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Desperado亡命之徒到Hotel California加州旅館,不管是哪一首歌都可以說是被稱為經典,就算是數十年後的今天,還是有人不斷的拿出來翻唱,或是不或斷的播放,證明經典永遠不會因為被時間塵沙埋沒,只要給下一個機會,這首歌曲就會再度出現在人們的眼前。今天要介紹的是老鷹樂團eagles,也被稱為是老鷹合唱團,以前的翻譯都很喜歡合唱團,這一支樂團的歷史可以說是非常的久遠,但是到現在他們依然活躍於世界樂壇之中。

 
 
 
這個樂團成立的時間,比筆者還要大上約二十年左右,所以有很多細節的部份,可能沒有那麼清楚,還請各位見諒,就把自己所知道的老鷹eagles介紹給大家知道,他們的成員來來去去,舊成員走後又回來,解散之後又組合起來,可以說是令人霧裡看花有些不清楚。但是不變的是他們的創作依然犀利,尤其是其中的幾首歌,更是學吉他的人必學不可,到底為什麼他們的歌曲那麼動聽,這其中的原因實在是很難解釋的清。
 
 
 
圖片來源老鷹官方網站:
 
老鷹eagles的成立於一九七零年代的美國洛杉磯,當時最開始的成員還有核心人物便是主唱Glenn Frey與鼓手Don Henley,他們都有各自的樂團與目標,可是因為想組成一個屬於自己的樂團,所以邀請主吉他手Bernie Leadon與貝斯手Randy Meisner進來,只花了數個月時間,四個人的老鷹已然成型。在一九七一年他們已經是擁有豐富舞台經驗的樂手,受到了賞識不只幫知名的歌手伴奏,還在俱樂部擔綱主力演出。
 
後來在一九七二年與唱片公司簽約後數個月,便發行了第一張同名專輯,專輯的成績以新人來說算是不錯,但是沒有大紅大紫,後來一九七三年唱片公司被華納收購,他們的宣傳才達到高鋒,並在同年的四年發行了第二張專輯Desperado亡命之徒,可是銷售的狀況卻不理想普普通通。一九七四年時因緣察會的情況下,第五位成員吉他手Don Felder的加入,無疑打了一記強心針,並在同年發行了第三張專輯On the Border還拿下葛萊美獎。
 
但在關係上有了巧妙的變化,Bernie Leadon原本就是擅長斑鳩琴,主吉他手的位置就變成了Don Felder,加入了新成員之後,他們便展開了一連串的宣傳活動還有上電視節目表演,這時的老鷹漸漸從鄉村搖滾轉化成了純粹搖滾,並在一九七五年發行了第四張專輯One of These Nights。正當他們的事業上了軌道的同時,創立成員Bernie Leadon因為某些因素離開了樂團,原因就在於地位變得可有可無,並以團員不和。
 
讓他們進入高峰的專輯則是一九七六年的Hotel California,這張專輯除了有新歌之外還收錄了過去的暢銷作品,不只在排行榜上高居不下,在唱片的銷售上也非常的驚人,光是數周到達百萬張,累積到現在已經超過二千五百萬張,可以說是最完整化的狀態。這時頂替Bernie Leadon的新吉他手Joe Walsh加入,原貝斯手Randy Meisne也在這一九七七年離開發現個人的歌手生涯,由Timothy B. Schmit取代他的位置。
 
在前張專輯的成功之下,壓力非常的大,所以新專輯的錄製卻遲緩的多,在三年後一九七九年才終於發行第六張專輯The Long Run,雖然成績不錯也獲獎不少,可是這時的老鷹已經開始有了散夥的打算,在一九八零年正式宣佈解散,每名成員都各自有自己的生活。解散之後都有自己的專輯作品出版,可以說是加上解散加上單飛,並沒有停止音樂上的活動,甚至有團員過著含飴弄孫的生活,他們已經沒有了重組的打算。
 
註:這其中問題重重,包括私生活部份,甚至有團員因藥物問題被關了起來,有興趣的人可自行查閱。
 
可是在一九九四年,一張向老鷹致敬的專輯,讓他們再度相聚組合起來,並且正式的復出演唱,並且馬上的發行現場專輯Hell Freezes Over,十四年後的老鷹相會,已經是上了年紀,可是依然不滅當年的風範,每一場表演都是令人讚賞他們的登鋒造極,也成為了最佳的新聞話題。展開了各地的巡迴演唱,二零零一年Don Felder退出,二零零七年才終於發行了第七張專輯Long Road Out Of Eden,已經是二十多年後的事情了。
 
