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襲大唐雙龍傳的故事基底,大唐盛世李姓皇族皆被一個後宮的恩寵武才人所據,黃易在前序當中曾說自己不敢寫武曌,所以透過第三者的角度側面橫看,這一個在男性主導的古代社會,最後爬上皇帝之位的奇女子,日月當空指的就是武曌,這一個歷史上首度稱帝的女兒身。陰葵派最傑出的傳人婠婠,更跟明空關係匪淺,所以在這方面空白的六十年間,由主角龍鷹所處的視角填滿,用第三者的想法試圖認識這位女帝。
 
中原武林一直以來都魔門兩道六派與中原正派與敵的與思想之鬥,延續了千年之久,而出身魔門頂端人物之手的武媚娘,為了把魔門最高秘法十冊的天魔策重歸於一,在後宮爭寵上稱霸之後,逐漸掌握了朝廷,便以江湖各大派門聯合圍剿兩道六派中人,死的死傷的傷,無人是敵手。這樣厲害的女人到底是什麼樣子的呢,也實在令人很好奇,是不是有想像中的美貌與狐媚之處,他的權力都是一步一腳印從自己的掌中拿取。
 
沒有看過前作的人並不會看不懂,而是會輕鬆理解前朝與現在的來龍去脈與發展,有看過會更加的驚喜不只沒有大唐的負擔,更創造一種全新的氛圍與角度,李唐宗室與門閥勢力衰落不堪,更跟武曌使用寒門有才之人脫離不了因果,因為唐太宗李世民也是打破門閥制度才得權力的人。權力的鬥爭並不是主題,而是由龍鷹出發,加入了這個由女人統治中國的朝代,如果一個人得到全天下的權力,那她該是用什麼想法去統治。
 
故事的背景是大唐盛世李世民統一中國的六十年後,前朝的人事已非,主政的也不再是李氏,開朝大宗師徐子陵與寇仲早已不知去向,著名的人物不是老死就是消失,也有很多跟真正的歷史人物交織而來的戲份,不是用史書的想法去詮釋這些冊上有榜的名字,並不是人云亦云。像是揹負千古罵名的來俊臣,就是負責污誣殺人的劊子手,每個人都恨透了他,殊不知道沒有大周帝的撐腰,他連一個工具也不是,窮兇極惡只是可憐蟲的外殼。
 
並且加入了很多前作品的人物,可只是淡淡的口頭描寫一下,所以有沒有戲份依然不清楚,有很多物品的出處也是其來有自,像是杜伏威的袖裡乾坤,一代巧匠陳老謀的工具,還有邪王石之軒的聚補天閣與花間派還有佛家武功,所成的不死印法,都有出現,前人物的後人也會出現。用清描淡寫的態度,補完各位讀者好奇的事情之後,故事才繼續的說下去,有頭有後的寫法,絕對令期待黃易作品的讀者大呼過癮不能自己。
 
主角龍鷹是前代邪帝杜傲的弟子之一,在對手女帝如此佔據絕對優勢的情況下生存掙扎,可以說是要他生就生要他死就死,像捏死一隻螞蟻那麼容易,可是他腦中的道心種魔大法,更是自有魔門以來只有一人練成的絕技,這人就是邪帝向雨田,龍鷹則是第二名。他的個性就像魔門中人相同,沒有世俗禮樂的觀念,也沒有善惡之分,一切都根據自己的行事風格而走,就像個大頑童四處游走這險惡又一步踏錯,就會身亡的世界。
 
他的心中沒有任何的仇恨,也沒有主觀的意識去左右他,唯一想的就是如何精釆的活下去,讓我們想像如同黃易之前的作品所說的,仇恨向來只是一個負擔,除了是重擔就什麼也不是,如果要靠執念活下去的話,那人不將再是人,只是一個沒有靈魂的外殼。對於師門被毀,師父同門被殺,照常理來說應該相當的生氣憤恨,可是他的想法畢竟不同於凡人,尤其在逐漸踏上邪帝之路,在道心種魔的路上的同時,他已拋棄世俗。
 
這樣的主角自然製造不少的樂趣與歡笑,尤其是他的不羈放蕩,既沒有正派的不容侵犯和儼然浩氣,也沒有邪派的魔異詭絕與不擇手段,他不屬於任何的一邊,他就是他沒有人能夠捉摸,被擒抓到女帝的帳下依然不減輕鬆愉快的嘴上之快,也跟他練的功法有關係。道心種魔大法之所以沒有能夠勘破,就是因為其特異的練功方法,就算是膽大如天也不敢有人嘗試,所以一直是無人能解的秘法,練成的人將會成為不可取代的神奇。
 
與其說看他大顯神通,不如說看這個小子,如何夾在眾多勢力左右逢源,武則天雖然看似權傾天下,可是她也有自己的無奈與不能現身去做的事情,與龍鷹的對話之中透露些許人味,達到今天的地步為止靠的是鐵石心腸,但權力鬥爭本是容不下任何的人情。他同時也是多情的種子周旋於眾女之間,像是太平公主與狄仁傑之女,還有女帝本人,生命的本質與意義到底在哪裡,佛道魔中人想破頭腦的問題,皆被推翻。
 
除了好看想不出更好的形容詞,精釆到不自覺就看完了,黃易潛伏多年,更加的收放自如,知道如讓故事有深度背景,同時又擁有閱讀上的樂趣,不至於偏頗其中一個天秤,令人一頁接著一頁不停的看下去,想要知道發生了什麼大事與發展。
 
 

    文章標籤

    黃易 日月當空

    全站熱搜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