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光御九界之東皇戰影終於到了一個尾聲,事實上這檔劇集可以說是爭議不斷,首先有很多事件發生,加上有很多人認為劇情不佳,所以停追的聲明出現,金光官方這類的問題完全沒有少過,但這些消費者是很難去體會的。很久沒有寫評論,除了沒有時間之外,就覺得海境線的前段好像都在鬼打牆,有種看後宮爭鬥劇的感覺,雖然到了後段有把它救回來了,可是……這真的不夠。
 
 
 
 
很長一段時間沒有寫了,事實不管劇情好壞,都是一直會寫的,畢竟從決戰時刻開始就已經寫心得文了,東皇戰影停寫是因為時間的關係,真的忙到只能寫一兩篇文,所以就放棄每周的心得文了。但發現金光一直有一個問題,就是過度釋放能量在幾集,甚至是一檔上面,導致後續無力的問題,偏偏資源不足,卻還要製造大場面,所以勸金光走穩自己的風格就好,不要越級挑戰。
 
 
 
 
 
 
 
 
 
 
或許有人會想說,你只要說金光的缺點就是等於惡意攻擊,不敢說是最資深的金光戲迷,但自己是從一九九某年就開始看了,從還沒重新開機前就已經接觸黃俊雄大師的部份劇集了,但必須還要是要說。就是喜歡金光,所以才願意寫這篇,或許自己的觀點與想法,可能跟有些人不咬弦,但是還請手下留情啦,畢竟這是自己很主觀的評論,並沒有打算要走客觀的路線就對了。
 
 
 
 
 
 
 
 
先說好這是個主觀很重的評論喔:
 
 
 
 
 
 
 
首先墨邪錄的部份沒有切割乾淨,這本身就是件很奇怪的事情,因為墨邪錄只有二十集,照理說這二十集之內就應該把墨邪錄主劇情頭與尾演完,不應該到了東皇戰影的近十集還在元邪皇的部份打轉,甚至是完結他的故事。所以應該是墨邪錄三十集,東皇戰影三十集,這樣子的分配才是正常合理的,這邊完全沒有提到劇情,是因為打從編排上就有點問題,既然元邪皇的戲份要到近十集才結束。
 
那何不直接三十三十的分配就好,加上邪皇死前死後幾乎沒有任何的收尾就直接開始海境線這點,總覺得有點奇妙,不是說要懷念邪皇什麼的,而是過去幾乎在大頭目收掉後,總有一段善後的時間,好開始下一部的佈局。邪皇死後就只是說,我們免於九界毀滅等等,墨家鉅子的責任,於是就直接進入海境線,前面完全沒有任何的埋線,一切重新開始重新出發,不給觀眾任何準備。
 
如果海境線讓很多角色早點登場的話,就不會顯得太沉悶,例如鰭鱗會和皇叔鱉千歲北冥皇淵,你可以很明顯的見到,海境線的前半段幾乎都是娘娘未珊瑚與三名皇子在撐場面,偏偏這三位皇子的戲份都不討喜。應該在三名皇子跟皇貴妃娘娘的戲份中,漸漸的穿插進來,而不是等到三名皇子演到好一部份的時候,這情況至少有十幾二十集都是三位皇子,才讓鰭鱗會與北冥皇淵入場。
 
北冥皇淵這角色很明顯的借鏡在北競王的身上,只不過可能登場不到十集(如果有誤請更正),比起北競王花了整個九龍變的時間,就為了埋下九龍天書之局的篡位,這完全不是成正比,也稍嫌草率了點,連這個角色幹了什麼,有什麼印象都不知道。至於要提到鰭鱗會的話,就要提到所謂的守關神將鋒王北冥慎,看到他出場到東皇戰影的表現,臉上可能只有三條線與錯愕的心情。
 
他到底靠什麼守住邊關的,從帶兵進入皇宮招人嫌疑,到帶兵打仗把他們送入死路,雖說都是他中了計謀,可是他帶兵打仗這麼久,是不是只在城牆裡面守城。至於鋒王北冥異他的表現還說可圈可點,不過也沒有到很驚奇的程度,頂多就偽裝的很好,然後培育了一股勢力而已,但比起其他二人,他的想法與思維很明顯正常多了,只不過挑選的手下只能說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最後的十集、五集、甚至是最後一集,可以說是救回整部的海境線,縮小到一定的範圍內,但不能否認的是,先前花了將近二十多集的時間,都有點令人想要放棄追繼續追劇,你要埋線、或是文戲多一點沒有關係。可是花了很多橋段在無謂的戲碼上都有點令人無言,像是號稱軍師的人結果一點智謀都沒有,身為一名皇族可以不懂人事世故,但至少基本的智商判斷也是要有吧。
 
