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與患者之間的怨恨與被怨恨,不論一個醫者醫術如何高明,他都有救不了的人,有時候還會因為這些救不了的人,遭到家屬的報復,冥醫與老闆娘之間的問題就是這樣,一個人因為愛被奪走,所以衍出恨,愛有多深恨便有多深,沒有一個人想要變成這樣,因為一個不治之症。這一段恩恩怨怨也難以分解,是外人無法介入的,看到這邊大家會開始懷疑,這一段的相關角色到底從主線有什麼關係,可是看到後面就會知道,關關相連。
 
中原群俠的一字長蛇陣,意欲單點突破由網中人帶領魔鬼大軍,這一段的氣氛營造的非常好,尤其是網中人由蜘蛛上俯視戰場的樣子,睥睨天下又帶點冷酷與威嚴,不因為外人的到來有任何的慌亂,都是依照他預想的情況,就是包圍與消耗,不隨便開起戰端。簡簡單單的戰場分析,網中人的分割戰術,可以見到這一個往日被稱為魔之右手的男人,果然最擅長攻擊,對於攻擊非常有自己的一套,除了本身武力還有兵法為基礎。
 
「哭爸、頭籤」天海加上邪馬台的組合,想要揹著憶無心闖出被包圍的地方救援,擁有層次級,他們因為久戰疲累,漸漸的失去體力,然後大將登場果然非同非響,與網中人的武戲沒有任何貼身打鬥,不過這樣子的推疊推疊再推疊的,一連串的動靜之後串連在數人的死戰當中,激昂充滿了緊張感。憶無心的那幾句哭喊,黃大俠的配音一向都是令人讚賞,在情緒上的表現,令聽的人都覺得彷彿進入裡面的情景之中。
 
大師兄這邊也是高潮迭起,為了拯救眾人奮力一博,與天海邪馬台白狼等人的談話,也令人啼笑皆非,明明大家都很心軟,卻每個人都要假裝一下,說自己很兇狠不會留情,跟你又沒有感情,下手一定不會遲疑,話雖如此可是心硬的很,把這一個任務全部推給別人。思考思考再思考、毀滅毀滅再毀滅,俏如來越來越有大將之風,偽羅碧這邊像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有感覺,明明是這個史艷文,那個史艷文又不是。
 
「找出動機、找出根由,知己知彼」靈界與魔世之爭其來有自,經由二師姐的口中又再度補完一些謎題,當年的魔世跟中原之爭非常的激烈,果然史家人果然血緣相同,連想法也是一樣,但變臉的遊戲,他們到現在玩不膩。天恆君被自己人吐嘈還真是好笑,消滅理論被反駁了,在這裡也解釋對蛻變大法對於網中人的影響,過去的記憶與想法都已經開始模糊了,現在依靠的只是一個對於戰鬥的本能,魔司令這個部下很有個性。
 
默蒼離:人家說一個好男人背後,一定有一個偉大的女人。
 
奧村頭爛鄰居,春桃阿姐除了偶有特色之外,還有其麻辣諷刺的言論,每次看她講話就想大笑一下,講話雖然難聽,可是她說的話都沒有錯,可是戲謔又嫌棄別人,這一些村民就是勢利眼,遇到困難只想要別人幫助,可是一旦沒有用處就會開始自掃門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同時這些鄉民也是可愛的,雖然有大大小小的缺點,還算是擁有一定的人性,在平凡之中的村民劇情,可是卻看了還想再看,誰說一定要山崩地裂才好看。
 
對於苗王這一個角色,其實沒有什麼好感,因為他聽從了女暴君的建議,追殺征戰多年建功立業的藏鏡人,表現也是既然不是我家的事就不想管的模樣,態度又強硬不屈,對於別人的意見也很難聽進去,可是對於局勢的判斷,他則是冷靜由全體來看,對於中原被魔世侵襲,清楚明白唇亡齒寒的道理。一旦中原被魔世併吞,對他們有很大的壞處,不能因為小利益放棄了長治久遠的發展,開始欣賞了起來,難怪他是苗疆的王。
 
