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開明對劍無極的心理作戰,針對劍無極與溫皇之間的微妙關係動手腳,溫皇是劍的仇人兼情人的主人,所以在某一個程度上,都讓劍難以選擇,這已經演過了,所以就不多說了,劍也已經不積極報仇了,反而是被動的。暗處的勢力人馬,所要挑動的就是四處的製造混亂,就某方面來說這很像雁王的作風,不過雁王的作法就旁方面來說,還很講究某方面的美學,就是製造英雄。
 
能在後宮生存的未珊糊,果然不是簡單的角色,輕描淡寫之間就把一場風暴給化解掉,而且還試探得不見痕跡,這邊談論未珊瑚的俏如來與夢虯孫,也很有意思,硯寒清與未珊瑚的文戲特寫也很像,就是不顯露鋒芒的最低限度。沒有任何的對白,鏡頭卻一直拍他們剩下來的動作,不多加任何的東西,卻讓人好奇他們心中的想法,應該不如表面上這麼簡單,只是深藏在下面。
 
硯寒清一直偷摸料理是怎樣。
 
二四皇子共同謀算三皇子,這年頭大家都清楚一件事情,就是表面上越好越溫柔的人,在檯面下越是反差極大,因為人不可能永遠都處於極好的狀態下,話說三位皇子的嫌疑都很大,想必這是編劇故意而為的。二皇子看似直白豪邁,可是他背後好像有一個出意見的謀士,四皇子則是身邊的人擁有一定的野心,三皇子則是好像看似被他的謀士誤芭蕉牽著鼻子走,所以都很可疑。
 
溫皇對劍無極的態度還真是丈人對待女婿的態度,一般來說丈人對女婿是兩種極端的天秤,不是很好就是很壞,因為他們好像把女兒給搶走了,明明只是認識不久的男人,卻能夠跟自己的女兒過下半輩子,於是開始吃醋。所以對女婿又不能太明顯的展現敵意,所以老是在細節裡挑骨頭,為難這個親家很多地方,彷彿有種要娶我的女兒,就要通過我的考驗,心中永遠都不會認同。
 
溫皇講得這麼多,就是不捨得女兒嫁人。
 
劍無極身為被挑剔毛病的女婿,雖然跟他有殺師之仇,可畢竟是公平決戰之下的結果,所以心中沒有這麼多恨也是很正常的,也因為心愛的鳳蝶漸漸卸下了心防,連銀燕都已經淡薄了,更不用說是劍的本人。於是他們把目標訂在公平決鬥下擊敗任飄渺,可是在外敵的威脅下,終究要借助溫皇的力量,這是種矛盾的心情,可是他們終究是仇人,並不是關係很好的親友,更加的扭曲。
 
海境皇權之爭真的是霧裡看花,很難知道到底誰是陰謀家,又或是無辜的,也可能沒有人是完全無辜的,每個人的心中或多或少都有私慾的存在,不管是無心及有心,都是會被他人認為是非淨之身,事實上人不可能是乾淨的。話說每一個蒙面人的武功都很強是怎麼回事,還很了解檯面上人物的武學身份行事作風等等,這推翻了凡是蒙面人都是肉腳的印象,蒙面就是強無需解釋。
 
未珊瑚的作風越來越明顯了,她的智謀不輕易的露出,在不知不覺中就已經展出頭腳,難怪當年可以幫助鱗王平定叛亂,成為功臣之一,她的試探與進擊都是看似沒有攻擊力,且如棉花藏針般,平常可以藏起來不會傷害人,可是關鍵處才選擇刺擊。這邊可以看出女性智者與男性智者最大的不同,就是他們相信以柔剋剛的道理,誤芭蕉這邊也很明顯,三皇子有點像是扯線傀儡。
 
誤芭蕉也有點怪怪的。
 
話說海境的宮廷爭鬥,越來越清晰可見了,隨時可以見到見縫插針的情況,雖說以前是感情很好的兄弟,可是在權力之下,只有一人能夠稱王的情況,就會漸漸的失去親情,只懂得掌握權力才是掌握自己的生命道理。這邊二皇子的真情流露,馬上讓人開始感慨萬千,他們過去的兄弟感情,已經隨著皇位失去了,這也是生在帝王家的悲哀,無論是曾經多麼親近,也只能勝者為王。
 
三個皇子加上娘娘,嫌疑都很大是怎樣。
 
武戲很少的一集,這集開始把海境線的鬥爭開始白熱化了,說真的、並不是別人說難看就覺得難看,而是的確在節奏上有點冗長,這在魔戮血戰後期也有一次類似的情況,花了太多時間在細節上,有些輕輕交待過去就好。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任孤行 的頭像
任孤行

任孤行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