註:曾在二零一一年來台開演唱會。
 
老鷹最大的特色在於,每一名成員都很會編寫曲子,也都能當主唱,都很有才華,所以不管是合聲還吉他合奏,還有編曲都能夠磨合,還有關於成員來來去去的部份就不多加描述了,簡單的帶過,因為一下子加入又退出的成員,實在很難確定現今的狀況。
 
還有如果有遺漏或是不確定的部份還請見諒修正,因為畢竟有年代了……
 
 
 
以上資料來自報章雜誌網站以及訪問。
 
 
主唱Glenn Frey
 
鼓手Don Henley
 
吉他手/斑鳩琴手Bernie Leadon
 
貝斯手Randy Meisner
 
以上四人是老鷹創始團員
 
吉他手Don Felder
 
吉他手Joe Walsh
 
貝斯手Timothy B. Schmit
 
 
 
 
 
 
以下隨機介紹每張專輯的三四首歌曲,以主觀感覺描述歌曲,如有興趣可以自行查閱
 
 
Eagles
四名成員時的第一張正式專輯,可以聽出當時的老鷹的合作並不像後來的緊切,雖然如此可是各有獨自發揮的情況下,也算是非常的平衡,尤其定下了他們最大的特色,也就是和聲這一點,雖然有主唱的存在,可是每名團員也是主唱,加上每個人都有其擅長的樂器。民謠加上鄉民搖滾的曲風,聽起來非常的悅耳順暢,吉他與和聲的渾然天成無懈可擊,所營造出來的世界可以說是令人陷入進去,忘記了一切簡單又自在。
 
 
Take it easy
聽起來相對的俏皮有趣,很有年輕人那種不正常愛玩的性格,尤其在很多事情都沒有做過的情況,都想要試一試的好奇心,加上歌聲故意唱得很輕浮不在乎,中後段的吉他也令人驚奇,明明聽起來很容易入耳,難度卻是頗高。
 
Witchy Woman
一開始的吉他辦識度非常的高,加上貝斯與鼓刻意的加深拉高,還有沙啞低沉的嗓音,尾音與樂器的尾端也故意的將聲音拉高了不少,還有那個嗚的合聲,全部加起來的特色,就像個情場鬼見愁的浪子,在對那些女孩們說,喔、男人都是很壞的,千萬別相信。
 
Peaceful Easy Feeling
如行雲流水般的吉他,歌聲好像從很搖遠的地方傳來,可是又那麼的清晰,懷疑是不是從耳邊傳來的聲音,就在這樣的氛圍之中不知不覺就已經過了一段時間,卻沒有覺得很漫長,加上吉他與其他樂器的完全搭配,就想要慢慢的聽完不著急。
 
Train Leaves Here This Morning
慵懶的到一個極致,好想隨著這樣的歌聲與吉他還有鼓,就這樣的閉上眼睛,什麼也不想,就靜靜的享受這一刻,或許人世間有太多忙碌的腳步,中後段的吉他與貝斯看似隨興,可是剛好的填飽了這太過寧靜的時間,不太想離開。
 
 
Desperado
第二張正式專輯,主題性非常的明確,就是以美國西部時代十九世紀的中西部,那些在法律之外的規範所生活的人們,他們所生活的世界並沒有安全與平靜,在這樣子的氛圍之下,這張專輯的音樂是較為悲傷沉靜的,甚至是像是亡命之徒這樣子的歌曲。都是訴說著一個人的內心世界,就算他的外面強悍,可是最大的敵人卻是孤單,沒有人能夠困住自己,只有內心的枷鎖會銷死自己,這類的話語,令人不斷的思考再思考。
 
 
Tequila Sunrise
吉他的配置相當的舒服有趣,加上不時加入的鼓聲剛好融入了主題,不只是和聲的呈現,吉他的合奏也一直是強項,這首歌曲就像喝了龍舌蘭一樣,那麼舌頭麻辣反而使得頭腦意外的清醒,酒不能讓人忘記了一切,卻可以拿來麻醉。
 
