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末年,政權腐敗,百官如狼,百姓水深火熱,古財閥勾結共同剝削財產,掌握政權的果冥黨,依然不知人民的痛苦,身為反對政權的冥禁黨,共同把持國家的政治與經濟,兩方面的惡鬥不斷,其中果冥黨中最厲害的兩個人物,雖然是表面上毫無動靜,卻是面和心不和。
 
雖然是同一黨派,但是果冥黨也有很多不同的派系,最大的勢力在皇上馬鷹久周遭之中,連東廠都在他的手中,另外第二的勢力在於懾政大臣,號稱立法大老的宰相王精瓶,這兩人雖然有多次的合作,但是權力的來源往往都是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酣睡。
 
首先是皇上馬鷹久,自小便學習一種邪惡的武功,渾身散發死亡的氣息,據說他家族傳下的絕學,每一代只有一個人可以修練,因為這死亡之握的絕學,不只是江湖中所傳的毒砂掌那麼簡單,而是將馬家歷代祖先的靈魂,與被其死亡之掌殺死的陰魂,全部濃縮在掌內。
 
聽說直接現在,被他的手握過摸過碰過的人,幾乎都死於非命,只有少數的人重傷存活,可見得恐怖之處,另外加上死亡之握的內功加持,可謂是人擋殺人佛擋殺佛,也因為他坐上了皇上之位,執掌全國朝政,無人不敢尊從他的號令,因為只要一握就會升天。
 
因此武林中人都尊稱他為「死亡之握」。
 
 
另外則是掌管法政的立法宰相王精瓶,國家任何的財政與政令,都要經過他的手上,可見得權力多大,外表雖看似和氣好相處,但是其下手絕對毫不手軟,其武學修為可說是深露不遺,因為一般而言他是能不出手,就一定不出手,所以見到他出手的機會稀少。
 
平常修練佛法極為高深,任何的佛門絕學到了他手上,都變成了一門絕對的殺招,自小便打遍少林三十六房,最後連方丈與戒律院長都敗於他手中,對於敵人殘酷的模樣,曾經不只嚇死多少的高手與好漢,卻能保持心平氣和的模樣,就算身上染滿了別人的血。
 
所以江湖中人都叫他「邪心魔佛」
 
 
一個人要拿回權力,一個人則要保住權力,兩個人的衝突一觸即發,相約在名為「立法院」的議政宮殿裡面,平常這是全天下與皇上討論朝政的地方,莊嚴無垢,兩人不帶任何的侍衛與手下,以武功一決勝負,勝者能夠變成權力至高者,敗者則是滿門抄斬。
 
兩個人從不同的入口,走進了立法院之內,望向寵大又充滿各式桌椅的現場,馬鷹久一派輕鬆,雙手環抱的走下,王精瓶則是與平常相同滿臉的笑容,走到中間時,才相望彼此,眼神猶如實質的火花激射對方,數分鐘之內,眼神相對之下沒有離開。
 
「你來了!」馬鷹久伸出了雙手於臉前,看著望著陰鬱死亡氣息的掌紋,與不斷冒出的黑氣。
 
沒有任何回答的王精瓶則是笑的更濃,佛光普照,現場像是大千世界般,晉昇於極樂世界之中。
 
「我等這天,等的好苦好久好倦,想到這死亡之握,可以讓我得到你手中的權力,就不由得讓我大笑一場」馬鷹久的語氣雖然冷淡,但是其瘋狂的神態,足以令人心驚,他用手靠著的桌子,瞬間枯萎化為灰燼,什麼也沒有剩下。
 
「不只你等,我也等了很久,這次就讓我們做了解吧」沉默了半晌之後,王精瓶才終於答話,只見他雙手合十,做出拜拜的姿勢,儼然如佛祖般的氣勁,散佈在他的四周,就像是壓過了馬鷹久的死氣,如果當場有看者見到,必定跪地膜拜。
 
雖然看似王精瓶的氣勁壓過馬鷹久,可這卻是武學上的差異,並沒有誰強誰弱的分別,因為馬鷹久的死氣是內斂收縮,卻王精瓶的佛氣則是膨漲外擴,兩者相異的狀況,都表示了他們各自的武功修為到達了一個極限的地步。
 
 
緊張緊張緊張!刺激刺激刺激!恐怖恐怖恐怖!懸疑懸疑懸疑。
 
邪心魔佛王精瓶要如何應對馬鷹久的死亡之掌呢!?
 
而馬鷹久面對從來沒有展現真實武功的王精瓶,該用何種方式決鬥!?
 
預知詳情如何請看下集。
 
「佛掌對死握」
 
 

    文章標籤

    王金平 馬英久

    全站熱搜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