拖時間,還有淡淡的冷漠氣息,足以令人聽了之後清醒不少,原來是這樣子的兇悍,因為其中樂器配置,也是相當的講究,能夠聽出相當程度的用心及獨具匠意的演奏。就像是隻荒野的孤狼,牠為了生存不得不跟獵物展現生死之間的戰鬥,如果不吃就會餓死,但如果去捕食也有可能重傷死去,生命對牠而言是相當嚴格的。
 
雖然拉長,可是在某些時間卻又緊集的馬上緊縮起來,製造出一種不同的緊張感,像是再說這個宿命,就像是人生中所遇過的不同戰鬥,鼓與吉他的配合,也彷彿宣告著或許活著本身,就已經是一件孤單的事情,你不渴望任何人來了解自己,但是有其堅持要做的事情,才是活著的動力。高低差的對比,這樣子的編奏也讓耳朵在每一秒都充滿了新鮮感,尤其是爵士鼓的落點與敲擊,像是打在心臟上,頓時跳動了一會。
 
不為別的拉長聲,還有只為了傳說的草原這幾句,明明聽似簡易的技巧,或者說是很普通,但是聽起來就是有著特別的韻味,還有在一些天然咬字,皆賦予唱出來的感覺與他人的相異之處,一開始的我是一匹來個北方的狼,走在無垠的曠野中,漫漫的黃沙也是。最後面一分鐘的樂器獨奏非常的過癮,在那個還算保守的年代,很少有歌手敢這樣做,這樣他真的走在叛逆的前頭,多半都是以歌聲為主,而樂器演奏為副。
 
歌詞也非常的有涵意,別看只有八句,就以為無法解釋其中的意思,事實上把狼這個生物,生存的手段與牠所面對的現實,全部都提出來給大家看,像是我是一匹來自北方的狼,北方的大草原聽說是如果要看太陽完全昇起,需要很久的時間,多麼的遙遠及不見人煙。我只有咬著冷冷的牙,報以兩聲長嘯,不為別的,只為那傳說中美麗的草原,狼經歷過了那麼痛苦,就是為了美麗的草原及肥美的獵物,才能夠活著。
 
招牌的耶耶聲也是齊秦獨特的唱法之一,可以聽見他高亢又清亮的嗓音,非常的過癮,一直都是這樣子的唱腔,但後來也有漸漸的改變,他的年少輕狂有著不同的聲線,一個歌手靠的不只是技巧唱法,還有他的特質及人生經歷,他也是曾經大起大落的人,入過少年監獄。自然與他人有相當大的不同,像是想法與編曲結構,小到觀察力的仔細,狼自然是能夠表達他的想法,最適合的動物與形容,或許他當初也是這樣想的吧。
 
簡單的歌詞配上高昂的搖滾樂團配置,很難想像這是一首一九八五年的歌曲,就算拿到了現在說是新專輯裡面的歌,也絲毫不覺得有任何的奇怪,因為狼是這麼的超越時代,二十多年的今天,還是能夠見到新意的出現,到底什麼是經典,有一百個人自然就有一百個意見。可是經典之所以是經典,就是因為他不論多少時間,都會有人拿出來聽,甚至重新演釋,對歌曲至敬,表達一種誇越時間的流行,不論何時都是。
 
每次聽都覺得這根本是自己的主題曲嘛。
 

    文章標籤

    齊秦

    全站熱搜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