Outlaw Man
狂亂的吉他聲中,加上刻意不理邊幅的爵士鼓,營造出豪放不羈的氣氛,還有粗曠沒有修飾的歌聲,就像一個男人的外面下,其實隱藏著一顆脆弱的心,中後段的合聲與吉他大比拚的合奏之下,顯得氣氛異常的緊迫逼人,不斷加速還有暴動的節奏。
 
Desperado
鋼琴中透露出一絲絲的疲倦,好像在似乎一個飄泊四處的浪子,很久沒有回家過,甚至說有沒有家也不知道,天涯何處是吾家,所以依照這樣的心情,想要追求一些得不到的東西,明明節奏又慢又緩又沉重,聽得卻很順暢,也沒有訴說悲傷,眼淚卻不知不覺的滴落,是啊,我們都是亡命之徒吧。
 
Doolin-Dalton
用吉他還有口琴透露不安的訊息,荒涼沒有任何生機的滾滾黃沙中,看見了一個又一個的墓碑,吉他與貝斯的拉高彷彿在祭拜已經死去的人,但現在的我們依然還活著,所以還必須支撐下去,這首的合聲與吉他意外的充滿不確定與疑問。
 
 
 
On The Border
第三張正式專輯,因為前張專輯獨特性太過,所以導致成績並不好的情情況下,改變回原本的曲風,更加的輕鬆快樂的鄉村搖滾,不過也有一些歌曲是較為屬於純粹搖滾風格的曲風,原因就在於加入了第五位團員Don Felde,改變了原本只有四個人的老鷹,加深他們的完整性。不過能夠明顯的瞧出他們的磨合期,因為有很多歌曲彼此衝突,但在樂團配置的上面卻是精彩,不輸給過去的他們,五人的組合有缺點也有優點。
 
Best Of My Love
柔軟如羽毛飄絮在風中的吉他,加上如同甜蜜的歌聲,訴說著戀愛的美好與缺點,雖然生活中有很多不好的事情,可是只要想著美好的便得以渡過,編曲方面可以說是極簡,卻像剛好搔到癢的地方,Best Of My Love這句的前後也佈滿甘甜。
 
James Dean
搖滾味道非常的足夠,充滿了叛逆的衝勁,尤其是那句重複人名的歌詞,全部人一起合音,吉他與貝斯還有鼓的搭配,可以說是別有風味,生動自然不知不覺就會跟著吉他與貝斯的狂飆,舞動著身軀,直到結束還是活力十足不怕接踵而來的挑戰。
 
Already Gone
拉長音的吉他與鼓不定時的落點,還有聽起來不太在意的歌聲,也是一首較為搖滾風味的曲子,看似隨興的發揮卻有著意外的樂趣,可以聽見因為新吉他手的加入,所以在編制上有著很不相同的地方,尤其是那字尾的吉他肆意的狂飆。
 
On The Border
重搖滾的風格展在世人的眼前,不斷的加重的鼓聲與迷幻的歌聲,還有末端加入的吉他與貝斯,就像一個不受控制的年輕人,別人要他做什麼,就是要唱反調,因為別人走過的路,不屑為之,唯有創新才能走出自己的路,這曲的樂器使用非常精彩。
 
 
 
One Of These Nights
第四張正式專輯,在Best Of My Love拿下第一名之後,這張專輯不同處在於他們擁有主導性,可以全部自己做主,不用演唱別人的作品,所以全部的歌曲都是由他們團員間自己的創作,可以聽見他們更密切的合作,可惜創始團員Bernie Leadon在這張專輯後離開,可是對他們沒有絲毫的影響。還能說是更加的成熟與隨心所欲,寫出的作品在編曲的樂器排置上面,完全的展現了團員間的樂器演奏功力,也是第一張冠軍專輯。
 
 
Hollywood Waltz
像是在夕陽邊的沙灘上慢慢的行走,甚至輕快到舞蹈了起來,好像世間上的事物,一切都已經緩緩的行動,這是種錯覺也是最美好的,有時候我們不希望這些好的記憶太快消失,中後段的吉他與鼓,雖然不快也沒有什麼高強的技巧,卻悅耳。
 
Take It to the Limit
由貝斯手Randy Meisner主唱的歌曲,鼓的落點與吉他貝斯的使用彈奏,都是輕輕的,然後慢慢的加深用力程度,停頓一下又開始,這樣的演奏方式加上歌唱方式也確實讓人的耳朵引起注意力,加上Randy Meisner深情的歌聲,和聲更是加分了不少。
 
