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道的上中下路皆被攻擊,魔世的兵線不斷推進,讓中原這方的經濟大差,只能在塔下吃兵,山之軍勢七重巒對上邪馬台笑與天海光流毫不遜色,用的是老練的棒棒與跟臉皮一樣厚的盾,所帶的魔兵每一個都是超級小兵,硬的跟什麼一樣,普通的攻擊根本打不動。以力氣鬥力氣的場面真真令人感受到,只要放鬆一刻就能失去了性命的壓迫,隨著集數的前進,魔世七先鋒也一一現身,但是帝鬼的戰略究竟是什麼。
 
史爸表示好久沒有登場了,特地出現耍帥一下也不為過吧,誰叫人家這麼英俊呢,什麼妖魔鬼怪都要被打爆,這根本不是帥簡直是帥爆了,還學會了弟弟的嗆聲,展示了從殘廢復活的神釆,這一點魔還不算什麼,來十個就打十個,朋友順啦,劫丟系礙呆玩啦。萬雪夜與炎之軍勢炎饕餮對上,這是場冰與火的戰鬥,直接到達冰火九重天的境界,一方面要忍受炎熱,另一方面要忍受寒冷,相反的極瑞像面鏡子。
 
帝鬼:我的戰略就是,每一個軍勢都出來透臉,然後領通告費。
 
除了中原之外,魔世的空之軍勢歿神翼也殺到了苗疆,一場全方面的戰爭就此展開,就算北競王不想要插手,也不得要幫助中原,歿神翼則是嗆說,現代的科技已經是立體畫面,為什麼你還在平面媒體,根本是爛透了,時代進步,你們也要跟著進步好嗎。從這邊的設定與劇情,就能知道魔世種族的其中一個特性,就是狂傲驍勇善戰,對於本身的能力具有自信,不屑使用小手段,並且享受與敵人的對戰,血腥與殺戮是生活。
 
大祭司這角色開始描寫他的個性,對於自己的失勢依然不會埋怨,可以說是一個有能力又可以信任的人,處世和緩,也沒有任何的野心,被替代了國師之位,為了也不是自己的權力,而是苗疆,因為他知道自己的預言從來不會失準,還是做自己的事情。藏鏡人與狼主雖然身陷致命危機之中,可是總算拿回自己的一條命,但應該有很久的時間不會出現了,這樣也好,所遇到的新人物與新組織,目前還是一片神秘。
 
「你就是我一直在尋找的蝴蝶袖嗎」冽風濤像個痴漢不斷糾纏鳳蝶,然後嬌喘一聲倒在她的懷中。
 
魔世禍亂中原的描寫是很仔細的,關於疏散民眾,中原與苗疆之間的合作,還有透露消息給不知道現況的人,也有人詢問於俏如來要如何加入反抗的行列,雖然只是簡單的幾幕,卻能夠看出對於情勢發展的簡單手法,不用什麼大場面或是說的多嚴重,用畫面給人看才知道。苗疆目前最大的隱憂,在於北競王的篡奪與正式皇儲蒼狼王子之間的生死,如果蒼狼不死,因為他是第一順位的繼承人,所以自然能夠明正言順的登位。
 
「沒有人承認的事實,就不是事實」蒼狼的心境與轉變著實令人觸動心緒,他原本就是養尊處優的皇族,沒有見面太多的人情世故,加上個性善良單純容易相信他人,所以在應變上非常的不足,一旦慌了手腳之後,根本不知道要怎麼做,也難怪苗王的心狠手辣,因為皇權鬥爭是不容任何感情的。為了替自己的父王報仇,所以立下奪權的想法,被始與霜救了之後,才知道以前的自己是那麼的愚笨與天真,就像做了一場夢後甦醒。
 
銀燕:其實我愛的是劍無極,但霜也有點喜歡。
 
默蒼離與史艷文,還有俏如來,這三人的文戲也非常的有意思,因為史艷文的處理風格與長久歷練下來的智慧,是任何人也學不來的,雖然他一直以仁處世,可是也會權衡目前的情勢,該做的事情有什麼,不該做的事情又有啥,實際上的狀況能夠做什麼。默教授則是痛罵俏如來一頓,直接將他罵醒,叫他知己知彼百戰百勝,不知彼而知己而勝負難分,不知己也不知彼則是一定會輸,想要反攻目前根本沒有任何的勝算。
 
