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人都知道,一個人如果犯了罪,自然而然就會被關起來進去監獄,不管這些人願意不願意,都會依照國家的法規進行,強制的進行這一個手續,不論他們犯的是什麼罪,在裡面的人身份都是一樣,冠上受刑人的名號,他們必須在裡面待滿一定的時間才能夠出來。今天要介紹的就是監獄新人週記First Week In,是discovery的實鏡節目,完整用鏡頭記錄美國初次犯罪,被關起來的人們,他們的身心各種變化。
 
 
 
絕大部份的人包括自己,都沒有接觸進去或是接觸監獄生活的機會,也就是說一般人根本不會了解裡面是一個怎麼的地方,更不用說進去了,所以也是一個神秘不可接觸之處,只在聽過還有影視作品中有提過,都是在想像之中看待的。當然、也沒有人想要進去監獄裡面,因為只有罪犯才需要關進去,不管這些人犯了什麼罪,最後要進去的地方就是這裡,也就是監獄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把在社會上犯法的人關進來受到限制。
 
 
 
 
 
 
 
Discover的實鏡秀節目,以美國現有的監獄制度來讓大眾看個清楚,可以看見他們拍攝依然保持探索這種習慣,不自己下當結論與定論,只是由畫面說話,也不加上自己的主觀意識與揣測,因為這是一個新聞還有真實記錄影片不該有的態度。如果刻意的誤導觀眾,還有用自己的意見衍生出別的意思的話,那就不叫新聞及紀錄片了,而叫綜藝節目,要分清楚才對,要如何解釋情況甚至是表達意見,都應該由觀眾自己來選擇。
 
可以看見獄方對於該有的手續絕對不會寬容,因為有可能導致自己有危險,也跟他們的民族性與地理環境有關係,還有法律與憲法等等諸多複雜的因素在,才會成為今天的美國,每一個國家都有自己的民俗風情與歷史,所以法律跟人們的認知都會不同。也許有人會認為在美國犯了這些罪,好像沒有那麼嚴重,為什麼還要進去監獄服刑,事實上看了這一些片段之後,也有一些能夠學習的地方,而不是高談闊論關於人權的事情。
 
貼身的訪問新進來的受刑人,這一些受刑人會向鏡頭發洩自己的情緒,訴說自己發生什麼事情,還有遇到的狀況,對於自己的情況還有即將面對的牢獄之災,可以看見工作人員並不會說話,也沒有任何的出現,完全是用攝影機補捉監獄內部真實的情況。頭七天完整的記錄下,這一些新丁受刑人的行動舉動,還有在裡面遇到的人事物,都是他們第一次所接觸到的,所以能夠看見他們最真情流露的一面,當然人前人後是不是一樣就不知情了。
 
一共有數集。
 
裡面部份的片段:
 
 
圖片來源官方網站:
 
 
節目的一開始提到:
節目中提及的某些人尚未被定罪,
在他們被判有罪前均屬無罪,犯罪狀況僅與拍攝期間實情相符。
 
除了節目中的內容,並加上自己的心得與感想:
 
 
 
 
 
 
每年超過一千三百萬的美國人,被送進全美各地的監獄,可以見得全美國的監獄是多麼的人滿為患,可以說是水瀉不通,就像日本通勤時間的電車一樣,幾乎沒有什麼活動空間,所以生活空間相當差勁,但並沒有到了不能生存下來的地步。能夠假釋及付罰金的情況,通常他們都會依照法律來進行,因為這並不是他們唯一的手段,最後才是關進來,監獄本來就是沒有辦法之中的辦法,沒有人想關人,也沒有人想進去。
 
通常犯人被關起進來,尤其是第一次的人,他們會面對急據情緒的起伏變化,剛進來的人都會非常的驚慌,要等到過幾天才會平靜下來,這一段時間就是他們是否能在這段日子撐過來的關鍵,會有所謂的幽閉恐懼症,對於被關起來看不到天空和外面的情況,不能適應習慣。從臉上就能夠看出來,驚怕與恐懼,不知道自己該走哪裡做什麼,都要由獄方人員告知,老鳥不用別人就知道清楚,自己目前的情況與該做的事情。
 
