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陣子經過一處宮廟,那邊有很多蔭涼的大樹,住了不少的鳥兒,結果想不到卻被修剪到只剩下光禿禿的樹幹,看起來非常的難過,而且是沒有必要的,樹長在空地中間完全沒有阻擋到任何的地方,卻不知道為了什麼讓樹與棲息裡面的動物們,全部受害。原本可以讓信徒還有民眾於樹下乘涼的情景,也不復存,重點還在最炎熱的夏天做這些事情,想破了腦袋還是想不透為什麼要幹這些事情,不知道樹的成長不易嗎,尤其是城市裡的樹。
 
裡面提到了一個觀念,就是樹枝樹葉等於是樹木的手腳及主要器官之一,如果把這些都剪掉去掉,就等於殺傷它們的手腳,有限度的修剪是很好的事情,因為長的太茂密對樹的生長也有些不利,所以會自動的掉落樹枝與樹葉,以及維持自我的生態。但往往城市裡的樹,都面臨了生離死別,如果太過就等於是在謀殺樹木,用人類的立場來想想,如果有人把你的手腳給砍斷,那你還能夠好好的活下去嗎,不可能的事情啊。
 
雖然說樹木長太茂密有可能會造成附近住戶及行人的不便,在颱風天還有風速大的時候,有可能危害用路人,但好處遠超過壞處,以安全的理由修剪,事實這一點也不安全,還是多餘的動作,如果只是簡單的修一下還沒有關係,重點是這些人的動作都是粗魯又不顧安全。裡面的專家就說樹的枝葉等於是它們的器官,無論去除掉哪邊,不只是手腳而且還是重要的器官,修剪的太長與太短都會變成樹木的死因枯萎。
 
「保護樹木比重新種植還要有效率以及重要」也許花了並不是他們的錢,所以粗魯省略不甚去管,也沒有人去反對他們,所以搞死了再換一批就好,可是這樣子的情況下,要種植樹木的本意早就沒有用處了,甚至還製造了一堆死樹要回收,無謂的施工手法太多。像是裡面所提到的,用割草機來修剪樹下雜草,結果打傷底下的樹皮枝幹,把主幹的樹皮整個剝掉,主幹只要一出問題養分輸送就會出現問題,所以容易枯萎。
 
看見一堆光禿禿的樹,就覺得很難過,有些樹的鐵框還有塑膠繩都沒有拿掉,這些原本一開始施工完後就要拿掉的,因為樹木會長大,可是在草率的收工之後就這樣放置,直到樹木被壓迫到有問題,導致壞死,出現一些奇奇怪怪的生長方式。其實有標準作業的方法出現,但在官員與廠商的不專業干預之下,他們也沒有請教關於了解樹木的專家學者,所給予一些不會傷害樹木的修剪移種方式,只是用自己的想法去做。
 
草率的政策以及錯誤的政策,老是讓這些樹木活不到數個月,又要換一批新的樹來種植,還有一堆最錯誤腐朽的觀念,就是這些官員公家單位以為,把這些樹枝全部修剪掉就會比較安全,但其實沒有樹枝的樹反而更加危險,因為會腐爛倒下,加上一堆有問題的修剪方法,讓樹容易倒下。有些樹從來沒有安全問題卻被迫剪掉它們的枝葉,原本沒有問題的樹就變成了有問題的樹,有了傷口就讓一堆細菌從傷口進去導致壞死。
 
一堆十幾二十多年的大樹,甚至是數十年百年的老樹,就這樣被政府官員及施工單位給傷害,最後只剩下空空的外殼,裡面就慢慢的腐爛,直到樹木死掉為止,原本修剪的傷害加上自以為是的外科醫治手法,常常讓它們二度傷害,本來健康的樹木就這樣慢慢的死掉。最無言的例子就是,為了道路擴寬等因素,所以將百年的巨樹給砍掉,種植新的樹木,也沒有好好的種,就隨便種一種,存活到的不到一半,還會慢慢死光。
 
坦白說筆者對於樹木是很感情的,因為在樹的旁邊總是能夠呼吸新鮮的空氣,還能夠遮陰乘涼其下,這些樹木的死亡,跟官商勾結脫離不了關係,有些樹木的種植土壤還是填充了一些廢物及垃圾,每年的植樹節還有政府種了一堆樹,結果全部死光,護樹還比種樹重要。
 
樹木不會說話,但是它們用身體說話。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