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一直忘記寫,原本最後一集沒有多久就要寫了,礙於時間與感覺,有人問為什麼不寫觀後感了,主要是沒有時間啦,有時間也拿來補眠了,但看完有所感覺還是來寫一下好了。首先是網路聲量的下降,明明鬼途奇行錄的劇情各方面有所改善,可是觀眾好久沒有以前多,這點應該是東皇戰影與魆妖記所帶來的影響,兩檔連續的劇情與節奏問題,讓觀眾流失不少,要挽回還要花時間。
 
 
 
 
 
 
 
 
 
不談角色是因為這檔喜歡的角色太多啊。
 
鬼途奇行錄首先要講的就是,這檔的節奏真是太暢快了,讓人想要唱一首廣告歌、自然涼快到底口品檸檬茶,快到你以為還可能要下一集才會揭穿的新哏,結果立刻在該集直接引爆,讓下一集又充滿了爆點。好像在玩轟炸超人,一直在那邊炸炸炸,你以為已經炸完了嗎?沒有關係,還有更多的炸彈,不只有更多的炸彈,還有更多更多更多的炸彈,讓你一次炸到下星期租片為止。
 
首先是由閻羅鬼途這個在前幾檔,一直有聞其名不見其身的組織來說,這個爆點就像地門救了藏鏡人與千雪孤鳴,結果好幾檔才出現地門這個組織,一現身才驚覺原來是如此啊,並不是憑空冒出來的天空閣樓。而是有所本的潛伏,這點一直是金光的優點,不會為了出新角色及新組織覆蓋掉先前辛苦設定的特色,就算角色要退場也要將他們的價值發揮完再收掉,不過也有收的太草率的。
 
雙主線的鬼途,其實是一主一副,鬼途為主鬼市為副,接下來才是分散出去的支線,這樣製造的優點在於劇情的掌握度比較不容易暴走,也不容易浪費資源,畢竟雖然分為兩段,可是兩段卻互相連結。可能是上一檔收的相當乾淨的關係,鬼途的剛開始是很順利的,從苗疆的異象到揭穿暗中的毒手,用不了幾集就把這個所埋下的哏所爆發掉,這是鬼途一個很大的特色,以往不會出現。
 
 
環環相扣的劇情會出現以舊主題為主的新的內容,例如在苗疆的行動失敗,暗中作怪的鬼途十部眾就馬上浮現,不用像九算還要潛伏一二檔才能出現,鬼途幾集甚至是一二集就會現身,在戲迷還來不及反應的時候。就已經把一切結束掉,這樣爽快的節奏,大概就是一口作氣再而衰三而竭的意思,所有的設定都是很快速,令人來不及眨眼的,很多時候在九十分鐘內就已經埋完數集的線。
 
然後一集一集的大爆射,喔不、是大爆發,尤其是絕命司這幾段,你以為絕命司已經死了嗎,或是找到誰是絕命司了嗎,結果下一集前他又出現了,還不用到下一集就已經附身完畢了,下一集開始作怪。這樣的速度在鬼途中不是什麼怪事,也覺得金光的轉變是好的,尤其在一星期一次的集數中,你很快的看完消化,然後了解到其中的劇情,開始等待下一集的內容,覺得下星期很慢。
 
別小樓跟李劍詩這兩個角色也相當討人喜歡。
 
性格鮮明立場鮮明,定位也很明確的設定在劇情中,也不會因為要帶入他們的劇情,所以導致節奏變慢的情況出現,都是很快的出現,道出他們的故事與性格,接著他們出現的目的,還有所做的事情,對於局勢的變化。尤其是當中的一些副線,增加了劇情的深度,尤其是苗疆的新任大祭司步天蹤,是一個看似嚴肅難溝通的人,一切都要照他的處事風格,可是另外一面則是處事有條不紊。
 
沉穩兼臨危不亂的老練,對於屬下相當的愛護,刀子嘴豆腐心,可是在一開始就把他入仕的原因揭露得一清二楚,為了生病的妻子需要昂貴的醫藥費,他只能放棄閒野生活,進入正混亂的苗疆中與閻王鬼途對抗。也就是這點被利用,他堅持不受誘惑,可是其子步清雲天真不懂事,被閻途十部眾的殷若微從中作梗,利用他愛母的心導致他做出錯誤的決定,步天蹤只能咬牙看著兒子被刑罰。
 
