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經無缺跟獨眼龍的武戲,應該也不算是武戲吧,就只是過場用的劇情,所以兩個人打起來都沒有使用他們的基本路術,從這邊可以知道獨眼龍雖然被識龍師操控,可是他的意識並沒有被完全蓋住,導致自己的意識與被控制的意識衝突,綁手綁腳。勝絃主舞琴,但他的目的卻在煉藥,就跟項莊舞劍,看起來是使用劍的舞蹈,但實際上是為了殺了沛公,言外之音有幾個意思,最主要的就是拖延。
 
再來則是試探,最後才是威嚇及提醒,為的就是使應龍師不能安心待在元邪皇底下取得利益,他也並不是真心臣服,只是想要利用他的武力掃蕩,無論如何發展,他都能得到好處,但前提是魔世的道路出口要通順,他可以隨時取得自身勢力的幫助。公子開明與勝絃主的謀算,向來就不是元邪皇,選擇避開元邪皇絕對的武力,在他的底下拔除可能的變數幫助,像是應龍師這種首尾兩端的異心者。
 
應龍師在人世可是沒有盟友的狀態。
 
利而誘之,亂而取之,實而備之,強而避之,怒而撓之,卑而驕之,佚而勞之,親而離之,攻其不備,出其不意,應龍師的利就是魔世跟人世通道,一旦不能進出,他將勝不過可以史艷文公子開明等人合作的勝絃主。避開強悍至極的元邪皇,要躲藏跟他們直接的衝突,讓他的攻擊目標只能擊中虛假的部份,也可以減少損傷,就像是苗疆對上闇盟大軍,為了不讓元邪皇展現實力,他們退兵至龍虎山。
 
這邊也有一個很有趣的點,就是元邪皇不太在意成功失敗,那他的目的有可能在其他的上面,目前還沒有太多的訊息,可以知道他的真正目的,也只能猜測到,跟某些地點被毀有關係,可能要看九龍天書了。還有那個離開元邪皇寶座的小兵,他的嗯一聲,有太多的玄機,不得不說金光在細節部份很有意思,那之前跟元邪皇說話的背景,還有這個小兵,甚至他被止戈流刺中,都沒有任何受傷有關係。
 
公子開明的計謀跟他的人一樣。
 
從公子開明與西經無缺的對話,可以解開一些謎,當初地門之戰後元邪皇入侵,缺舟用盡了全力所敲的那一陣鐘聲,將很多的事情傳遞到鐘聲所能傳達的人,最明顯的例子就是錦煙霞的薩埵十二惡皆空,失落的紫金缽與玄狐。還有為什麼當初元邪皇對上缺舟不拔幽靈魔刀,對上俏如來卻抽了幽靈魔刀,這跟之前猜測的分離體跟本身還是以物寄體有關係嗎,背後說話的王,空窗期也未免太久。
 
風逍遙找到風月無邊釀造師的所在,原來是鐵驌求衣的義妹叫榕桂菲,這名字真的有點怪怪,好像是未貴妃之類的東西,配樂也很好聽,是不是軍……師有意把他們兩個搭在一起,也談了一下子話,交了一下心,像是風花雪月的過去。很久沒有風逍遙的私人劇情了,這時候來也不錯,情緒也沉澱下來,記得回想起墨武俠鋒那段回憶,金光也一直很盡力在接檔的空隙中,不要有太多的前後不一。
 
榕桂菲看來是很颯爽開朗的女人。
 
太虛海境這邊令人想到一些歷史,明朝未年光宗吃了紅色藥丸後死亡的歷史事件,梃擊案、紅丸案、移宮案等等,宮廷之內的鬥爭,一直到了被滿清所滅,明朝相關人員到更南方建立大大小小的南明政權,還不斷延續內鬥。鮫人一脈正是這類亂源,他們的身分尊貴,擁有自己的權力,可是只顧著自己的利益名聲,才不管大大小小一切的內憂外患,王就已經倒下了,他們還不停止類似的行為。
 
鮫人一脈不就是金光的天龍人嗎。
 
溫皇一向以誠待人啊,還真的跟他往常的風格一樣,明明知道這可能是北競王,卻不直接說完全部的話,只是說一半甚至是更少,明明講的話都是針對當初他為了奪下苗王之位,所謀略算計的佈局,從他異常關心苗疆的局勢到知道魔門世家苗疆分部。也是很有趣的部份,不過金光的編劇一直都很奸詐(笑),最明顯的例子就是九龍天書之局,以及雲海過客很像史艷文,騙了金光戲迷很多時間。
 
接著又把姚金池的戲份,故意設在單夸在溫皇說話之後,這安排應該是有刻意的,因為姚金池喜歡的人就是狼主,北競王又單戀金池,這三角關係若有似無,配上歌曲與回憶錄,真的相當美好,也故意用狼主的暈迷說話,代表他是很重兄弟情義的人。把對兄弟的感情擺在第一位,他確實也是如此,才在金池放在最後,可是前面的是友情,最後面的金池才是愛情,到底愛情多還是友情多,就不知道了。
 
廢字流一家人還真是嘴硬心軟,哈哈。
 
有很多很好的感情戲,從愛情友情親情,滿滿的感情,這集解了很多謎,同時也再度佈下更多的謎,就像以前舊金光一個角色謎中謎,令人疑惑元邪皇到了人世以來,他的行動好像是征服九界,可實際上他沒有太熱心於征服九界。
 
最後要看彩蛋喔,一定有人關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任孤行 的頭像
任孤行

任孤行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