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雨的時候特別想到這首配樂,可能原因在初期的疏樓龍宿與劍子仙跡等人相會的地點時,終年都下著雨的情節,試著在一個悠閒華麗的花園景內,有一個裝飾入時的涼亭,上面的裝飾具有各種的巧思,涼亭內可以遮風避雨。除了遮風避雨也是閒人雅士聚會的地方,此時的主人相貌堂堂儒雅風流,正坐在木椅上,在他面前的是琴與琴座,他的手指快速的彈奏著優美的旋律,站在亭外的客人忍不住停駐腳步。
 
欣賞著主人的雅興不忍打擾,只好撐著傘,等著彈奏完畢之後再來問侯主人,主人眼見如此感覺遇到了知音人,只好快速的把琴彈完,躬起身來迎接難得的貴客,兩個人一番相談後,共邀亭內喝起小酒來。由侍從把溫過的酒,倒到杯子裡面,開始聊起風花雪月與亭外的風風雨雨,挑起他們的興趣,開始共飲並且把亭內的安逸與溫暖,跟外面的江湖風波,做一個很好的對比,主人與客人放鬆陶醉在景中。
 
宮燈幃收錄在無非文化的霹靂劫之闍城血印劇集原聲帶,曲與編曲是孫敬凡老師,作為疏樓龍宿根據地宮燈幃的場景曲,只要是在宮燈幃內就會播出這首配樂,只不過後來的疏樓龍宿因為變換根據地所在,這首曲子也就沒有出現過了。說到孫敬凡老師,他的音樂創作有一個很重要的特色,就是他善於使用中國樂器當主軸之外,在敲擊樂器作為副主角的角度來說,兩者一前一後搭配的具有巧思。
 
從前段的節奏開始,就華麗到一個彷彿在夜晚中,點起各種燈光與燈具的亭子之內,明明應該是休息落腳之處,卻被裝飾成如同皇宮御花園般的亮眼到白天的程度,隨著活潑又俏皮的打擊樂器,營造出輕鬆自在的氛圍。接著進來的琴聲與各式樂器,就像是在大自然之中會見到的各式生物與植物,它們欣欣向榮的生活在周遭,陪伴在宮燈幃內外的人們,生命力非常的旺盛,又沒有太過急促的想法。
 
每一段後面的結尾皆有不同的樂器配置,包括從木魚小鼓等等,全部集合在一起,共同營造那般既華麗又溫馨,還不失人味的悠哉感受,遊山玩水正是人生至高享受,令人嘆息如果在閒暇之餘,或是常常放下心來,休息一會不是很好。主節奏雖然亮色系,亮眼又不自覺的停下來,可是副節奏卻是暗色系,暗沉的景色之中不失文雅,兩者的搭配正是光明與黑暗的對比,加在一起後,適合彼此的存在。
 
宮燈幃從整體來說,並不是那種大鳴大放的主角曲,你一聽就馬上記住,並覺得這首配樂很有特色,不能忘記的類型,而是讓你慢慢反芻後,開始回味起滋味,算是慢熟型的配樂,同時也帶有一點點俏皮的味道,並不會因為慢節奏,失去了充滿生命力的氛圍。而且不只是一次令人想到雨這個主題,因為除了主節奏的笛和琴外,其他的敲擊樂器,令你聯想到下雨拍打在屋詹下及大地草中樹上的聲音。
 
如同聽雨,聽的其實並不是雨,而是雨打在任何物品的聲音,水花濺在上面分享各種不同的響聲,這個響聲代表著很多的心情與意義,雨可能是狂風怒雷,雨也有可能是潺潺細流,隨時變化著,又不失滋潤大地的責任。經過了文人雅士的見解後,又會轉化成其他的想法,如同龍宿角色的定位,儘管他有時私慾太重,又會弄一些手段,但令人無法討厭的是,他算不上奸惡之人,只是擁有凡人的慾望。
 
在屠穎的專輯風月花鳥裡面,也有純鋼琴版本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任孤行 的頭像
任孤行

任孤行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