 
這一些受訪的人,都是第一次進來的人,所以他們不知道自己面對了什麼,他們大部份都還算是正常的人,還可以彼此思考聊天,做一些溝通,甚至對他人會感到同情並且有友誼之心,就這樣看來,他們跟常人沒有什麼不同,還很貼近。他們多半都不是什麼重刑犯,像是什麼毀壞公共設施,還是被人控告傷害罪,酒駕,這一些看似不是很嚴重的犯罪行為,他們都要為了這一件事情付出很嚴重的代價,就是自由。
 
要讓自己好過一些,就是試著跟別人說話溝通不會被排擠,要不然日子會非常的難過,因為監獄也是一個小社會,有自己的生存方式與各色人種,要跟其他的受刑人一起生活,如果格格不入的話,下場肯定相當的慘,變得孤寂又冷漠。基本上不能美化或是醜化,大多的人都只是想要顧好自己,直到出獄為止,不希望出差錯,尊敬每一個人,因為這才會不讓自己麻煩上身,也有站的住腳的理由,學習如何解決也是重點。
 
 
只保有最基本的人權,全身脫光什麼也不剩,然後由獄警檢查全身上下,包括肛門與生殖器,這些的檢查或是沒有任何的尊嚴,但也是保證獄警還有受刑人的安全,一旦致命的武器進入裡面,就會嚴重的造成死傷,獄方必須保證他們什麼都沒有帶,才是真正的保護每一個人。在戒護移送過程中,必須帶上腳銬與手銬,不可以有令人懷疑的動作,必須照著獄警的指令,連走路也是有一定的程序,如果脫離也視為攻擊行為。
 
 
犯了什麼罪不是重點,重點你被關進牢獄了,要由別人制定你的生活習慣,什麼時間上廁所,什麼時間洗澡,什麼地方時間睡覺,什麼時間醒來,什麼時間吃飯,什麼時間換洗衣物,有一些甚至連出去曬太陽也要管制,一切的一切要由別人來制定你該怎麼做,如果不照著規定來,吃苦果的可是自己。也就是說吃喝拉撒都是別人來決定你讓怎麼做,因為如果沒有照著軌跡走,任何的一切都是混亂的,必須靠規定來平衡。
 
 
犯罪的人,家人並沒有錯,可是要由他們來承擔這一切的痛苦,就算他們不想把責任牽扯到家人的身上,可是這一些是逃避不了的事情,除非他們跟家人脫離了關係,要不然像是假釋還有監後生活,依然脫離不了親友。可是家人都是支持你愛你的,他們有家人的人多半都是第一時間想到失望的家人,他們又進來了,真是對不起,不想要讓別人傷心,由其是自己所愛所喜歡的人,那唯一的藉慰就是、好好的照顧自己。
 
會發生什麼事,以及要做什麼事,這是新人一定要知道的事情,因為這將會是你人生中最難熬的一段時間,弄不清狀況就要想辦法搞清狀況,不然吃虧永遠都是自己,所以必須請教一些德高望重的前輩,還有願意給予友善回應的人,要不然日子真的難過下去。最難的地方就是這裡,因為不乏欺騙與謊言,無法知道這個人到底在想什麼,就跟現實的社會一樣,只不過更加的爾虞我詐,畢竟進去的人多半不是善長仁翁。
 
 
保護自己不被受傷害才是最大的重點,受刑人永遠不知道誰會傷害你,還是想讓你死掉,所以任何的人都是敵人這一點不可以信任,在一開始來說是很正確無誤的,在還沒有人混熟之前,沒有人知道到底誰是會讓你感到痛苦的人。有些人豁出去了才不怕加重刑期,他們自己本身就因為很多刑責在身上,不在乎再多幾年,反正也沒有什麼感覺,會讓輕刑期的人受到傷害,甚至永遠出不了獄,必須好好的應對人際關係。
 