命名及劇情有點古龍的味道。
 
這類的人性對抗拉扯,一直在鬼途中特別的顯眼,符合了絕命司喜歡看凡人為了生活痛苦掙扎的模樣,雖然說金光一直以來在人性的著墨是非常深的,從玄之玄的為名而死到大智慧的大徹大悟,都有自己的故事。但是鬼途對於凡人被利誘,做出跟魔鬼的交易這塊相當深入,如果你的至愛的家人長期為病痛所苦,可是一直無法醫好,連醫生都表示可能壽命不長,那有人會放棄嗎。
 
應該是沒有,除非已經找不到希望,與其讓他們痛苦的死不如爽快的解脫,這時候才會放手,有些人常說人為自己的私慾會變成魔鬼,可是、有些人則是為了別人無私的付出而變成魔鬼,雖然理由不同,但都變成了魔鬼。閻途十部眾不管是被取代,或是早就死亡的角色,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私慾,這個組織完全沒有相心力,並且互相爭鬥,無論是誰死了都無所謂,也相互提防。
 
可憐的老頭。
 
自然在任何的行動與決策上都一次一次的失敗,可是在絕命司看來,這是一場有趣的遊戲,只要閻王翎不減,他就能無限的借體重生,只不過這已經原來的他,在取代意識的同時,他的意識也被取代的意識所影響。但固執的意念想出找出真正的長生不老方法,一直在他的心中徘徊不去,無論他變成什麼模樣,失去哪部份的記憶,可以見到原來的他是深謀遠慮,可是一次又一次重活的他。
 
漸漸變得瘋狂及自大,以為自己是天命,相信這也是徐福在變成絕命司前沒有想到的事情。
 
失去沉穩的藥神有些人反應失去水準,但個人認為這情緒的轉變演得好。
 
主線的鬼途可以見到閻途十部眾不斷的失敗,且沒有達成所設定的目標,可是他們可以不斷的重來,原因在於絕命司的控制,過去曾經覆滅又重生,可是你能見到當中苗群俠成功擊潰他們後,閻王鬼途捲土重來的速度相當驚人。就算他們失敗了,也能夠像壁虎切除自己的尾巴再度攻擊,鬼途到岳靈休變成絕命司後依然如此,反擊的速度相當快速,原因在於他們不在乎死傷,而中苗在意。
 
副主線的鬼市則是一處任何東西都能交易的市場,從奴隸到情報都能當成生意,自然這裡面的一切都是以利益為主,把一些二線角色都塞到這邊,然後觸發新角色的出現,並不會讓劇情冗長,尤其是一些比較輕鬆的部份。而且鬼市的交易也跟主線有關係,但鬼市有自己獨立的橋段,並不會跟鬼途的主劇情混在一起,就只是交易而已,並沒有太多的介入,都是意外的情況比較多。
 
粉紅色表子也是個成功的角色。
 
可以注意到鬼途奇行錄不用以往的編導手法,下一檔接續上一檔的主題前進,黑白天地是西劍流,九龍是魔世的開頭接著的劍蹤魔戮,墨武墨世墨邪都是有主劇情延續墨亂,東皇魆妖是不同境界的雙主線。鬼途則是從先前所埋下的一點點線,然後在當檔中整個爆發,最後再乾淨的收完一檔線的編導,不管從開頭到結束都是乾淨俐落,絲毫不留接下來的發展,然後下一檔完全又是新路線。
 
這樣的優點前面已經說過了,那缺點在這哪裡呢,在於衝勁很強勢,可是最後終點前卻失去了動力,就像是絕命司的殞落,雖然說設定的合理,可是情感上就是不能接受,這麼辛苦結果卻一下子就沒有了。可是你不會太失落,好歹前面還說得過去,就是鬼途奇行錄所製造的詭異感是相當足夠的,過去的魔世及西劍流都是以正面的恐怖霸道為主,可是閻王鬼途卻帶來一絲絲的發冷。
 