俏如來太仁慈,所以需要不斷的磨練,這是史艷文及蒼默離看在眼裡的優缺點。
 
默教授的身份是什麼,過去又是什麼,其行事手段又是怎麼形成的,這也是令人好奇的一點,對於局勢的分析非常透徹,可以說是為了勝負不擇手段,看似絕情絕義像是惡魔般的計謀,也能夠使用下去,但為的是救更多的人,有時候為了救大部份的人,只能犧牲小部份的人。但能夠下定決心犧牲這些人,需要多麼大的勇氣,還要被其他的人當成一個絕世惡人不被諒解,但這些也考慮在內,不把他人的想法給納入更困難。
 
這山大王還不算笑,偶爾出來放鬆一下也好。
 
沒有了權力的皇族就什麼也不是,蒼狼王子面對著難堪只有暗自吞淚,得勢時有一堆人等著討好吹捧,失勢時每一個人都要踐踏你,權力就是這樣子的東西,對於殘酷險惡的現實,就算不願意面對,也只能被痛打之後慢慢的清醒,知道他所不知道的現況,並不是那麼簡單。北競王以前的溫柔與善解人意都是假裝出來的,有時候柔情也是一種毒藥,令人服下了還不知情,等到中毒的那一刻才能夠清楚,到底吃中毒了什麼。
 
劍無極與雪山銀燕對上幻之軍勢玄影與雷之軍勢角龍,不同屬性與特性之間的戰鬥,展現出不同的風釆,像是角龍的雷電轟轟,還有玄影的光學迷彩,面對著之前數個月的修練,他們展現出自己的成果,銀燕變得冷靜又懂得分析敵人,劍無極則懂得面對不明的敵人進行有效的攻擊。術之軍勢燄魔子對上苗疆陽部陽九昊,果然是擅長咒術之間的戰鬥,一時間令人心眩神迷,尤其是燄魔子與手下共同使用攻擊的法術。
 
中谷大娘與冥醫杏花君之間的恩怨糾葛,看來真的沒有那麼簡單,也曾有為一段轟轟烈烈的感情,愛深恨也深,因為一個關鍵的物品亡命水,當年使用了之後,讓他們非常的後悔,卻又不得不用,就像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如果要墜入無間,那就第一個進入,這也是蒼默離最後的手段。蒼狼的弱點太過明顯,除了不懂世事之外,不知人心險惡,所以一直處在危險當中,多年計謀的奪權,讓北競王的權力越來越穩固。
 
「吾帶來屍山血海天劫地難,吾帶來魔禍人災神嘆鬼患,吾帝鬼、一統人魔兩界」輪到魔世這邊第一次的文戲,七先鋒碰面之後互相嘴砲,罵對方的痛處,不如表面上的那麼團結,像個彼此競爭的夥伴比較多,不過權力鬥爭本來就是如此,帝鬼果然是頭目級的角色。連登場也那麼酷勁,手上拿的兵器也是,讀著手下所帶來的戰果,分配所有的任務與大局觀念,不說任何的廢話,並說出自己沒有能力,不隨意責罰的氣度。
 
帝鬼果然是領袖,懂得鼓勵手下的士氣,並不像炎魔幻十郎只懂責罰。
 
小蒼狼還真是慘,不管到哪邊都是只有悲慘的遭遇,在人性方面有深刻的描寫,人情的冷暖,這個世界本來就不是那麼簡單,以前的天真也慢慢的消失了,他清楚的知道,在威脅利誘的情況下,有多少人能夠保持原本的樣子,但一切變化之後,他們的真正的內心才會浮現。俏如來也同樣對於現實的殘酷,有著相同的覺醒,他想要救魔世周遭的人,可是兵力不足無人可用,所以也只能等魔世浮現所有的弱點之後才能滅敵。
 
冽風濤:我夢中遺失了蝴蝶,所以簡稱。
 
苗疆最大的陰謀者北競王,果然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偽裝者,從小時候就開始展現一臉無能的樣子,令其他人對他沒有任何的防備,如此重的心機可他終究是人,怎麼可能無情無義,對於過往的舊人還是著一定程度的懷念,只能在沒有人的時候才會道出真正的心情。冽風濤與鳳蝶之情,雪山銀燕的矛盾與劍無極的開解,還有俏如來對於邪馬天海的歉疚,每一段感情戲都有真誠又不做作的投入,令人看了之後覺得心弦瞬間被震動了一會。
 
每一條主線都有其明確的目標,卻又不覺得分開看會覺得莫名奇妙,像是蒼狼被北競王的手下們所追殺,還有魔世要侵略中原取得資源,中原為了防禦家園開始動員起來,三方面互相牽動彼此,遇到問題之後的反應,也確是有每個角色自己的見解,下兩集又是熱血啊。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