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與進來的理由,但可以知道的是他們一旦進來之後,多半都會流眼淚還是哭訴自己錯了,可是沒有人知道,他們是不是真的想要認錯,還是搏取他人的同情,還是要法官能夠輕判他們出去,不要再關他們了,當然有可能都是演戲,還是說一下言不由衷的話。記得有一名受刑人,是付不起女兒的瞻養費,所以必須來回監獄與工作場所之間,白天在外面工作,晚上就要乖乖的回去服刑,要不然前面就要一筆勾銷。
 
 
獄方也會跟受刑人商量,讓他們知道自己目前因為犯了什麼罪,還有手中是不是還有其他的案子,跟他們商量他們會怎麼解決,還有受刑人自身的意願,與接下來可能要處理的事情,會給他們聯絡能幫自己可以爭取權利的任何人與任何的單位公司。這一點事實是很尊重人權了,還可以選擇要哪一個安非他命,根據受刑人的意願,還能夠安排到適合的地方,像是勒戒中心與跟企業合作的生產線,前提下哪一個單位能夠先收你。
 
 
獄方人員並不能干預太少關於受刑人的行為舉止,就算他們需要幫助也必需根據手續來進行,無論大小事物也要經過審核,因為獄方人員要保護自己,獄方人員永遠比受刑人少上很多,所以必須有一些管制上的手段,越線就等於攻擊。可是另一方面,獄方人員也並不會因為你是受刑人,就用命令還是長官的高度來看待,比較像是把你當成一個平等的對像,而他是來工作的,只要你乖乖的服刑,就能夠保證一定的權利。
 
 
不管你願不願意,在裡面都要虛張聲勢,因為裡面的人都會持強凌弱以大欺小,比較弱勢的人都是其他人發洩的出口,所以會受到不平等的對待,有可能導致傷亡的危機,最後出不了監獄,或是加長了刑期,所以跟別的受刑人面對時,千萬不要露出弱點,將會成為致命之處。意氣用事後悔的絕對是自己,跟人相處絕對不能太過脆弱,自立自強最後才能讓自己走出來,別人給你的幫助實在是有限度的,不能永遠罩住你。
 
 
受刑人也是人,他們有自己的情緒與難以忍受的地方,會被逼瘋甚至生氣悲傷,導致崩潰發瘋,每個人都有自己不接受,還是特別的弱點,一旦觸動到這個地方,就算別人不施予壓力,一樣會造生不好的後果,像是自殺還是自殘,甚至是傷害別人。有精神疾病的人都要特殊的管制,這一點在體驗的時候,就會開始詢問,問有沒有相關的疾病及服藥的習慣,一旦知道以後就會開始偏制入了單人牢方,以方便開始管控。
 
 
美國監獄有很嚴重的種族幫派地域問題,就跟他們的多元性一樣,什麼種族都有自成一派,像是白人也有分美國幫,歐洲來的也有歐洲幫,拉丁美州的則是也在一起,印度及東南亞也是一個幫派,可以說是大集合,當然他們都有各自的老大與所屬幫派。所以監獄就有幫派文化的存在,加上種族的問題更加複雜,要選邊站不然你的日子會很難過,就算你不願意結黨群派也是一樣,沒有什麼獨行俠還是獨善其身這回事。
 
 
在很多外來的聽說之中,監獄是非常可怕的地方,就某方面來說是這樣沒有錯,可是裡面也有所謂的義氣之舉,他們痛恨一些人欺負新來的受刑人,這也是為什麼要選邊站的關係,就像裡面有一名年輕的白人受刑人,他被其他人騙走了餐點,原本他能夠享受一整盤的食物,可是被騙了之後,就只剩一點點。於是其他的前輩們就跟他溝通,知道他的情況幫他討回公道,最後對方終於答應把自己的食物歸還給這年輕人。
 