Lyin,Eyes
以擅長的鄉村搖滾吉他為開頭,加上淡淡的又後勁十足的歌聲,還有加入的剛好的貝斯,沒有任何的東西是多餘,全部的組合加起來是那麼的適合,中後段開始的大合唱,更是如同一把犀利的刀劍,溫柔的刺入內心深層,不被人接觸的角落。
 
One of These Nights
一開始的演奏就很特別,以貝斯彎曲加上鼓的組合,吉他才像是過客一樣隨興的加入,全部就像是瘋狂又冷靜的傢伙,全部人用假音一起合唱的部份,也頗有獨創性,像是在尋找些什麼,電吉他的演奏實在到達頭皮發麻的程度,不論是音色還是演奏方式都相當的好。
 
 
 
Hotel California
第五張正式專輯,在經過的不斷更換成員,有人加入有人退出的情況下,反而讓換血相當的成功,原因就在於Joe Walsh的加入,讓老鷹習慣的鄉村曲風徹底做了一個更改,他是來自硬式搖滾團的成員,加強了很多關於電吉他的部份,花了八個月時間所製作出來的專輯,更是成為不朽之作。尤其是專輯中的Hotel California就像是搖滾歌的聖歌,但其他的歌曲依然不容小覷,每一首都是他們在累積多年的精華。
 
new kid in town
溫和的吉他與鼓帶出了一個小子,加上略帶平凡的嗓音,像是在詢問些什麼,有一段停頓下來,什麼樂器都沒有使用的空檔,加上後來加入很多樂器的地方,雖然聽起來很慢沒有錯,可其中的空白已被補滿,還是相當的滿,中後段的電吉他也是精彩。
 
Life in the Fast Lane
剛開始的電吉他,便像隻脫疆野馬,馬上就要橫衝直撞,才不管哪裡有人,只要想到的地方就一直要到,加上Don Henley狂暴粗糙的嗓音,還有字尾即時的合音,整首曲子充滿不安全與不確定的危險,卻有著獨特的魅力與個性,欲罷不能再一次。
 
Hotel California
吉他聲帶出的是孤寂與寞然的感覺,前段的彈奏堪稱是經典,後面加入的鼓聲就像是重要的配角,做一個堅強的後盾,光是吉他就已經高潮不斷,一波接著一波,才加入了歌聲,震撼到一個不行,中段的合音與吉他又營造出震撼感,久久不能自己,好像有人在詢問。
 
 
 
The Long Run
第六張正式專輯,但是在三年後才推出,因為前張專輯的成功,對他們而言是一股很大的壓力,加上創始團員貝斯手Randy Meisner的離團,所以問題非常的多,所以補入新團員Timothy B. Schmit,原本的計畫又被打亂,才隔了那麼長的時間,其中的磨擦吵架也在所難免。可是神奇的事情,因為新成員的加入所以才有了新的改變,彷彿是換了團員也間接注入了新的血液,對他們而言並不是壞事,可以說是情理之內的融合。
 
I Can’t Tell You Why
以貝斯與鼓為開頭,原本應該是壓抑的心情,卻隨著歌聲慢慢的緩和下來,其中的貝斯演奏像是個堅硬的基礎,不論何時都能夠當成後盾,那一句I Can’t Tell You Why像是切中要點,甜美到滴出水,最後段的吉他像是雷電劈中一樣驚艷。
 
Heartache Tonight
光是剛開始的電吉他與爵士鼓,就已經拉住了靈魂不想移動,更不用說是合音,加上全部人輪番上陣的爽快的感覺,雖然看似大雜燴的情況,卻絲絲入扣分明,尤其是那個不斷遊移又加入的吉他與貝斯,互相較勁卻爽快,沒有不融合的情況。
 
The Long Run
鼓與吉他的直線前進,就像是跑步的時候,雖然直線前進,可是並不一定筆直,隨性又看似緩慢的彈奏,卻是帶來一種新的刺激,還蠻喜歡這首歌曲的爵士鼓與電子鋼琴,雖然他們的主角一直都是吉他,可是其他樂器的編置也是一直不能夠小看的。
 
 
 