千雪阿叔果然是個好叔叔,大家都想認一個吧。
 
事實上如春桃與奧村頭這類的普通人物描寫,一直是金光的強項,如果只是用強強弱弱,哪一個角色是最強最利害的,看久了也會膩,就像每天大餐不只消化不良還會拉肚子,平常時候就要吃一些清粥小菜來墊墊肚子,這樣吃大餐才會特別好吃。對於人性的體現又多又如同我們社會每一個角落發生的,話說劍無極的瘋狂說不定是一個讓他變強的契機,與春桃還有村民小孩子之間的互相認識,也是小小的太陽溫暖。
 
「我又不是神」默蒼離教授的分析課程,一直是直接又痛苦,一刀砍中馬上見血,內心血淋淋的挖出來事實,冥醫所說的話,還真的是身為一個醫者的無奈與現實觀點,不管一開始再有理想,可是一旦經歷過世情的殘酷之後,都會開始麻痺並且不再對於別人的生命有任何的差別。心病也要心藥醫,萬朔夜與冥醫,如果這樣就要人性命,那任何的醫生都沒有資格救人,因為自己痛苦所以遷怒在別人身上,明明是幫助卻變成義務。
 
再利害的人也無法阻止死亡的到來。
 
「別以為我是變態就小看我」這一個愛玩遊戲的變態憑金吾還真是神經病,要人錢財就好,拿別人的命有什麼好玩的,不只是講話變態,行為舉止也是變態,任何的一切都顯視出病態的內心,有時候愛對別人講道理又不理會別人反應的人,本是也是一種變態,尤其是一些主觀又偏頗的歪斜。玩耍性命與珍惜別人的性命,醫生以及變態這兩段,成了一個最好的反比,為什麼對於性命有兩種截然不同的態度,平平都是生命。
 
飄渺劍式加上無極劍法,因為無辜村民的鮮血,才終於喚醒了他的精神力,對於劍無極那麼久的瘋狂,還以為他會這樣一直下去,想不到他甦醒的理由,竟然是那麼令人動容充滿了沸騰熱血,與憑金吾的那幾段武戲,展現出他向上提昇的實力,這應該是因禍得福的一種。史艷文對於憶無心的反應,實在是編劇一個很巧妙的安排,從很多不明顯的地方看出來,他們果然是那個啦,看似仇罵其實是關心,好溫馨的感覺。
 
現在的史艷文你啊,連自己都想要吐嘈自己了。
 
熱血啊,苗疆還是第一次幫助中原,一來就來了那麼多人,可以說是全軍出動,百武會與魔世人馬的戰鬥,反而有那種近身戰鬥的魄力,像是銀燕與魔司令,不長可是有那種快感,激戰之後包圍的反被包圍,勢弱反而勢強,一瞬間的扭轉戰局,還有角色個性的反應,都能夠看出一個人。史家父子與中原勢力,假老爸教訓真兒子,反而不是自己生的,怎麼罵怎麼打都可以,打狗要看主人,反正主人都沒有反應了,那就隨便來。
 
竟是壓抑自身威能,大師兄與傲嬌白狼的感人告白,一個說要一個說不要,一個硬來一個只能張開,一個不願意一個硬上,原來是為了腹黑蘿莉憶無心,還好二姐師不在現場要不然看了之後,一定會氣到不行,趁他不在這兩個人竟然如此如此這番這番。二姐師在外奔波努力,結果兩個人在裡面你儂我儂大家的都很濃,旁面還有兩個電燈泡,看來大師兄變成獸性的那一天真的不遠了,左手右手兩隻手終歸是一對手。
 
為了對抗魔世,苗東中三方終於成了統一陣線,現實中證明不斷爭鬥打架的幾方,雖有強大的敵人才能夠他們停止戰鬥與腳步,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強大的敵人就是仇人,都在哪裡都行的通,雙方雖是合作還是擁有敵意,像是赫蒙天野與獨眼刀的進入之戰,非常的帥氣正是一流耶。明人不說暗語,聰明人不說笨話,俏如來的超級口才果然令人不能反駁,苗王氣到快要高血壓了,結果有一個傢伙在臉書偷偷打卡還按讚。
 
比起武戲的不起眼,文戲還真是每一段都能夠令人動容,都有堅持的原因,尤其是苗王以前沒有什麼表現,這兩集瞬間亮眼起來,比起表現一向不錯的俏如來,兩個人相乎相應前後對仗,有聰明利害的對手,才能顯視出主角的高明,才不會自圓其說。
 
踏碼的,搞的下兩集那麼熱血是怎樣。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