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讀過魏晉南北朝的歷史,一定很清楚這一些外族入侵中原,總共有五族、匈奴、鮮卑、氐、羌、羯,可是應該是草草的帶過,好像只是進入衝殺一番,掠奪財物奴隸而去,事實上他們的領導階層都是漢化極深的外族頭領,甚至還有不少漢人為他們征討戰事。事實上很多的僱傭兵早在先前就已經進入中原,有很多部族都已被遷入中原北方各地,他們被當成一個戰事的工具用之則來呼之則去,只要有好處就往哪邊鑽。


來談談第一個在中原立國的匈奴人劉淵,他立匈奴漢國自稱是西漢劉邦的後代,這樣說來跟劉備也有親戚就對了,這也是一種意外認祖的黑色笑料,匈奴的確有跟和親被賜劉,但這不代跟漢有血親,劉淵有受過正統的漢儒教育,飽讀詩書之外擅文。在武事也有獨到之處,臂力過人善於弓箭,加上外表雄偉身材挺拔,可說是文武全材,而且還是匈奴的貴族,在晉朝當質子的時期,就有很多權貴欣賞他,也有不少人想要加害於他,最終都沒有成功也沒有任何的實質官職。

在父親劉豹的逝世之後,劉淵前去繼承他的左部帥爵位,官拜位,加上他頗得人心,明申立法嚴行法律安撫部眾,又有朝廷名正言順的封職,所以除了匈奴各部的優秀之人前來投奔之處,也有不少的漢族及他族的人前來結交攀昇。劉淵的官位得來可以說是全來不費功夫,外戚封賞加上後來的八王之亂,司馬諸王都想跟他交好關係,希望這一個好鄰居就算不幫助,也不要攻打他們,紛紛封他為各種職務,他也暗中集結兵力。

除了這些還打敗流民勢力以及鮮卑各部,匈奴五部一起舉他為王,當時是八王之亂的末期,大部份的兵力都消耗殆盡,司馬穎佔洛陽,司馬騰攻鄴,兩司馬在戰爭的情況下,當時劉淵是司馬穎名義上的部下,可是不知道他在匈部各部的勢力,只知道叫他回故地聚集兵力,這就是放虎歸山。回到老巢的劉淵當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馬上在離石城聚眾數萬,又被司馬騰的盟友擊敗,返回故地左國城自稱漢王,建立匈奴漢國。

好像很美就對了,可是一點也不漂亮,雖稱漢國可是土地也一不大,只有太原周圍的土地,跟各流民或其他外族勢力爭奪征戰,隨後鮮卑的部長也敬劉淵為主,多次征殺之後,才有鄴城以及北方大片的土地,不過當時晉朝的勢力在中原還算不少,所以劉淵並沒有安坐位子的休息時間。也就是說攻佔這裡,那邊又有反對的勢力,最後取得河北各地,一路攻進了許昌最後到了首都洛陽,並且擊敗不少晉朝的軍隊,每次皆殺傷數萬之眾,這方面可以去查就不多說。

這樣看來漢人好像是民族的救星就對了,不然、漢人的北方勢力多是以乞活軍為主,所謂的乞活就是過著乞丐生活的日子沒有什麼兩樣的軍隊,沒有任何的目的,只知道搶糧搶財存活就好,也有劉淵者部下石勒等人的軍隊在裡面,這樣的階級統治非常脆弱。可擁有異心者卻是不少,像是羯族的石勒擁有最大的勢力與軍隊,連劉氏都要安撫於他,石勒也可以說是滅亡西晉最大的推手,大部份的晉朝軍隊都是被他剿滅。

劉淵死,兒子劉和繼位隨後被弟弟劉聰所殺,自立為帝,可以看出匈奴還未脫蠻族的一面,只要誰有武力有名聲有血緣就能夠篡位,其他人也不會多說幾句,正是這位劉聰的任下,匈奴漢國完全攻滅了晉軍主力前後總擊敗晉軍十數次,最後十幾萬人在劉聰軍隊包夾下,十幾萬人就這樣化為白骨。後來殺姪子稱帝的劉曜跟大將王彌,除了消滅晉軍也攻陷了洛陽,擄走了晉懷帝司馬熾,殺害百姓官員約三萬人,被擄的次年他也被殺害。

晉愍帝司馬鄴也在長安稱帝,可說是西晉最後的掙扎,隨後也被匈奴漢國攻陷,也成為牢下之囚,異族人的玩具,世稱永嘉之禍,這回才算是真正統一了北方大部份的土地,但就像前面所說,並不是大部份的中原土地。瑯琊王司馬睿這時也逃向南方,後在南遷士族的幫助成立東晉,有什麼南遷士族與本地士族的爭鬥,原因就來自於這些不請自來的客人,搶土地還要搶人,最後終於擺平了,才會有什麼王與馬共天下的故事。

這樣看似好像只有匈奴先一步進入中原建國,其實其他的外族領導人,如羯族的石勒最為著名,他是匈奴劉氏底下最著名的殺將,外族們比較像是哪邊勢力大,就往哪邊靠,所以一族興起一族又滅,一直都在找機會舉旗揭刀,看哪邊勢弱就吞噬哪邊,先後立國的情形就是由此而生。

個人盡量簡化了,要不然真的會沒完沒了,有興趣的人可以查查細節,再來談談匈奴漢變成前趙的由來。

    全站熱搜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