可以看出很多的資源都放在東瀛線上面,就連武戲與劇情也是,所以不至於荒腔走板,相較於二條線其中之一的海境線真的好很多,看起來有種正常的感覺,劇情好壞是一回事,但刻意不正常的氛圍則是能夠看出來。就是海境線的低智化,讓每一個人都覺得有種中了啃噬智商的病毒感,跟以往的高能金光鬥智,似乎是來自不同的世界的產物,有時候甚至臉上完全僵住了,傻眼當場。
 
就像前面說的,不是好壞的問題,而是啞口無言,並不是局外人還是用俯瞰的視角看,所以你自然可以了解一切,就算你儘量的代入其中,也只會在第一時間,吐嘈怎麼蠢到這種程度,這真的是金光嗎,會有這種問題。或許我們用上帝視角看,有這麼一點取巧,可是至少也要給看的人認為,這是很正常的,至少這樣演也沒有離譜到什麼地方去,或不是拿雞蛋砸石頭還說石頭太硬。
 
所以雞蛋破掉了這種瞎話。
 
有些人會說,這麼長的劇集也需要埋很長的線與哏,何況前十集不是為了墨邪錄收線嗎,拿九龍變來說,前一二集是炎魔退場加上西劍流戰敗,為了好幾集的時間來收尾,順便將宮本總司與任飄渺之戰埋下。可是墨邪錄的部份就不同了,他是花了十集把元邪皇退場,收尾也沒有收乾淨,就直接開始海境了,當初看的時候還真的有點傻眼,就算開始下一段劇情,也需要把前段收好吧。
 
然後原本演一集的設定,有時候要丟到二三集來演,其實設定或埋線都沒有關係,但至少也要丟出一些誘因讓人繼續追下去,而不是說我為了接下來的劇集還請觀眾犧牲一下,大家不用擔心以後會好看的,這樣子的想法出現。如果墨世佛劫最明顯的例子,就是舊角色在地門之中出現,還有溫皇再起,墨武俠鋒則是墨家一一現身,海境線坦白說在沒有魅力形象的角色領導之下。
 
是有些乏味的,甚至也沒有打算創造一個真正討喜的角色,不是說要耍帥或可愛,就算是反派也能夠吸引觀眾的注意力,九算之恥玄之玄就是最好的例子,他令人恨得牙癢癢,可是當他表現時也能夠扛住場面。魔戮血戰更有三尊這種不以智力取勝的例子,可以說這個角色不一定要完美,甚至是形象很好,而是他表現的是不是有血有肉,給人心理上的投射,有他出現的價值在。
 
三名海境皇子除了霄王北冥異還勉強像個人樣,這意思不是說他是好人壞人之類的立場,而是描述他至少表現的還有點正常,至於鋒王北冥慎你會懷疑這到底是哪裡來的守關神將,這已經不是不懂政治了吧,而是腦袋用水泥製作的吧。京王北冥華則是完整的表現死屁孩的模樣,完完全全被人牽著鼻子走還不知道,結果又高傲自賞,或許這也是身為皇子,不懂人情世故的設計吧。
 
鋒王及霄王的軍師,則是……除了後知後覺,完全沒有任何計謀外,也不知道他們是如何輔佐的,如果一個劇集或十集二十集,連續出現三個拖戲又笨的角色,那當然會覺得非常無聊,這是很正常的。只出現一個倒是還好,這邊沒有表現出鬥心勾角,只是很低劣的政治無知,就如前面所說的,一個已經太夠,偏偏要弄三個出來,還把他們的戲份演的非常仔細,實在令人無言以對。
 
 
霄王背後的組織閻王索命,是這個名字吧,雖然立意良好還算有創意,可是演出來的效果就不用多說了,就只是一堆餵藥加下毒的人海戰術,然後就沒其他的東西,連藥神這種天敵般的人物,也只是出現一下。你完全記不得他到底出來幹什麼,以及他身後的故事,這實在是有點奇怪,還是說藥神的劇情可能打算要等下一部才會完整演出來他的部份,不對啊、他後面沒有出現啊。
 
雖然批評了海境線很多,但還是要持平的說一點的就是,海境線的確有把整個海境的政治背景,其中的架構講得很清楚,只是使用的手法太過拖延而已,這邊就先不說了,以免這段又是講缺點。其中從海境的幾個主要的統治階層,到他們的政治體系,爭鬥都有一定的基礎,不用多解釋,因為花了相當多的時間,在我們以為海境只有鱗王與師相的背後,其實是隱藏著許多波濤洶湧。
 
拿縱橫家來說,當初墨家九算要登場的時候,先在劍影魔蹤以光影出現,魔戮血戰也是相同的模式,到最終幾集師相與九算之恥才真正的曝光,後來墨武俠鋒才讓他們全部現身,其中花了相當多的時間營造。就不知道前段到底在悠閒什麼,後段到底在趕什麼,比例是不成正比的,明明分散開來就是很正常的劇情,可是集中擠在一起就不成樣,劇情的分佈很明顯是有很大的問題的。
 