尤其在前十集中這種像是鬼片的風格,你如果這秒分神,下一秒可能被嚇到。
 
 
可以看出眾角色的等級實在太高了,舊角色不斷升級的情況下,很多原本有威脅的敵人都弱化了不少,幸好鬼途的反派大多都有亡命水這個藥可以使用,才讓威脅度增加了一點,要不然一下子就被打爆了。拿御兵韜來說他在船上痛打了覆秋霜一頓,但雙方都沒有真正的壓箱寶,可是在各方面覆秋霜就是輸了,然後反派不只是利用武力與智力的比鬥,還利用藥理當他們的武器。
 
 
所以有許多的角色如史爸,還有天地不容客假裝的藏鏡人,都去找銀燕了,雁王整個人都消失了,凰后只出現試探別小樓與在高崖上說話,溫皇懶懶的躺在還珠樓,直到要醫生才出現,還沒有提到全部的助力&反助力。光是這些人就可以讓閻王鬼途雞毛鴨血,幸好他們都各自有自己的事情要處理,或是不想要加入而已。所以說反派只要不是一線角,很可能被超級苗疆人一個打全部。
 
這方面鬼途處理的很好,至少不要讓我們看到反派的哭訴。
 
豪哥前面一打全部捏。
 
這邊就比較少談角色了,因為鬼途的角色很少那種沾醬油的,就算是三線配角也有他的故事在,就算是無患開膛,也有他必需為惡的理由,雖然他是為了解開魈毒童子身上的寒毒,選擇為閻王鬼途作事,所作的事情都是傷天害事。兩個人不知道害死多少的人,卻惺惺相惜互相依靠,有了十分堅固的親情,可是他們卻不會把這份感情投射一點出去,在別人的身上,試著理解人世間。
 
 
首先是絕命司這個角色的設計,很多人對於頭目級角色總喜歡用武力來衡量,這也是很正常的標準,畢竟王要強這樣推起來才爽啊,不過在元邪皇後應該有認真的思考過,當武力大爆發之後,編劇是很難圓回來的。可以看看元邪皇是如何收場的,就可略知一二,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吃那個也癢,吃這個也癢,最後只能用一些感情及壽命的設定,才勉強讓元邪皇好好退場。
 
但絕命司有趣的是,他不是一個武力強大的人,這麼說好了,他雖然懂曉許多武學知識,並且懂於加以運用,可是他的肉體卻有限度,因為他一直都是借用別人的肉體活了下來,取代別人的意識,使用別人的肉體。所以他一直能夠取得別人身上的知識,所以對於肉體被破壞這件事情,一點都不在意,只是他利用拿來當實驗的物品,另外則是他喜歡玩弄人性,看著這些凡人被他利用玩弄。
 
 
他就感到非常有趣,而且一直不肯停下來,看他對於閻途十部眾的態度就知道,這些手下是死是活,他一點都不在意,只在意的是能夠從他們身上得到多少樂趣,連棄子都算不上的他們,是拿來消磨時間用的。就算其中有叛徒,還是想要取代他的人,或是對組織產生危害的人,他無所謂,只要有時間就能夠再一次重建十途眾,他不只是進行醫學實驗,從他設定閻王鬼途的規章來看。
 
就能知道這對人性的實驗,能夠讓任何有野心的人互相爭鬥,最後有勝利者與失敗者,或是同歸於盡,他隨時能夠利用閻王翎附身其中一人,操作他們的內鬥,或是隔山觀虎鬥。但這樣的人注定會失敗的原因,不是什麼正義必然天理循環報應不爽,而是他太過自信,自身的存在並不會被消滅,無所不能的他能夠掌握任何狀況,可是、有一天出現他意料之外的事情,那他就會失敗。
 
 
上面談的都是劇情相關,接下來談一點拍攝的話題,記得上檔有幕朧三郎對決黑白郎君的武戲,記得畫面的相當的快速,幾乎還來不及眨眼就轉向下一個鏡頭,同時還切割了好多畫面。突然感覺自己好像老人,流目油又看老花眼,是拍得有一定水準就是了,還相當的好看,可是對眼睛的負擔相當大,記得當時看完還頭暈了一下,不知道剛剛發生了什麼事情,這裡是哪裡我是誰。
 
這檔這種缺點就改善了,改用拉遠長鏡頭的方式將動作放慢了一點,別小樓被圍殺的那場武戲就是當中的代表,有演出力道與速度,卻不會因為過快讓眼睛花掉,也維持兵器戰與一定肉搏戰的品質。雖說不可能像撼鐵決與雁龍決那樣,可是現在金光的武戲會比較放心,至少近身戰與動畫有維持平衡,因為每當這種高品質的近身戰拍了太多,你就會發現金光後勢不足,後面就少了武戲。
 
