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末年政府腐敗百官貪污,各種內憂外患紛紛到來,像是白蓮教義和團藉由神功附體蠱惑民眾,利用宗教當成他們最好的武器,還以為個個刀槍不入水火不侵,中國人迷信的那一套展露無遺,他們視任何現代化的產物為妖物,也代表著不進步的黃人。還有想要推翻滿清政權的革命黨人,以及依然效忠的政府官員,這樣複雜的情況下,不論是哪一方面的中國人與外國人,都一同歷經這動蕩的世代,沒有人能夠平安渡過。
 
滿清官員明知道白蓮利用愚民的手法剷除異己欺神騙鬼,並且仇視任何開明的想法,可是他們沒有力量同時對付那麼多的敵人,只好用他們來對付洋人的勢力,這些外國人雖說部份是想刮分中國,但是其中也有好人,不是中國就是好外國就是壞,打著扶清滅洋旗號。納蘭元述在風雨飄遙的情況下臨危受命,只能夠見一步行一步,因為滿清就像一個行將就木的病人,出氣多入氣少,無論怎麼治療都不會好,只能夠看著他死去。
 
黃師父你好壞啊,趁人家要睡覺的時候來
 
追查反對政府的人是他們的責任,就算是上面的官員不知人間疾苦,下位的民眾不信任官府,也要堅守職位,因為這是他的使命,也許有人會想說這樣的朝廷,不應該跟隨下去,可是一個人如果可以輕易的改變立場,那他也只是一個見利忘義的奸巧之徒。納蘭元述在衙門中舞布棍的樣子,顯視出他是名文武雙全的官員,與黃飛鴻初次的以武會友,兩個人打得非常激烈,彼此都有好感,可以說是英雄惜英雄,好漢對上好漢。
 
「百姓是官的衣食父母沒有錯,本官空有一身武藝也獨力難支,真是慚愧」他也不像那些只會說漂亮話的官人,以官府的角度有很多事情,不是想做就能夠做的,就像他們必須派出保護外國人的大使館,被視為洋鬼子的走狗,可這是國家與國家之間的事情,政治的角力與玄詭令他無所事從。白蓮教的教徒跟中國人都仇視洋人,官府因為戰爭失敗割地賠款,納蘭元述想要做好手上的事情,也無法如情所願,盡人事聽天命。
 
他代表不只是自己,還有那些同樣身為中國人的官兵們,不是每個為滿清服務的人都無血無淚,我們當兵的都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當他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也有了覺悟,面對著諸多難題,只能夠以華制華的手段,來剷除亂黨,用白蓮教來對付英國人,就像滿清的焦頭爛額。四處搜索革命黨並且殺死洋人,一切都是為了官府,並不是私人的利益,面對孤兒寡婦依然肯付出心力照顧,看起來雖然是跟主角敵對卻是有自己的正義。
 
這根軟趴趴的我能讓它硬
 
在先後去除大患的情況下,以大批的官兵加上洋槍,追捕到了眾人,納蘭元述孤身與黃飛鴻一戰,堪稱武打電影的經典面,四門棍法與佛山棍法的對打,利用窄小的地型四處都是雜物,被限制了走位與行動,長棍用來破壞攻擊,接著變成了兩截短棍,互相對擊,不給對手任何的喘息空間。一邊有東西掉下去,還要注意利用環境來回擊,最後在小巷子之中是剛與柔的對決,納蘭元述以布成棍成鞭的表現,最後戰死卻是英靈永存。
 
熱血的男兒本當保家衛國,可是國家已經千蝕百孔要如何盡力去救,對於國家的愛本來就是種近乎精神面的信仰,如果有人毀滅了這樣子的想法,要軍人如何保護自己的國家,可是處於對滿清忠誠的立場之下,要如何選擇都是兩難,最後只好變成了愚忠,無法改變這個局勢只能跟著前進。納蘭元述身為清朝官員,明知不可為而為之,很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國家,已經沒有救,個人的力量不足以改變一切,只能夠該做的事情。
 
一個戲份不多的特殊反派,卻引起很多的想法。
 
 
我們功夫再棒也敵不過洋槍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