 
歧視與性向,也是成為裡面受刑人攻擊的理由,同志與及一些體格瘦小還有性格柔弱的人,都是容易受到襲擊的對像,充滿了欺騙與壓逼,也是監獄的特色,就像有很多人就像隻禿鷹豺狼,專門找尋可以下手的對像,小至餐點大至錢,都想要吃乾剝淨一毛不剩。就是因為監獄裡面本身並不是一個很大的社會,每天見到的人都是那幾個,很容易被摸清底細,所以發生事情的機率有時候很高,尤其是當一些危險份子盯上你的時候。
 
 
輕度的受刑人一到監獄,不用隔離及重罪者,或是被認定沒有攻擊他人危險者,一般而言都是進入到大通舖,跟幾十個人一起睡,就會被裡面的老大說明他們自己所定下的規定,像是尊重裡面的老大,還有不要做一些白目的事情,要不然會在廁所被修理一頓。因為有攝影機盯著他們瞧避免出事,可是只有廁所沒有攝影機,所以一些私下的行為都是由每一個幫派的老大與階層所決定,這是一個地下的社會與規定,並沒有明文的制度。
 
 
 
酒駕還是沒有付瞻養費,在美國都是直接先關入監獄的法律程序,就算酒駕沒有駕事傷人,還是家暴等等都是直接先關起來,才不給你假釋還是其他的機會,能夠用錢還是用法律來解決,那已經很後面的事情了,都會先關犯案的人進去再說。因為有監獄是關押尚未有審判結果的人,所以這些還沒有一個刑期結果的人,都會被集中在一起,也就是所謂的收容人,之後再由法院宣判,該出獄還是繼續待下去,甚至是其他的結果。
 
 
暴力的折磨可怕,還是精神層面的折磨可怕,坐牢的主要目的就是要打擊受刑人的自尊心,讓他們知道進來監獄並不是來渡假,不可能給你很好的待遇,有一張床跟定時吃飯,就已經是極限了,其他時間都處在被人監視看守的情況下,只有洗澡與上廁所時才保有隱私。另外就是美國監獄的規矩不打不罵,一切都要照著他們的規定走,不走就是視為襲警反抗,警方人員有權可以壓制及攻擊,來保護自己的身體與權利。
 
 
從被囚到自由之間的過程,都必須在這個人為的牢獄過生活,依照本身的經歷與犯罪行為,還有精神疾病等等,其實有很多考量之處沒有播出來,讓受刑人到雙人室還是大通舖,甚至是一個人獨房,看你是不是有攻擊的傾向為主。大通舖就必須跟一群你不認識的人相處,其中打照面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所謂強龍不壓地頭蛇,數人室跟雙人室則要注意室友的動向,基本上沒有人會笨到被趕出去舒適的臥床,都會尊守規矩。
 
 
吃的東西住的地方,沐浴與活動空間,都是基本中的基本,獄方所提供的食物基本上就只能餵飽一個人而已,雖然說還算是營養,可是吃不太飽也不會很餓,所以有一些私人的小商店,多半都是由一些有門路的受刑人經營,他們接受欠債,可是有些人私人商店會把債權轉讓給別人,所以變得很複雜。想要什麼東西,基本上不是違禁品都可以弄的進來,就像一些零食蛋糕之類的,當然賣的價錢比起市價不會很便宜就對了。
 
 
主要是述說入獄首七日的日子,這些被關起來的人要如何面對,失去自由及放棄自我生活的日子,在裡面的受刑人沒有名字稱號,你只是一串數字而已,在這裡數字就已經代表你這個人,無論再外面是怎樣的人,裡面都不會讓你變得特別好過。除非你是什麼幫派的老大,還是擁有特別情況的人,當然一般人沒有雄厚的背景,只能夠乖乖夾緊身體,渡過這一個牢獄之災,其他大部份的人也會跟他們有著相同的心情。
 