因為劇情的本身要說問題也不大,在節奏上很大的摧毀整部戲的根本,除了對白乏味,再來則是角色太多重疊性,海境線的三位皇子就是戰犯,嚴格來說就是沒有一個重點在,說是爭奪帝位,可是三個人的動作比較像是吵架,而不是爭權。再來則是未珊瑚根本沒有動作,雖然在最後解釋她在推波助瀾,讓三人自由爭鬥,可是不免有點馬後炮的感覺,當初應該可以多給一點曖昧的空間才是。
 
例如未珊瑚做了一些動作,好像是暗示,又沒有做這樣的戲碼。
 
或許這些劇情是必要的,可是用擠牙膏的方式演出,實在不太是一個明智的決定,就像是未珊瑚的演技實在令人不耐,幸好最後幾集總算有救回來至少一半以上,北冥皇淵正式登場不到十集就已經展開陰謀,雖然解釋他隱藏了很久,可實際上在金光登場太少。但劇情就像前面的所所說的,要說問題在哪裡,就是皇子角色的問題較多,他們身上的故事,並不是真的那麼吸引人。
 
除了節奏的問題再來則是分配不均吧,例如海境皇子不應該擁有這麼多戲份在,就要算安排他們多點戲份,也要他們有相呼應的故事存在,說真的非常的難以融入其中的情緒,大概就是海境線的軟肋。一個不討喜的角色,一次推出一二個就好,還要加碼連他們的關係者都加在一起的話,不難想像會發生什麼的事情,要說這些角色有什麼價值的話,大概就是加強政爭的效應吧。
 
真的有這麼糟糕,也並不完全是,就像是未珊瑚與硯寒清的這幾個角色的存在,還是有亮點在,儘管可能他們的戲份不多,導致其他沉悶的劇情蓋過他們的光輝,就像娘娘你從頭到尾都在懷疑她是真笨或假傻。可是既然營造了整檔的海境線,也不能說收回就收回吧,所幸後面的節奏是有救回來可能有三分之一吧,不然每次看到三位皇子出現,除了北冥異的表現還好,其他兩位真的很無言。
 
 
 
東瀛線差點也毀掉,原因就在於劍無極的三心二意還有猶豫,猶豫再猶豫,光是劍無極的猶豫就可以花掉好幾集的時間,幸好的是有一點非常慶幸,才沒有讓強打的東瀛線落地,就是西劍流的角色群是非常立體的,這部份不用多說了。有看過前面劇集的人都會非常熟悉西劍流,這點算是東瀛線一開始比海境線佔優勢的地方就是了,並不是說劇情有好到哪裡去,但至少有條有理。
 
不用重新開始營造角色與氣氛,真心覺得三位皇子與夢虯孫,真的把海境弄得非常無聊,尤其是夢虯孫,明明在墨武俠鋒與墨世佛劫都有一點小聰明,甚至是有些智謀,可是到了東皇的海境線,就變成一個整天只會生氣跟找人勝負的傢伙。到最後還中了一看就覺得很蠢的計謀,這實在是讓夢虯孫降格的開始,不禁懷疑這真的是同一個人嗎,到了鰭鱗會手上更是完全成為傀儡。
 
東瀛線另一個優勢在於,角色的新鮮感與質感加上用心程度,是海境線一開始的數倍以上,你可以從角色到劇情,可以看的很明顯,但也不是萬無一失就對了,就是花在劍無極與他周邊的事情太多。導致其他的反派與角色戲份,被分走太多導致存在感有些薄弱,以殘忍聯盟舉例就知道,一個很多門派所形成的組織,可是實際上出來的人永遠都是那幾個,竹龍眾與血扇流永遠都是三四個。
 
 
不過這也是優點,與其出了一堆組織的角色,成為快速的免洗組織,還不如就只有二三個人就好,例如血扇流的立花雷藏與幻姬重子,竹龍叢的上杉龍矢與江憲龍一,東劍道的風間久護與風間烈等等。尤其是立花雷藏最印象深刻,並不是他們的強度,而是他角色的鮮明度非常高,他對於敵人是完全不留情的,只要他一出場配上音樂,就知道是有人要死或重傷了,根本是活動收割器。
 
他雖然暴虐殘害,讓許多人受到禍害,可同時他尊敬擁有武者風範的人,卻依然不留情,因為這才是對敵人的尊敬,在強悍的外表下是很脆弱的,類似這樣的角色在東瀛線上是不少的,所以自然你很難覺得沉悶。相反的,就算他是反派也很難真正完全的討厭,對比風間烈的行事風格,可說是天差地遠,所以他才是反派,但反派又不能太多洗白存在,所以才賜給他以悲劇的化身。
 
