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無極與鳳蝶遇上蒙面人包圍,話說升等後的劍無極,好像也沒有什麼值得稱讚的地方,依然被打到有點狼狽,這段武戲中規中矩,沒有特別的地方,但至少有把斬擊與砍殺的動作做出來,基本盤有做好,如果每集都有這種水準的武戲就好了。尤其是利用速度差,一次將敵人全部斬殺的動作,每次看完都覺得這是特效武戲唯一精釆的地方吧,飄渺無極的融合多重攻擊也亮眼。
 
話說有沒有這虐啊,劍無極從頭被虐到現在。
 
如果說三皇子不是陰謀者的話那說不過去,可是、說他陰謀者的話又太膚淺,因為他太明顯的把禍源吞下來還沒有反應,但他如果沒有陰謀的話,做這種舉動等於是沒有智商,招惹了如同蜂窩的政治舉動。以陰謀者的角度來看,他做的太過愚蠢,明明可以做到不留任何的痕跡,在背後推波助瀾,還可以裝成一副好人的樣子,在不知不覺當中就成為了海境政爭的獲利者,不用如現在般明顯。
 
從軍師到公子開明的對話看來,他們已經知道背後有陰謀者的存在,他們可能是一個組織,但不可能是凰后與雁王的原因就是,這個組織收集情報的能力並不如墨家周全,所以都會有他們不知道的地方,導致行動失敗的原因。話說這蒙面人集團,高手還算蠻多的,各種兵器與拳腳功夫都有,然後應該跟閻王鬼途扯的上關係,目前的蒙面人加上之前露臉的人,都會使用毒來攻擊。
 
藥神的名字很有意思,俗話說是藥三分毒,只要過量的藥就是毒,適量的毒就是藥,藥與毒本來就是一體兩面,很多人總是認為某種毒不好,不能去碰它,可他們不知道的是,只要利用的好,可以用來醫治。就像我們熟知的毒品,其實都有它的醫療效果,可以用在很多病症上,可是用量的話就會上癮,產生了依賴性,如果不使用就會很難過,彷彿不使用就會生不如死,藥等於毒。
 
善惡紛紜煉一丸,懸陀秤上兩相難,三千樂土無人至,十八泥犁百事寬。
 
溫皇的表現好像是說,我一點都不生氣憤怒,然後劍無小被當成出氣筒,瞬間嘲諷度大為增加,沒有容情的存在,可實際上對劍老小卻有點溫柔,表面上他一點沒有表現出來,這回應以前他說過的一句話,男人是經不起挑釁的生物啊。沒有發火出來的溫皇,比起其他的人還要可怕,這好像一個修養極好,加上控制度極佳的人,就算生氣了反而更冷靜,就好像燃燒的火焰當中有冰。
 
 
俏如來遇上了殺手襲擊,這段武戲真心好看啊,俏俏還露出他結實的腹肌,還會撐地後伏的動作,利用對方的兵器與身體當成了武器返擊,砍掉殺手的兩隻手臂的動作,也很結實,毫無任何的花巧,證明了俏如來果然是點了格鬥天賦。他手上的念珠也被當成近身作戰的利器,纏住對方的下盤,明明拿劍看起來不怎麼樣,空手的等級比起持劍高上不只幾十等,墨狂拿了一點也不強。
 
皇子之爭,唯一的獲利者就是三皇子北冥縝,嫌疑者就是他最大,可是他沒有避嫌,證明了他是政治上的新丁,留下了許多讓政敵攻擊的行為,就像其他兩位皇子所說的,他們對彼此都有懷疑的可能,可是北冥縝不該做的就做了,把矛頭都往自己的身上插。話說只是一個海境的皇子,為什麼驕縱狂傲不可一世,因為血統,就可以看不起任何人,令人想起一個古早的成語,夜郎自大。
 
海境線真的不太討喜。
 
夢虯孫當初能夠當上皇子,相信欲星移與鱗王也是經過一番的獨排眾議,由眾皇子加上海境都以血統看待一切,雜種及外來人根本沒有說話的權利,更不用說他們認為低劣階層的老百姓,這好像跟現實中的什麼貴族與門閥相像。他們享受了各種特權利益,卻認為是天授,所以能夠心安理得,好像這一切都是他們該得的,還覺得這不夠多,彷彿這天下間的人都該為他們提鞋子。
 
硯寒清這個人也很可疑,他太過冷靜了。
 
這集還算有意思,加了許多設定與劇情,也就是暗中潛伏的陰謀組織與海境兩個主線,還有苗疆與藥神的支線,但海境一點也不討喜,甚至是不太好看,不過還算能接受的範圍內,畢竟不是亂演劇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任孤行 的頭像
任孤行

任孤行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