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孤行的部落格
別懷疑 是本人喔
 
 
 
 
 
俞隆華
 
俞隆華
 
打扮著妖嬌模樣 陪人客搖來搖去
紅紅的霓虹燈 閃閃熾熾 引我心傷悲
啊 誰人會凍了解 做舞女的悲哀 暗暗流著目屎 也是格甲笑咳咳
啊 來來來來跳舞 腳步若是震動 不管伊是誰人 甲伊 當做眠夢
 
我拖著沉重腳步 伴音樂西來西去
人客也對阮講甲 亂亂紛紛 引我心憂悶
啊 甘願無人知影 做舞女的悲哀 只有流著目屎 也是格甲笑咳咳
啊 來來來來跳舞 腳步若是定動 不管伊是誰人 甲伊 當做眠夢
 
 
 
 
 
 
 
原唱者是陳小雲,後來的翻唱的歌手可說是多不勝數,還出現各種版本,可見得走紅經典的程度,尤其是每個場合,幾乎連演唱會上,不分哪種類型的歌手,都會想要嚐試一下做舞女的感覺,每個國家的流行音樂,都會有所謂的國歌。舞女除了各種的台語版本,也有國語與粵語等等,應該說是有華人的國家,舞女幾乎都會有出現的機率,不過近年來舞女這個名詞,早就長江後浪推前浪,被傳播給取代。
 
不得不說舞女的旋律,你可以說是沒有什麼特別,甚至是平凡無奇,但就是能夠輕易的上耳,讓你一聽就知道這是舞女,甚至不用多加思考,只要會哼歌的人,幾乎都會哼上兩句,就是如此近人的因素,才導致舞女的流行。越融入生活的東西,往往越會流行,相反的遠離生活的東西,雖然能夠一瞬間爆紅起來,整個版本都是,卻消失的很快,這大概是舞女的韻味,就算到了今天,KTV還是有人點。
 
把舞女的故事心情,用非常淡化的方式處理,應該說是人只要痛苦久了,就會開始麻痺,然後產生了抗性,似乎再慘也不會多難過,但同時也不會有快樂的心情,在心中悶悶的久久不能自己,這是一首歌曲,也是一個故事,更是時代的小人物共同的心情。當然並不是每一個人到了這裡都是不開心的,因為有各種的因素太過複雜,所以都用「笑」來帶過,也沒有人會認真,認真反而傷害彼此,因為這裡是「歡場」。
 
這首舞女的被禁也代表一個時代的縮影,因為戒嚴時期連任何的字眼與流行文化,包括地上到地下都不能有針對政府及反對政府的思想,就算你只是罵一句也可能會被請到某處喝茶,然後喝茶後就不知道人影了。在這樣的緊張情勢下,歌曲的形式也受到很大的限制,只要當權者不開心,你隨時有可能被禁止,不得演出之外,人身安全還受到一定的控制,禁的大部份都是他們認為違反善良風俗的歌曲。
 
所謂的舞女,可能每個時代都會有不同的描寫,從字面上來看是喜歡跳舞的女人,或者是靠著舞蹈維生的女人,像是專業的舞者以及教導別人舞蹈的人,可是這個舞女的描述就是指歡場女子的其中一種,有些是妓、有些是小姐、陪喝也是其中的類別。總之她們就是靠在風月場所的行為賺錢,在過去的社會裡,舞女雖然只是陪跳舞,有著肢體上的接觸,可是在保守的年代裡,會被認為不三不四。
 
所以受到一定的歧視跟攻擊,歌詞中也用很暗喻的方法,寫出身為舞女的心情,並沒有說舞女有被人怎麼樣,還是受到不好的對待,既然是出來討生活的,難免會遇到一些奇怪的客人,你不會想說每一個客人都是好人,水準不可以一樣。所以會有那些動手動腳,認為自己花了錢就是大爺,摸個兩把吃個豆腐又有什麼奇怪的人,不過這個規矩與所付的金錢,只是陪跳舞,並沒有加上其他服務。
 
如果要的話就要另外談,買賣不成仁義在,風月場所講求的是銀貨兩訖,你付了多少錢,就可以得到多少的服務,如果超過當初所講的範圍,那就是要多付錢,畢竟這不是什麼談感情的行為,純粹是商業上的交易,不賣給客人也是自由,要賣給誰也是自由。從暗暗流著目屎,也是格甲笑咳咳,代表這是個賣笑的行為,如果不開心表現在臉上,那就是不符合交易,也只能把情緒吞入在心中。
 
至於有人懷念戒嚴的年代實在不能理解,這大概就是代溝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任孤行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