 
這邊就給點小小的個人意見,新一檔戲又是中原苗疆的天下風雲碑為主,但也許這個主題結束之後,可以讓主角群休息一下,在鬼途奇行錄中就算再強的頭目級角色,也禁不起中苗群雄的圍毆,而且還沒有全部出來。找人的找人、去別界的去別界,所以當這些角色都已經太強的時候,就只能用別的境界,主角進入這樣的模式,來讓新的故事,也可以避免危機感太低所導致的輕鬆。
 
東魆的兩檔的主題線是沒有錯誤的,錯在劇情節奏沒有弄好,還分成兩個主線來進行,以金光的能力來說,就剛好只能拍好一個主線,雙主線超出了能力就會無法控制,鬼途奇行錄就拉回來了。事實上雙主線已經劍影魔蹤到魔戮血戰已經試過了一次,但最後也是導致崩壞的元兇,可以看到金光在到魔戮的最後八集裡,幾乎沒有更多的資源與時間可以拍攝,因為先前就消耗光了。
 
但慶幸的是節奏與劇情雖是雙主線,可是卻有連結起來,所以比較難失敗。
 
 
這邊其中一個建議是,可以讓俏如來帶著幾名幫手,就前往別的境界拯救友善勢力,像是利用先前所埋好的暗線,像是小空的壞孩子聯盟,帶著統整的妖界反對勢力,利用網中人的武戲統一了破碎的修羅國度。凶岳疆朝趁修羅國度勢力衰弱大舉入侵,跟闇盟再度合作,但是依舊趨於劣勢,勢力比變成了凶岳疆朝到達七,修羅國度與闇盟聯合勉強到三,幸好有公子開明抵擋,三尊也僅剩曼邪音。
 
這時候小空利用月牙誠的能力,將妖族軍隊傳送進入魔世,但是人數依舊就剛好只能防守而已,應龍師回到主場就優勢起來了,利用死靈大軍跟聯軍對抗,這時候墨雪真正的向苗疆求援,所以俏如來就帶著幾名朋友來到魔世了。碰到了二弟小空,跟預告中有出現的梁皇無忌,不勉被二弟嘴了一番,然後凶丘疆朝也會有軍師,跟一二名能夠跟網中網匹敵的設定,加上一些特殊軍隊。
 
勝雪啊,加入壞孩子聯盟才有前進啊。
 
當然、並不一定要走這線,也可以往別的九界闖,但是就別留在中原苗疆了,畢竟這邊的故事也演的快要差不多了,除了鬼市跟中原隱藏的一些高手外,就真的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尤其是現在的史藏兩人如果聯合揍一個頭目,除非是元缺級別的,要不然一定會被這兩個揍死。
 
千里不留行!
 
 
總結:鬼途奇行錄的節奏一直是看起來很暢快的,每幾集都會有一個爆發點,可能有一二集是比較沉悶的,但不會延續太長,因為角色出現的速度很快,謎題解開的速度也很快,劇情推動的速度也很快。跟過去相比的話,畢竟鬼途還是有一個完整的主體性,這個主體性也沒有因為快速被破壞掉,可以看出這是經過一定的設計,才能夠精確的算出該在什麼時候加入及減少什麼。
 
別小樓的配樂讓人期待原聲帶啊。
 
感想:這邊苦口婆心的勸一句黃大俠,專心自己的導戲即可,不需要再插入劇情了,畢竟這表現大家都看見了,然後戲迷的傷害也造成了,只能夠用時間及誠意沖淡,也希望大俠不要再衝動了,這不是一個領導者該做的事情。
 
這邊會說跟鬼途無關的事情,就是我很喜歡金光布袋戲,所以不希望任何事情會讓金光有毀滅性的傷害,這是說一句鬼途奇行錄拍的好,這樣的新東西與合宜的節奏劇情,這才是金光該有的水準。
 
 
 
 
 
 
 
 
如果喜歡孤的文章,不妨訂閱,就是最好的鼓勵。
以上圖片及影片並無商業用途,
純屬介紹引用。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任孤行 的頭像
任孤行

任孤行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