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說聲不好意思,最近沒有啥時間,所以暫停了好幾集觀後感。
 
海境暗藏的勢力終於開始浮現了,話說有點可疑的就是這一些蒙面人,不知道是不是新角色,還是舊角色,這當中可能有很多的選項,話說最近的俏如來真的有點沉悶,雖說有很多合理的地方可以解釋,還是不能釋懷。話說俏如來的選項也是正確的,在不知道敵人是誰,還有其他的情報之前,就先試著先防守不失去後手,就行動而言是符合固守的條件,先穩守後才能反擊。
 
硯寒清這角色真是慢熟型角色,到現最近這兩三集才開始浮現他的魅力,不然他很低調的把關於自身的條件都一一壓下,這集的武戲同樣出現新的有趣處,利用敵人的身體與不知疼痛的特性,人若不知疼痛是危險的,這是危險的警訊。特種部隊獨有的暗殺技術,將敵人的脖子扭掉直接死去,沒有任何多餘的動作,看來硯寒清若不是大家所想的那個身份,就是不簡單的角色。
 
西劍流在殘忍聯盟攻勢下快要消滅,這邊有趣的地方在於不管哪個國家的百姓,都沒有任何差別,就是他們除了自私自利,還會選西瓜大邊來站,然後怪任何人,就是不怪自己,但這也是他們的明哲保身之道,只能選擇利益多的一方以免失去一切。這段忍者的武戲懷疑是不是金光把所有的資源都放在上面,尤其是各種華麗又炫幻的忍術與攻擊方式,跟最近十集的武戲一比,簡直差太多。
 
新角色江憲龍一簡直是柔道與摔角的達人,利用各種摔技如過肩摔大外割之類的,還是體落,不是很了解這些招式名稱,總之就是利用身體任何部份進行摔技,將他摔在地面重創敵人的身體,讓他失去了攻擊能力。令人驚奇的是有一招是不是叫巴投,就是整個人後翻,利用一腳撐上對方的身體,然後把整個人往後拋,再來是類似火影的裏蓮華與黑熊的排山倒海兩種結合的摔技。
 
綠毛江憲龍一的摔技真的眼睛一亮啊。
 
話說就連小兵都有自己的獨角戲,先前村民就有自己的劇情,現在小兵也有自身的故事,就是他們不只是單純的反派壞人而已,過去西劍流的確犯下了很多罪行,這在入侵中原就可以確認了,他們後來失敗了才承認自己的罪孽。想不到劍無極打個小兵也要開始動用無雙,這邊投入的資源,還真的是不成比例,也討喜許多,比照海對面的海境宮廷線,說真的、討喜程度差太多了。
 
狼主千雪孤鳴還真是被人陷害(笑),先前拿了始帝鱗沒有還,成為了他的軟肋,光是這一點就笑死,每次都被他的各種朋友同仁弄,幸好現在海境沒有能力跟他討取,更無法分身,加入了狼主,或許會有不同的化學變化。這個助力目前來說,還不知道是好是壞,脫線的性格可能會在海境製造另外一波麻煩,但這也不是壞事情,因為僵局就是雙方無法有太大的動作,只能進行暗招。
 
新組織殘忍聯盟與他們的軍師與盟主,還有各種底下的首領,話說這軍師還真是毒舌又喜歡玩別人,江憲龍一果然是筋肉笨蛋,腦筋都是柔道,被人玩弄在股掌之間還不知道進退,是個喜歡用肉體摔人的直男。也演出東瀛線的武士道,就是失敗了絕不推託,要選擇保有尊嚴後自盡,還是屈辱好好的活著,前後者都沒有對錯問題,只有觀念上的不同,要如何選擇完全依照自我。
 
軍師別玩人家啊。
 
別人的命就不是命,西劍流之前的確為了征服東瀛與中原,殺了非常多的人,要說西劍流目前的困境是值得同情的,在平凡人眼中及受害者的眼中,都不是很重要的問題,就只是他們之前利益與立場的衝突,無論哪一方生、哪一方死,對他們都沒差。這就好像中原人對魔世勢力幽闇聯盟與凶岳疆朝,覺得他們都沒有差別,或許來說是沒有錯誤啦,他們才不知道政治平衡很重要的道理。
 
劍無極的嘴賤煩人功力終於派上用場了。
 
海境線一樣平順,甚至是有點沉悶,所以顯得變成雙主線之一的東皇線好看多了,丟了很多新東西與不同的新武戲,有種終於這才是金光的錯覺,也可以知道一件事情,就是金光不適合大場面的戰爭,還有宮廷鬥爭。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任孤行 的頭像
任孤行

任孤行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