The Long Road out of Eden
Don Henley說:「我們用自己的時間做事,不用時間表做事」。只是我們不禁要問,人生有幾個28年?怎忍心讓樂迷苦等?Eagles說:「時間會證明一切,28年沒有白等。」在十多年後的復出,再十年他們才終於推出新專輯,這麼久的時間已經沒有新作品,試問樂迷們如何不激動。寶刀未老的歌曲中,更透露出他們的心情,在多年後依然關心人世間的事情,他們選擇了以不同的方式來描述自己的感覺,環境與世局的不同。
 
No More Walks In The Wood
只有單純的合音歌聲,與最簡化的吉他,剩下的什麼都沒有,可是空靈的迴嚮之中,令人不經思考就因為這樣的純潔,才能夠反璞歸真,當事情太過複雜之後,人們就回不去那個當初的自己,忘記了原本的夢想,才在那邊找尋。
 
Long Road Out Of Eden
如果可以的話,看看這首的歌詞不下於曲子的震撼,一樣的簡單風格,透露出他們的想法,明明應該很長的編曲時間,卻聽起來一點也不長,其中的電吉他與貝斯淡雅聒然,四分鐘左右的大合奏,不能夠阻止他們的自由與風吹的方向,吉他依然精釆萬分。
 
What Do I Do With My Hear
以歌聲與吉他為最好的開頭,生活中有很多的事情要煩心,我們卻因為小事困擾了自己,為什麼要這樣做,或許連自己也不知道,一樣的極簡編曲方式卻展現他們的功力,沒有任何的添加與多餘的樂器編置,卻有十足的韻味後底回甘。
 
How Long
充滿了過去他們的鄉村搖滾風格,輕快的想要跟著這樣子的節奏,不住的進入身體裡面,關於吉他的方面依然充滿了張力,四人一起彈奏的情況下,更顯得他們的彈奏能力可以相輔相成,既不會搶走別人的特色,還加深了彼此的特色。
 
 
 
 
 
很多人對於老鷹的印象就是Hotel California ,可是自己當初第一次接觸的作品是Desperado,他們的作品很有張力,聽個幾次會認為沒有什麼特別,可是就有種魔力,會慢慢的沉迷其中,原因就在於編曲上的用心及樂器的配置,曲的方面固然重要,但編曲就是骨頭裡面的髓。也就是精髓般的存在,曲可以吸引人來聽,但能夠留住人的永遠都是編曲,在這方面老鷹可以說是爐火純青,到達了手中無刀心中也無刀的境界。
 
 
不用華麗的裝飾與賣弄技巧的方式,來刻意的營造氣氛,顯得自己非常的厲害,事實上老鷹也不用這樣的表現,自然而然的就到達這樣子的高度,是用他們的音樂才華與多年來的經驗所累積而成,雖然每一個成員的演奏功力已經到了功匠的地步,但彼此不搶走彼此的亮度。很多樂團都不懂一點,就算自己的彈奏能力有多強再快,如果沒有跟團員搭配,一切都是白費的,所以經常出現一些雜亂無章的情況,聽起來就不是很悅耳。
 
 
總結:如果說一輩子要選出所謂最經典的樂團與歌曲,想必老鷹可能在很多人的選擇之內,因為不只是他們的音樂,還有他們傳奇的一生,全部加起來快要四百歲的人,既然到了現在還能夠有如深厚的影響力,一些經典的作品只要播放出來,幾乎沒有人不知道是他們的歌曲。除了原本的鄉村搖滾之外,陸續加入的成員們也都有傑出的表現,每一個成員都有傑出的音樂才華,更是難能可貴,每一個都能寫能彈還能唱。
 
 
感想:老鷹可以說是橫跨三個世代老中青,幾乎都有人知道,而且能夠這樣的樂團組合也只有他們,其他不是只有年輕人知道就是老年人知道,所製造出來的類型也不相同,在這個音樂越來越速食化的年代,他們的存在更顯得重要。
 
在多年之後他們才終於又再出現並且公開表演,不管是否先後加入退出的成員,每一個都是相當具有才華以及個人特色,不同於很多樂團只有主唱或是某位樂手較為有突出的表現,老鷹的平均值可以說是破表,都能當主唱之外,還每位都會吉他,跟另外的樂器配置。
 
這篇文章的挑戰性非常的高及困難,但還是寫完了它,算是非常的高興,也希望大家會喜歡。
 
 
 
 
 
如果喜歡孤的文章,不妨訂閱,就是最好的鼓勵。
以上圖片及影片並無商業用途,
純屬介紹引用。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