製造更多的悲劇,讓他的惡之路貫徹下去的選項,至於要不要洗白,還有背後的朧三郎這個殘忍聯盟的盟主,他對於聯盟的衝突從來沒有真正的解決,只是希望他們延續戰火,可是表面卻裝的平庸淡薄。比照白夜丸的真惡,朧三郎的隱藏惡更顯得惡毒,這也是對比的下一個延續,他是暗中的黑手讓戰火不斷,為的就是他自己的利益,而且在劇情中你可以見到,他總是神龍見首不見影。
 
很多黑手都若有似無的跟他有關係。
 
不過西劍流一路被壓著打的劇情,也著實弱化了西劍流不少,讓人看了有新角威能的感想,不過後來的解釋也幫助合理化不少,例如補師紫與法師雲火,本來就不是上一線戰場的人,他們的功能是在後方的輔佐,失去了武力與智力角色,他們自然就弱勢。加上黃大俠放了太多感情在劍無極的身上,這點真的很不好,當你對一個角色的感情太深的同時,你很容易置入其中無法自拔。
 
談了這麼多劇情方面的問題,就來談談某些角色上的著墨點。
 
 
首先是我們的俏如來萌主,他的表現雖說是礙於海境的政治環境一動不如一靜,只要先防守好就可以展開反攻,但這樣挨打很長一段時間的戲碼,可能有些沉悶,還是俏如來沒有過去的智慧之類的,但這裡還算是合情合理。如果俏如來在中原還這樣演出,可能他的腦袋被元邪皇打壞掉了,在海境他完全不熟悉的狀況下,只能以不失分就是勝的角度當出發點,或許太被動了。
 
才導致他在其中接二連三的中了不怎麼樣的計策,這些都能解釋成他情報不足的缺失,但後面他也以不動為主動,讓其他人幾乎忘記他的存在,就像好自在,薄薄的一片讓人幾乎忘記了,幸好跟硯寒清的合作,才讓人知道原來他還沒有下線。至於未珊瑚,他也借鏡,以他人的計謀為自己的計謀,就是製造一個不能拒絕的混亂局勢,就算不想要咬餌,也必須咬餌才能達成自己的目的。
 
說也尷尬的是,明明想談海境線的人物,結果卻沒有留下太深的印象,可能他們沒有做什麼很令人驚奇的事情吧,就連除了三位皇子之外的人物都對他的記憶很淺,除了夢虯孫智商降低一直耍笨,還有娘娘裝傻裝的太徹底外。其他很難覺得他們有什麼性格出現,然後鰭鱗會宗酋跟北冥皇淵,登場的時間真的很少,前面有講這就不多說了,基本上除了硯寒清,其他劇情好像被洗光了。
 
東瀛線則是想要談的角色太多了,有機會再談吧。
 
其實談了海境線很多,是因為前三十集的海境相關劇情,有種不是看金光,好像看了某部後宮爭鬥劇的感覺,後十集終於有回到金光的溫度,這茶真的不冷,而且明明佔的戲份很長,卻資源沒有多放一些,這點相當奇怪。還好俏與硯的存在,總算讓人可以呼吸了,不然海境線看久了還真的想要睡覺,從對白到角色定位,甚至是背景,好像是別的攝影棚拍出來的作品,這麼奇怪。
 
 
 
 
總結:基本上東皇戰影有一半毀譽就敗在急就章的上面,在不明的原因下,如果把開始下一段的節奏推慢一點的話,再把宮廷戲的速度放快,不要在支節上糾結,可能會好上很多,再把海境的其他人物的登場與營造氣氛共同進入。不過好評的東瀛線也並不是沒有問題,只是相較於海境線就顯得能看許多,不過個人並不會說難看這兩個字,而是要認為要嚐試新的橋段是好事情。
 
不過要認清自己的能力。
 
 
感想:至於像什麼總編三絃請假,大俠親自上陣後被批評的彈塗魚事件,這些對戲迷來說並不是重點,大家要看有趣且好看的戲碼,這才是正確的,如果說有一二人不在就會讓品質劇情整個下降,也希望金光好好思考自己的運作方式是不是有問題的。
 
另外一個期待的地方就是夜煌之國這條線了,看來應該跟妖界與朧三郎有關係,最終會跟東瀛線合在一起,也不是什麼秘密的事情吧,至於要出現第六天魔王,總覺得又會有步上元邪皇路線的危險性。
 
雖說了這麼多,還是每個星期三定時買片來看,原聲帶出了一樣買,因為喜歡所以不會輕易放棄,還是希望金光加油點,不要讓戲迷失望。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任孤行 的頭像
任孤行

任孤行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