 
有一句話叫、愛情誠可貴自由價更高,大家可能自由習慣了,所以並不知道到底自由有多可貴,那種被關起來不能行動的日子,可以說是度日如年,每一天都像是一年,因為日子都是千篇一律,沒有什麼可以讓自己不無聊的事情,大部份都是處於被關起來的狀況。能夠選擇的只有獄方所給的幾個條件,加上每一個人都很無聊,所以對於沒事找事做這一點,常常會有的情況,畢竟沒有任何的娛樂,只能夠過一天算一天。
 
 
他們經由電話傾訴自己的悲傷與痛苦,這也是受刑人唯一對外的窗口,由短暫的打電話機會,能跟外面的人做聯絡,像是最愛的親人最關心的友人等等,訴說自己的情緒與發洩,不然沒有這短短的時間的話,很多人恐怕早就撐不過去了。如果他們有想要反省的機會,獄方也會安排很多機會,像是宗教的力量,令他們可以得到心靈上的救贖,還有一些專長訓練及特別的活動,在監獄內部本來就會安排一些輔導人員。
 
 
是不是這些人犯罪了之後,到了監獄才會真正的反省,直接他們被關進來失去任何的權利之後,感受到痛苦及恐懼之後,才深深的想起自己那麼做是錯誤的,彷彿他們不會再犯錯,好像從沉睡中清醒了過來,直到現在才終於知道在做什麼。可是一旦回歸社會之後,又會忘記這種感覺,於是再度犯下案子,又進入的苦牢,沒有自省的能力,一旦習慣這種生活,把監牢當成自家來生活,可以看見他們會有相當程程的自信。
 
 
就算同是罪犯也有分理智與不理智,壞人與好人的差別,有些人就算進了監獄還是不會改變其犯罪行動,有時候便想傷害別人還是讓自己得到爽快的機會,正常的受刑人都是想要乖乖的待在裡面,看有沒有假釋的機會,還是表現良好可以得到什麼福利。可有時候不用一般人的思考方式,去推想監獄的犯人到底在想什麼,部份人就是不正常,才進到監獄裡面,所以他們並不能跟人溝通思考,是一種很危機的傢伙。
 
 
某部份進來的人都認為自己是無罪的,還是無辜的,但沒有人知道包括受刑人自己,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所以他們所講出的事情認知,多半都有出入,有時候並不是他們說謊,而是犯案的當下他們處於極度亢奮憤怒悲傷的情緒下,失去了對自己的控制力,所以已經失去了思考能力。當然也有冷靜在事前就想好的犯罪,但那是極少數,現實不像影視動漫作品,大多人的犯罪都是一時的衝動情況,才導致的結果。
 
 
 
 
總結:這真是非常具有真實感的一系列實鏡紀錄片,將這些被法院認定有罪,從平民身份到進入監獄變成換成受刑人腳繚手銬的人們,他們之間的轉變與心情,複雜又不知道該怎麼面對的現實,用第一視角切入並且面對他們當下的情況,做一個沒有任何結論話語的訴說。監獄新人週記沒有加上任何的花俏,就是如此緊迫壓人,令人知道監獄生活是一個苦悶又難受的地方,這個地方絕不是一個安樂之處,是處罰與反省之地。
 
 
感想:用台語的一句話來形容一下就是、歹路不通行,走上了這個道路就已經沒有後路,有一種警惕的味道,讓我們平常不知道裡面是什麼情況的人,也能稍微的了解一下,雖然並不是什麼地方細節都清楚由畫面播出來,可卻是最真實的情況。
 
能夠看見很多犯罪者的心情獨白,他們都覺得自己是笨蛋傻瓜,才會進到裡面來,並且開始反省自身的行為,至於關到監獄到底有沒有阻止犯罪的功用,並不是由單方面可以解釋的,尊重人權並不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減刑或縱放犯罪者,因為進監是讓他們能夠重新思考的機會。
 
 
 
如果喜歡孤的文章,不妨訂閱,就是最好的鼓勵。
以上圖片及影片並無商業用途,
純屬介紹引用。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